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游中国

年末,总结一下半生在国内的旅行。
今年出游不多,但增加了三个国内游到达省份:黑龙江、内蒙古、贵州。至此,国内现尚有西藏、宁夏、青海、甘肃4个省区未到。接下来几年争取踏足除西藏外的三个省区,暂不考虑西藏是因为多年前曾在二道海有过高原反应,不敢再贸然行动。

总结出游历史,基本上以下几部分:
1、早年跟家里大人游,真正记得的是初中毕业的南京、高中毕业的杭州。
学前的几次只有依稀印象,比如坐船去保姆乡下的家,比如中山陵。对中山陵的印象很是诡异,小时在似醒非醒时常浮现于头脑中,待初中毕业再去,发现与先前印象完全不同。或许小孩是不应该去什么陵墓的。
2、读书时同学游,仍只在长三角。记得高中去苏州活动、大学去南京实习、研究生时去昆山游玩。大学的南京是算毕业实习么?不记得去了哪些图书馆,只记得结束后几个同学结伴去扬州。
3、大学毕业后朋友同游,第一次游出江浙沪,到了青岛。研究生时借毕业论文调研之名,一次走了5个省市,只有二地是真查了资料的,其他属搭顺风车。
4、毕业成家后寒暑假出游,后来还有长假游,这是全国游的主要部分。当年多半坐火车,被家人说成是去铺铁轨、为铁道部做贡献;近年也会坐飞机,为机场和航空公司做贡献。随着门票价格逐渐从几毛上升到几十元以至数百元,为景区做的贡献也不少。
5、工作中出差、会议,安排或趁便搭车游。比如华山,当年就是逃会半天,和同行半夜去爬的。
6、偶而有部门旅游,更偶然还有学校工会休养游——工作了大半辈子,今年才轮到第2次。
就这样,涉足了中国绝大部分省份。不过中国实在太大,没到过的城市还是很多,以到过的省份看,河北、广西和内蒙还没到过省会城市。

今年暑假去贵州,原本想去西江,为的是看那片苗寨,不过后来改变行程去荔波看山水。在贵阳听贵州民族大学卢馆长讲苗寨的旅游开发,破坏了当地的民族生态,使文化的创造者沦为商业公司的奴隶……深受触动。很庆幸自己没有去西江,今后也不会去。
以前出游向来只是从自己出发,希望看到不一样的人文或自然风光,从来没有想过目的地是否因旅游而受到不利的影响。今后选择目的地,将会有不一样的视角。

泗泾下塘半日行

泗泾下塘历史文化风貌区,为上海5个首批“中国传统村落”之一。用地图网站查下塘村是查不到的,因为说是村落,实际已是泗泾镇的一部分,位置即现泗泾塘边的开江中路民国时期上海两大文化名人——复旦大学创始人马相伯和《申报》老板史量才——有故居在此,是最吸引人之处。
地铁9号线到泗泾站,坐出租到江川路开江路口的“泗泾古镇”——用此称呼司机就知道你要去哪里。地铁口有多路公交车可达,但据大众点评网友称等候时间较久,可能还不如步行约20分钟。
出租到“泗泾古镇”牌坊下车。先到开江西路的滨江大道,据称有3公里长。沿泗泾塘,很安静,走约一二百米返回。
从泗泾古镇牌坊进入开江中路,右首即安方塔(开江中路411号)。门票3元,园虽小而颇值一游。内有古井亭,沿河有长廊,七级塔可登。塔应该是新修的,没有任何说明文字。登塔俯瞰全镇,可见塔下旧式X天井X埭建筑,以及不远处的石拱桥。河对岸及周边高楼一片。
出园沿开江中路向东不远,左首有马相伯故居(开江中路358号)。进门有牌说明门票3元,但无人收取。只开放了一个陈列室,内容相对简单,匆匆看过。
离开故居沿开江中路继续向东,左首有福田净寺(开江中路300弄30号)。正月初一到初五收门票,未进入。
沿开江中路再向东,正怀疑是不是走过头了,右首正有一条小路,见到石拱桥即福连桥(又名中市桥),近看较新。据介绍为当地现存两处古建筑之一,初建于明万历年间,1986年全面整修。在桥上可看泗泾塘两岸民居。过桥见路牌为江达南路,倒是一条石板古街,偶见一贞节坊残片。
原路折返再过桥,直走入江达北路不远,左首(东侧)为史量才故居(江达北路85号)。进门见照壁,但正房在右首,门关着。有一侧门开着,进去工作人员说要买票,买票后自己推开正房门,入内见门票5元的标识。里面有二层几进、中西合璧建筑,除天台外各处均可参观,内容颇丰,有史氏生平、申报展览等,各种旧式家具及名人题字——包括将介石为其辞世所题“哲人其萎”。这是整个行程中最可看的部分
从江达北路折返到开江中路。网上介绍现存另一处古建筑即清初的马家厅在开江路158号,经过时看了一下,该门牌是一幢新公房。
沿开江中路继续向东到河边(张泾),左首有牌坊,中间挂的红布上书“泗泾古玩城”(东市北弄),想来原先并非此名。有网友说曾名“张泾河明清一条街”,现代古迹——亭台楼阁式建筑群跨河而建,有戏台等,条石铺地,规模不小,但很萧条,现在以洗浴中心为主,间有古玩店。
开江中路过张泾河为开江东路,有泗泾福音堂(开江东路48号),兴趣不大,未去。
近两小时游玩到此结束,沿开江中路向西返回江川路,向北走到公交站,见到出租车,返回泗泾地铁站。站对面有三湘商业广场,过年店大多没开张,只有大润发这幢楼里有些店开着。买了点饮料,另找了一处坐着喝完,然后原路返家。

