2017年IFLA新标准(6项)

IFLA标准网站 IFLA Standards(未列出所有标准)

8月正是IFLA年会,IFLA专业委员会审查通过了《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LRM)。大会同时发布新闻,汇总2017年IFLA已经及即将公布的新标准。
New IFLA Standards in 2017 (2017-8-22)
年会新闻,链接了新标准介绍英文版,作为IFLA的7种官方语言之一,还有新标准介绍中文版
已经发布的4个标准都在广义的编目范畴(照抄各标准简介附后):
国际图联图书馆参考模型(LRM)
PRESSoo的定义:有关连续出版物和其他连续性资源书目信息的概念模型
国际编目原则(ICP)2016版
FRBRoo的定义:面向对象的形式化的书目信息概念模型

即将公布的2个(8月18日国际图联专业委员会会议批准),介绍中没有简介、说明为“即将上线”:
图书馆对无家可归人士的服务指南 Guidelines for Library Services to People Experiencing Homelessness
目前IFLA网站上有今年早些时候的全球评审(截止期2017-5-21)草案

国际图联ISBD在RDF中的命名空间之翻译指南 IFLA Guidelines for translations of the IFLA ISBD namespace in RDF
目前网站上有2015年1.0版:Guidelines for translations of the IFLA ISBD namespace in RDF (2015)
参见:IFLA《翻译ISBD之RDF命名空间指南》发布(2015-5-7)
另外在ISBD评审组网站的 Publications from ISBD Review Group,还有一个相关标准:
ISBD用作关联数据指南 Guidelines for Use of ISBD as Linked Data (2016)
目前是2016年8月最终草案,看来获批之路漫长。

——— 国际图联图书馆参考模型(LRM)———
IFLA Library Reference Model (LRM) (2017年8月国际图联专业委员会审查通过)
国际图联LRM是在实体-关系模型框架下开发的高层概念参考模型,是对FRBR、FRAD、FRSAD这三个独立发展的国际图联概念模型的整合。
国际图联LRM的推出旨在解决这三个独立模型之间的不一致之处。新的模型对原有三个模型中涉及的每一项用户任务、实体、属性和关系都进行了审核,也对相关概念做了修订,但同时也需要进行重构,以构建有意义的整合。整合结果便是目前这个单一、简化且逻辑一致的模型,它涵盖了书目数据的所有方面,同时也适用于当前的概念模型实践。
国际图联LRM旨在应用于关联数据环境,支持并推动关联数据环境下的书目数据使用。
参见:
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中的Nomen实体(附LRM成为IFLA标准)(2017-8-25)
FRBR家族新进展:LRM 2017年3月版、IFLA标准PRESSoo 1.3发布(2017-5-25)
《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评审反馈(2016-5-7)
《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全球评审(2016-2-29)
FRBR统一模型:开发中的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2015-8-19)

——— PRESSoo的定义:有关连续出版物和其他连续性资源书目信息的概念模型 ———
Definition of PRESSoo: A conceptual model for Bibliographic Information Pertaining to Serials and Other Continuing Resources (2017年3月国际图联专业委员会会议上获审通过)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node/11408
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PRESSOO是一个正式本体,旨在揭示连续性资源及更具体的连续出版物(期刊、报纸、杂志等)的书目信息。该模型是对FRBROO模型(面向对象的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的扩展。FRBR反之又是对CIDOC CRM的扩展,CIDOC CRM是文化遗产信息的概念参考模型。
PRESSOO旨在为FRBR家族模型应用于连续出版物和连续性资源时长期存在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参见:
FRBR家族新进展:LRM 2017年3月版、IFLA标准PRESSoo 1.3发布(2017-5-25)
FRBRoo的连续出版物扩展——PRESSoo(2014-2-13)

——— 国际编目原则(ICP)2016版 ———
Statement of International Cataloguing Principles (ICP) 2016
国际编目原则的第一版,即广为熟知的“巴黎原则”,已经出版50余年。【2009年出版ICP】国际图联现在出版了最新的修订版,即国际编目原则(ICP)2016版。
这个版本立足于世界强大的编目传统,以及国际图联功能需求家族概念模型。
这些原则旨在指导编目代码的发展和编目员所做的决定,应用于书目和规范数据,也由此应用于现行的图书馆编目和图书馆创建的书目及其他数据集。它们的目标是为所有类型的书目资源提供统一的资源描述和主题编目方法。
参见:
《国际编目原则声明》(2016版)发布(2017-3-5)
《国际编目原则声明》2015版(草案)(2015-8-20)

