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ey白皮书:高校图书馆适应评估文化

Wiley发布有关高校图书馆的白皮书,这是本月看到的第2家发布有关图书馆白皮书的学术出版社。另一家参见:图书馆的作用正在改变(McGraw-Hill教育白皮书)(2017-3-10)

威立白皮书:高校图书馆适应评估文化(Adapting academic libraries to the culture of assessment

本白皮书主要涉及高校图书馆如何帮助提高学生能力,更具体地说,就是信息素养能力(information literacy skills),而答案似乎就是“嵌入式教学”。标题中的“评估”,指对学生学习成就的评估,而非对图书馆本身的评估。

【第一部分】
– 内外力量营造压力气氛——同时也是机遇
– 当前压力:来自雇主的看法
图1:教师对学生研究能力的看法【人文、社科、科学、医学4个学科教师对本科生能力及馆员贡献的看法】
– 当前压力:来自教师的看法
图2:你认为学校图书馆和教师是否需要更好沟通?【统计图,认为需要的教师45%,馆员98%】
– 作用重定义:推广与评估(Outreach and Assessment)
– 协作:借助强大的实力
– 新趋势:参与模型(嵌入式信息技能教学)
– 聚焦成功:嵌入式馆员合作伙伴实践【多媒体教学馆员与英语助教的合作】
– 展示价值:需要证据
– 结论
【第二部分】图书馆员克服针对评估和测度学生成就挑战的7种方法
1、嵌入 Embed
2、调整 Align
3、量化 Quantify
4、借力/施加影响 Leverage
5、协作 Collaborate
6、推广 Promote
7、演进 Evolve

Wiley白皮书制作比McGraw-Hill的好不少,排版与图表都比较用心。但统计数据比较陈旧(来自2015年美国全国教师调查),总体上观点多于事实。
同样需要填写个人信息才能下载。其中有职称选项,可供翻译时参考:
Library Director, Library Technical, Collection Develoopment/Acquisitions Librarian, Subject Librarian, E-Resources Librarian, Reference Librarian, Library Assistant, University Librarian

via 台湾国际资讯整合联盟协会:学术图书馆之转变以适应评估为导向的文化(2017/03/23)
在不断变化之高等教育生态中,学术图书馆需要与时俱进,不断调整自我来配合教师与学生的需要,以突显其价值。
阅读“学术图书馆之转变以适应评估为导向的文化白皮书”(点此连结),了解高等教育机构所面临的挑战,图书馆如何重新定位,以适应读者的需求;透过图书馆与教师合作,订出具体可衡量的指针,来评估图书馆服务对于学生学习成果之影响力。最后,白皮书推荐了7种方式,让您的图书馆能战胜挑战,迈向成功。

McGraw-Hill教育白皮书:图书馆作用正在改变

麦格劳希尔教育公司在2016年7-8月间对近千名图书馆员和以教师为主的图书馆用户进行了一项调查,形成白皮书《图书馆作用正在改变》(8页)。调查结果显示了馆员和教师对图书馆认识上的一些差异,比如尽管“获取信息”的需求都占首位,但教师表明的需求2倍与馆员的认识。可惜白皮书没有附原始调查问卷,有些“发现”也没有提供数据依据。
除数据可供参考外,最后的结论也很有意思(原文后附)。换一种说法是这样的:参加调查的馆员们抱怨一再被要求自证价值, 表明决策者和用户对馆员价值的认知与馆员本身的认知不一致,图书馆需要能为决策者和用户接受的绩效测度,才能得到更多资源。想起来有时会看到本馆图书馆发布的绩效测评结果,不免有自说自话的嫌疑,正是这种现状的体现。
本白皮书在填写个人相关信息后可免费下载。摘译附后【方括号中为本人认识/推测】。

The Changing Role of Libraries

执行摘要:先前研究【Library Philosophy and Practice 2010】表明图书馆和教师需要更加合作,相比之下,麦格劳希尔教育对约1000人所作的新调查表明,图书馆-教师关系是强大的。但是,在教师感受到的图书馆作用,与图书馆利用统计所示两者之间【应该出自问卷,所以是馆员认识而非利用统计,尽管馆员认识很可能出自利用统计】,存在分离现象。在感受到的价值与实际利用中的不符是个实际问题:在什么令图书馆最有用上不一致,因此在其成功应当如何测量、预算应当如何分配上不一致

主要发现
教师和馆员的分歧没有先前报告的那么大
– 中小学图书馆比高校图书馆更少得到来自所属机构的帮助
– 某些教师和学生对无法获取实体资料和媒体感到灰心
– 无法访问数据库导致教师较少利用
馆员和教师在重视哪些图书馆服务上存在差异
– 中小学强调获取技术4倍于高校
– 缺少员工是馆员主要关心的
– 预算问题最受关注
– 增加员工不在馆员愿望单之首
教师所认为的图书馆目的与馆员报告的最通常请求之间存在矛盾
教师感觉到的参考请求2倍于馆员指出的【馆员感觉到的是参考咨询请求量不断下降?】
馆员评估的获取资料请求比教师高28%【馆员接收到的馆际互借/文献传递量不少?】
馆员排序技术请求2倍于教师【馆员认为提供更多技术帮助?】
馆员报告的对活动的兴趣2倍于教师【馆员对举办program兴趣更大?或者活动更多针对学生,教师较少参与?】
【另外,从下面的数据看,教师对空间的需求远大于馆员所估计】