点评:故居不错。但开江中路为柏油路,从街上看只在外缘有一座石拱桥,缺少古镇的感觉。店铺又少见小吃、也未见售特产,对游玩者来说,可看度既不足,又无可吃可歇之处、可买可带之物,从游玩上来说,吸引力自然不如七宝之类了。

另:镇政府官网的马相伯故居与史量才故居介绍既有故居又有生平,很实用,不足之处在于位置用的是旧地名。用百度地图,查不到史量才故居,后来发现高德地图有——实际去后发现所标位置略有偏差。两种地图均未标出江达北路。现修改高德地图史量才故居位置,添加江达北路,并加注见附图。

泗泾镇-下塘历史文化风貌区地图
泗泾镇-下塘历史文化风貌区地图

风景照可参考虎头的图文游记:上海风景—-泗泾古镇:教堂,寺庙,古塔,古街(2011-03-30)

富阳华宝斋参观记

计划去富阳玩两天,查到有中国古代造纸印刷文化村,属于工厂游、博物馆,很感兴趣。曾经在日本到过一个名为白水村的山村,以游客体验手工造纸为特色,当时自制的一枚花色纸已不知放在何处,但一直记着。
时近春节,担心工厂放假,先打电话确认是否开放。按旅游网站上的电话打过去,近一分钟广告过后就断了,但由此让我知道这个文化村就是华宝斋富瀚文化公司。找到华宝斋官网,跳过开头漂亮的水墨画flash,直奔“联系我们”,先前那个电话是总机;改打“旅游”电话,语音提示“未登记”;再打“办公室”,总算有人接了,确认开放参观。

星期天(2014.1.19)中午到富阳,饭后打车去文化村。出租司机老大不愿意,原来这个离市中心不过三公里的地方,在当地已属偏远,回程得空驶。幸亏我们坐上车后才告诉他目的地、他最终也没有拒载,否则按我行前搜集的信息,就只能步行前往了。
一路出城,当车从大路拐到江边华宝斋门口时,对于自己到了如此荒凉的地方还是有些出乎意料,担心被拒参观。好在门卫很和善,我们看着门卫室墙外的文化村说明、问他有没有导游时,他还去打电话问,结果当然是没有——后来在大众点评上看到说此景点已关闭。门票25元,有介绍单张、但没有门票,于是很不厚道地要求三人买两张票,得到同意。
门卫指点先去看东面的陈列馆。两层的陈列馆外观陈旧,边上有毕升塑像,内中展出华宝斋印刷的线装图书字画,以及不可缺少的来参观过的名人照片——据介绍有习,不过这个部分我们通常是忽略的。除了《富春山居图》,特别注意到《御制耕织图》,金黄色缎面的,大概是北图出版的那一款。

出陈列馆,按门卫指点去造纸一条街。那儿如江南古镇商业街,只是街上空无一人。开头几间陈列着由竹制纸的工具及各种竹制后的半成品,积满了灰尘,像是早已废弃。往前走听到声音了,按门卫所说,推开关着的门,见一个工人头戴耳机在制纸——用滤网从满是纸浆液的池子里滤出一层纸,揭下堆在边上,厚厚的湿纸看上去如豆腐一般柔嫩。继续前行,街对面房间有人声,推门进去一股热气,原来是在烘纸——一堵加热墙、两面金属板,工人两人一组,一个把先前制好、滤过水的湿纸揭开,贴上墙、用裱画刷弄平,另一个待水汽蒸发后揭下,纸就完成了。一路看过几个房间,烘纸以女性为主,而制纸都是男性,可见由浆取纸是力气活。街尽头的房间里,有一位女工在印《十竹斋画谱》,一厚叠纸上已印好了竹的部分,她一页页翻过印制文字部分——刷墨、拓印。如此三个步骤,就看过了手工造纸与印刷。
离开造纸街,走过纸品仓库,来到印刷车间,有三个女工在一台机器旁工作。门口写着闲人莫入,我们参观算半个闲人,便轻手轻脚进去看半机械化印刷——机器滚刷,手工取下印好的纸。原来白色的纸,被印成淡黄色,如同泛黄的古籍。问工人要了一张废品留念,纸边印为《御制盛京赋》,大概是满文和蒙古文,反正是不认识的文字。

返回大门口,西面有围廊和古戏台,大概是作为旅游景点时的休息游玩处吧。靠围墙处有亭,里面是蔡伦塑像,亭柱上的对联是“十件元书考进士,京都状元富阳纸”(为什么网上查到上下联是反的?)。
离开前还有一事不明,纸浆是哪里做的?那可需要大量竹子。门卫说就在戏台后面。看了戏台下确实有一个很大的池子,有管道通往造纸街。门卫说星期天没人工作。也许吧。
华宝斋面对富春江,景色不错。可惜当天雾霾严重,站在江边却无心逗留。按门卫指点回到大路,在名为“小坞坑”的车站等往富阳的公交车。虽然没有自己做纸,但一个小时的参观还是很不错的体验。

照片见微博照片一照片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