——— FRBRoo的定义:面向对象的形式化的书目信息概念模型 ———
Definition of FRBRoo: A Conceptual Model for Bibliographic Information in Object-Oriented Formalism (标准委员会发布)
FRBROO是书目数据的一个本体或更高层次的概念模型。这个模型与国际图联的FRBR家族概念模型紧密相关;它是这些模型的面向对象版本。FRBROO的第一版只基于FRBR;而第二版基于三个模型:FRBR、FRAD和FRSAD。
参见:
FRBRoo 2.4作为IFLA标准发布(2017-3-20)
FRBRoo中的“事件”(2016-10-16)
“FRBRoo模型与环境学术研讨会”笔记(2016-10-14)
FRBRoo 2.4笔记(2016-10-6)
FRBRoo读后(2014-2-9)

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中的Nomen实体(附LRM成为IFLA标准)

——— 引言:LRM成为IFLA标准 ———
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FRBR-LRM / IFLA-LRM),在2016年上半年征求全球评审。正式版未能在2017年初如期发布,然后到5月先期发布了3月版(IFLA Library Reference Model (LRM) – March 2017 version – available),等着今年年会期间获批。8月18日,IFLA专业委员会终于通过,与其他几个编目相关文件一起公布成为IFLA标准。
IFLA Library Reference Model (LRM)
日前在IFLA网站发布的8月版(网页8月17日更新),封面仍注明等待批准,只是日期由3月改成了8月。
这几天正好在看3月版。没有逐一比对,只发现 Table 4.3“属性/特性等级”中遗漏的 LRM-E9-A1(名称)类别,在8月版中仍然遗漏。

参见:
FRBR家族新进展:LRM 2017年3月版、IFLA标准PRESSoo 1.3发布(2017-5-25)
《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评审反馈(2016-5-7)
《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全球评审(2016-2-29)

——— Nomen的起源 ———
在《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FRBR)中,原本是没有Nomen(名称)实体的,Nomen是在《主题规范记录的功能需求》(FRSAD)中引入的。
主题在FRBR中定义为第3组实体,有4个:概念、实物、事件、地点(一直被诟病缺少时间)。当然主题也可能针对第1组4个实体和第2组3个实体——《规范记录的功能需求》(FRAD)增加了家族实体。
FRSAD建模时,抛弃了FRBR/FRAD定义的所有实体,引入更高层的新实体,采用拉丁文标识:主题Thema,以及其名称Nomen。
LRM作为FR家族的统一版,保留了Nomen实体,将其扩展为所有实体的名称。在LRM中,名称本身是“实体”,而不是其他实体的“属性/特性”(Figure 4.1)。实体的实例由名称来指代,但名称并非实例本身(4.1.3)——比如个人及其称呼,是2个不同的实体(的实例)。
与此同时,无所不包的Thema实体似乎变成了模型中的顶层实体Res(资源)——如此说来,似乎是FRSAD模型构成了整个LRM的底层结构。LRM没有对实体分组,也没有针对主题的实体,泛化的主题在LRM中通过Work(作品)实体和Res实体之间的一对互逆“关系” has as subject / is subject of 来表示,表示方法与FRBR(Figure 3.3)作品与三组实体间的主题关系 has as subject 相同。