结论
馆员们在评论中一致指出,感觉需要一再证明其价值。此问题实际上可能是决策者和用户不认同馆员的价值所在。由于图书馆在教育中的作用改变迅速,如此应该并不奇怪——难以取悦所有各方。不过,没有对绩效测度的支持和认同,图书馆将继续为获取更多资源而努力。

关于本研究
本研究有996位参与者,大致含400位馆员,450位教师,150位“其他人”(学生、教辅、管理者),调查时间从2016.7.19到8.10。参与者单位:
45.83% 高教
14.93% 医学院、教学医院等
24.51% 中小学
7.31% 公共图书馆
0.31% 专业图书馆
7.11% 其他

——— 调查结果 ———
【来自全部5个图表/正文,按百分比高低重新排列】

– 图书馆实现的最大需求
教师:
获取信息 88% (2倍于馆员)
研究空间 27%(比馆员高76%)【排序明显高】
服务与支持 25%
获取技术 19.5%
研究机会 11%
无 4%

馆员:
获取信息 43%
获取技术 34% (比教师高74%)【排序明显高】
支持与服务 27%
研究空间 15%
研究机会 10%
无 约1%

– 如何花费增加预算【量值有差别,排名近似】
教师
增加资源 51%(比馆员高73%)
技术 14%
交由馆员决定 13%
空间 11%
员工 7%
服务 1.2%

馆员
资源 29%
技术 24%(比教师高74%)
空间 15%
员工 14.6%(比教师高73%)
家具 10%
维护 约2%
服务 约1%

– 图书馆的最大关注问题(所有参与者)
预算 47%
空间 约13%
缺少员工 约11%
缺少利用 约8%
不确定 约7%
服务社群 约5%
缺少技术 约4%
来自管理与教辅的支持 约3%

大学图书馆生存危机?——2012美国高校教师调查

非赢利组织Ithaka每三年做一次针对美国大学教师的调查,2012年调查报告于2013年4月8日发布。报告除有2012年数据外,还有一些与2003、2006、2009的对比数据,以及与2010年所做美国大学图书馆馆长调查的对比数据。从对比数据看,大学图书馆在教师心目中的作用堪忧。Bibliographic Wilderness博文介绍此报告的标题是:大学图书馆生存危机?

Ithaka S+R US Faculty Survey 2012 / Ross Housewright, Roger C. Schonfeld, Kate Wulfson. April 8, 2013 (79 p.)

报告内容丰富,对教师获取资料及偏好,以及教学、研究、出版等均有涉及。以下摘译“主要发现”中与图书馆及文献获取相关的几条,并插叙相关图表:
– 搜索引擎在方便发现学术资源上的作用继续提高。前几轮调查中感觉到的图书馆目录作用下降已经停止,甚至适度逆转[p.21 图4-年度对比,p.22 图5-学科对比],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图书馆发现工具和服务的重大战略转变的驱动。
– 受调查者总体上对其获取学术文献能力满意,尤其因为免费获取资源已经在满足其需求上起着重要的作用。
– 在受调查者均继续倾向于接受学术期刊由印刷向电子变迁的同时,他们仍有点不太适应电子获取取代印刷订单。尽管广泛采用电子形式,专著格式的转换仍是喜忧参半,某些专著的电子版使用情况十分强劲,而另一些——尤其是长篇阅读——则有决定性的份额倾向于印本。尽管如此,更多受调查者期望未来五年图书馆收集专著工作有实质性改变。
– 与上轮调查相比,受调查者对大学图书馆的很多功能感知较少价值[p.67 图38-年度对比,p.68 图39-教师与2010馆长对比]。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是门户(网关)功能,在感知价值上经历了温和的复苏。少数受调查者认为图书馆向大学生讲授研究技能是主要责任[p.54 图30]。尽管仍是明显少数,但希望看到图书馆员工与建筑有实质性改变的受访者份额在上升[p.75 图44]。不同学科群体间认知有较大差异,例如认为图书馆作用很重要的科学家份额较少[p.63-76 图书馆的作用:图36-图44]。

以上所提及图表,大部分看着图书馆在教师心目中的地位是一次比一次差,最凄惨的是图书馆建筑(图4,开始找学术文献时,首选去图书馆的大概为2-3%),唯一“回升”的图书馆目录也只比2009年上升了1-2%,仍低于2006年(即所谓“适度逆转”、“温和复苏”)。而馆长的自我评价却常常远高于教师(图39,或许也应该考虑2010年与2012年的差别)。对图书馆最致命的一击就是认为馆员作用已经不重要的比例,由2006年不到10%到2012年已超过20%认为应该把投给图书馆(建筑及员工)的钱花到其他地方去的比例也距20%不远了(图44)————“主要发现”中的所谓“实质性改变”,就是减少经费+裁员了。

———-题外话:资源发现之旅———-
最近发现系统大热,到处都在开会,下周上海市图书馆学会就有一个,可前往参与:2013年图书馆前沿技术论坛:“资源发现之旅”研讨会
本调查报告推测图书馆目录作用下降趋势的停止与发现工具与服务有关,不知所据为何。如果发现系统被归入了图书馆目录的话,从多个图表看,教师首选直接找电子资源/数据库的比例远高于图书馆目录(图4,前者超过40%,后者不到20%)。或许只是印证了目前的发现系统更适合入门者而非研究者。

via Bibliographic Wilderness: Academic library existence at risk? (2013-5-22) (有墙)
参见:2010美国大学图书馆馆长调查:主要发现(2011年4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