——— 实体 LRM-E9 Nomen 名称 ———
以下摘录LRM中与Nomen有关的内容,基于2017年3月版【略有标注】。

Nomen定义:实体与指称它的称呼之间的关联

Attribute 特性/属性(9个:类别、Nomen字符串、方案、目标受众、使用情境、参考源、语言、文字、文字转换)
LRM-E9-A1 Category 类别。3种类型:1 被命名事物的种类(个人名称、作品题名等);2 名称被证实的来源(书脊题名、逐页题名等);3 名称的功能(标识符、受控检索点、分类号等)
LRM-E9-A2 Nomen string Nomen字符串。可以用任何形式的符号表示,如书写系统中的符号组合、化学结构符号、数学符号或其他任何类型的符号,如声音等。
LRM-E9-A3 Scheme 方案。2种编码方案:1 值编码方案(主题词表,叙词表,分类法,名称规范表等);2 语法编码方案(日期编码标准等)
LRM-E9-A4 Intended audience 目标受众【样例:特定年龄层次、特定语言对象】
LRM-E9-A5 Context of use 使用情境【领域?样例中取值有:文学作品,评论作品,数学作品,侦探小说】
LRM-E9-A6 Reference source 参考源。类别:1 传记辞典、百科全书等;2 其他方案;3 任何出版物;4 等等【样例为规范记录,MARC 21用670字段,UNIMARC用810字段】
LRM-E9-A7 Language 语言
LRM-E9-A8 Script 文字
LRM-E9-A9 Script conversion 文字转换

Relationship 关系(5个,有互逆关系:称谓、分配、等同、部分、派生)
LRM-R13 RES has appellation NOMEN 称谓(一对多,互逆关系 is appellation of)【各种变异名称】
LRM-R14 AGENT assigned NOMEN 分配/赋值(一对多,互逆关系 was assigned by)。在书目情境中,名称的赋值【机构】适用于主题词、受控检索点、标识符等的创建。
LRM-R15 NOMEN is equivalent to NOMEN 等同(多对多)。两个名称是同一Res的称谓【多个名称指代相同资源】
LRM-R16 NOMEN has part NOMEN 部分(多对多,互逆关系 is part of)。一个名称是使用另一个名称作为组件构造的【部分的样例:个人名称中的姓氏;个人规范检索点中的生卒年】
LRM-R17 NOMEN is derivation of NOMEN 派生(多对一,互逆关系 is derivation of)。一个名称被用作另一个名称的基础,两者都是同一资源的称谓【派生出来的样例:首字母缩略词;基于编目规则的作品规范检索点】

5.4 图书馆情境中的Nomen
在图书馆情境中,个人、集体代理(如家族和团体)或地点的Nomen传统上称为名称(Name),作品、内容表达和载体表现的Nomen称为题名(Title),而用于主题情境中的资源Nomen以不同方式称为术语、叙词、主题标目和分类号
标识符是一种Nomen类型,其目的是在特定的应用领域中具有持久性和唯一性……。标识符通常由规范分配机构根据商定的规则分配。分配机构的实例包括但不限于 ISO 标识符的登记机构、为公民和居民提供标识符的国家政府。标识符系统的范围可能很广(如 URI)或高度专门化(特定作曲家作品的目录编号)。
在图书馆信息系统中,受控检索点是一种Nomen,传统上被分配用于为个人、集体代理(即家族和团体)、作品和内容表达提供搭配【名称】,以及作为其他实体用作“has as subject”关系的对象【主题】。
在当前的图书馆实践中,名称规范记录通常是为每个具有书目重要性的Nomen群集创建的【只对部分实体做规范记录】,它们指代实体的同一实例,并同时记录表示检索点的首选形式(一个Nomen)的Nomen字符串和对应于任何变异检索点或标识符(附加Nomen)的Nomen字符串。虽然规范记录控制Nomen,但作为Nomen所指代实体的实例的快捷方式信息,通常与有关Nomen的信息记录在同一规范记录中,从而模糊了实体资源和Nomen之间的区别。目前图书馆实践中使用的各类规范记录的建模是相当复杂的,超出了本模型的范围。

ORCID 2017上海研讨会:笔记与联想

本着了解ORCID应用进展的想法,报名参加了 ORCID 2017上海研讨会。参会者以图书馆界为主、出版界次之,研究人员/科研管理只占很小部分,并且这小部分似乎下午都已不在场。
1、ORCiD /ɔ:kid/
拼单词就out了。官网Logo中间有个小写,但文字中通常全大写。

2、这是ORID首次在中国大陆召开的会议,有从北京来参会的出版界人士。据ORCID中国区总监胡昌杰介绍,大陆注册人数估计35万(根据机构邮箱、国内常用邮件服务),仅次于美国。机构会员情况:
大陆4家(清华大学,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中国农业科学院)
香港7家(8所大学中除香港科技大学)
台湾9家(未列出)

3、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曾有 iAuthor.cn 网站提供ORCID注册(“中国科学家在线”平台正式上线,2014-10-30),已是过去完成时(今天发现网站无法访问、烂尾了)。
如果个人需要ORCID号,直接到ORCID官网,免费注册 。官网有给ORCID号生成二维码功能,有国别选项,仅20多个国家、不含中国——此选项含义不明,会议问答阶段说明,注册信息中不含国家,如更换国籍无须更新个人信息。

4、可使用API利用ORCID数据
API有3等,免费的公共API有查询功能,基本会员API和高级会员API有不同的更新记录权限(成员资格与费用,3-120万不等)。更新记录将丰富会员单位下属个人ORCID信息,并且增加个人信息的可信度。

5、个人ORCID数据目前由CrossRef提供基于DOI的自动更新,也可如上由会员单位更新。否则的话,只能由个人自己更新,自己更新信息的可信度级别较低。ORCID本身不提供其他通报功能。
已注册了ORCID的都了解,目前中文成果基本上没有自动更新。没有国外发文的话,目前注册这个号码作用尚未能体现。这也是最后专家讨论阶段,社科文献出版社集刊运营中心副主任柴宁提问的:人文社科为什么要用它?

6、科研信息管理需要用到个人ID,以区别姓名相同或者姓名形式相同的情况 。目前有不少通行的个人ID,通常需要并行使用,才能拼出相对完整的个人成果。
香港理工大学图书馆研究支援部主任谢佳燕(Janice Chia)介绍,理大在学校层面推进ORCID注册,其学者库将ORCID与Scopus author ID、ResearcherID整合,以获取相对完整的个人成果信息。该馆Researcher Profile网页也列出了本次报告介绍的数据整合流程。
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潘卫副馆长介绍,上交大机构知识库目前根据学校需求,侧重研究者数据管理,近期目标是实现学院年度成果考核,要求成果精确归属(自动判断+认领),同时减少对成果的反复识别。因此下决心对全校数千研究人员做人名规范,除以上3种个人ID,还使用ISNI及一些专业平台的作者ID。上交大自身并推动在DRAA电子资源谈判中,增加数据获取的权利

7、图书馆界关注个人ID,是因为它能区分同名者、汇聚研究者成果,属于传统图书馆学编目中的规范控制范畴。但是,如会议最后提到的,研究者才是ORCID的主角,如何让研究者愿意使用,方便其工作,才是ORCID是否能够成功的关键。目前国内已有期刊要求作者、审核者提供ORCID,除此之外呢?

8、会议赞助商Nature和Science的报告,关注点在提高科研成果的可信度,因为近年科学丑闻太多。
Nature Research大中华区执行主编印格致(Ed Gerstner)讲加强透明度,如通过研究数据的开放获取、研究预注册、提高成果的可重复性。
AAAS亚太业务开发总监初晓英讲要求研究者声明自己的责任,采用贡献元数据+责任方式(Credit)词表。
两家方向一致,思路不同。前者通过开放,实现第三方监控;后者是要求自律。尽管看到元数据、受控词表感觉很亲切,但我不相信自律,更相信开放的制度设计。

2017-6-23 update:
官网上的会议主页,PPT已上线(figshare.com在线浏览+下载)
– 会上初晓英提到有篇用ORCID数据做的科学家流动研究文章发表在Science系列,文章中那个跳槽最多、在10个国家工作过的人现在到了上海大学。文章中译版:
用ORCID追踪全球科学家的流动(原文作者John Bohannon & Kirk Doran)
除了很炫的可视化图。其中还提到ORCID存在的问题:(1)用户偏年轻化;(2)不同国家用户数量与研究人员数量不匹配,如西班牙和葡萄牙偏高,因为这两个国家的科研资助机构都要求科学家使用ORCID;(3)学术界研究人员有更大发表论文压力,因而比产业界的科学家更积极地注册。
– 会后反馈。包括:(1)问卷调查:评介会议、报告、场地、建议等——第一次见到给每个报告评分的问卷。(2)收集参会者ORCID号,如果没有,也可即时注册——既收集信息、也是推广。为免干扰,在此就不提供链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