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被引排名CiteScore 2017发布

Elsevier日前发布Scopus最新期刊被引排名CiteScore 2017。收录期刊超过23350种,号称比竞争对手多12000种,并且排名数据还免费获取。
via: Don’t speculate—validate. Let CiteScore™ metrics guide you to the right journals.

CiteScore 是Scopus版的影响因子,只是分母为前3年(而非2年)发文总数。同时,所有文献类型都包含在 CiteScore 的计算中(科研论文、评论文献、会议文件、社论、更正、注释以及简短调查)。
计算方法:某刊当年被引次数/某刊前3年发文总数。本次发布的期刊CiteScore值=2017年被引次数/(2014-2016发文总数)。
与影响因子相比,分母显然偏大(年份长、文章类型多),同时由于收录期刊多1倍左右,分子也会有所增加,因而最终值与影响因子相比具有不确定性。

因为是免费的,可以自行到Scopus网站的“来源出版物” 详细探索各种排名信息。
也可下载“Scopus来源出版物列表”,有37500余种期刊(含已停刊)本身及排名的详细,包括2015-2017年CiteScore数据。
网站清单页面所列信息包括:刊名,CiteScore,最高百分位(及学科前1%排名位置),2017年被引数,2014-16年发文数,发文被引比例,SNIP 。
点击刊名可以看详情。数据每月更新,现在已有CiteScore 2018值(因为只有不到半年的引用数据,自然比2017低很多)。
要访问任意期刊的“来源出版物详情”页面,可使用上述下载列表中的Sourcerecord id:https://www.scopus.com/sourceid/XXXXXX

外行看热闹。根据信息图看个大概:CiteScore metrics infographic (PDF, 60.9 KB)
收录活跃期刊23,359【“来源出版物”页面显示目前有25,322种】,其中1,477种较2016年CiteScore值增加1倍以上,14,092种增加或持平【换言之,约9千种CiteScore值下降】
比WOS收录期刊多12,000种,其中有490多种在本学科领域前10%的期刊未出现在2016期刊影响因子(Journal Impact Factor)中【严重挑战WOS的核心期刊选择】
学科330个,其中最大的“社会学和政治学”有1028种期刊;前10%期刊共2942种【有些期刊属于多个学科】
有31种OA期刊在该主题领域排名第1
有6种期刊新加入Scopus,首次进入CiteScore即位列前1%(同时也是本学科领域前1%)【信息图中列出】
有22种刊发文100%被引【从“来源出版物”看目前有27种。总体来说都是发文较少的:有5种3年发文仅1篇、另10种也在个位数、最多71篇。其中OA的有8种】
– 最高指标值
1、被引和发文最多:PLOS One 被引255,196/发文84,900=3.01PLOS One竟然算一份刊,数值之大不忍直视。虽然其CiteScore值有逐年下降趋势。目前在主题领域General Agricultural and Biological Sciences中排名16(91%),在General Biochemistry, Genetics and Molecular Biology中排名42(77%)】
2、CiteScore,CNIP,SJR最高:Ca-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CiteScore=130.47【当年被引数是前3年发文数的130倍;该刊2014-2016发文130篇,2017年被引16961次,被引文章占所有文章70%】
SNIP=88.164;SJR=61.786

更多关于CiteScore:Identifying and understanding research impact

——— 指标值说明 ———
CiteScore
衡量期刊所发表文献的平均受引用次数。
当年被引次数/前3年发文总数

SNIP (Source Normalized Impact per Paper)
每篇文章的经过标准化的来源出版物影响:将实际受引用情况对照期刊所属学科领域中预期的受引用情况进行衡量。【说明不同主题领域的引用潜力】
journal’s citation count per paper ÷ citation potential in its subject area
某刊每篇文章被引数/本学科领域的潜在引用

SJR (SCImago Journal Rank)
SCImago 期刊等级:衡量经过加权后的期刊受引用次数。引用次数的加权值由施引期刊的学科领域和声望 (SJR) 决定。
average # of weighted citations received in a year ÷ # of documents published in previous 3 years
一年中收到加权引文的平均数/前3年发文数

战略图书馆技术:当前现实与未来可能

Wiley于3月22日请Marshall Breeding做了一个网络报告,报告时长40多分钟,标题为:战略图书馆技术:当前现实与未来可能。会前需注册,现在视频应该是公开的:
Strategic Library Technologies – Current Realities and Future Possibilities

图书馆自动化系统】内容从图书馆自动化系统开始。有不少来自他的Library Technology Guides 网站数据作成的图表,比如:历年选择或放弃Symphony图书馆数量柱形图,2017年升级到Alma的图书馆之前所用系统饼图,澳大利亚公共图书馆所用系统分布饼图,多个系统的地理分布地图,自动化系统厂商员工数量统计等。
图书馆服务平台】也有他对图书馆自动化系统的总结。相对于原来图书馆集成系统(ILS或LAM)和图书馆服务平台(LSP)二分法,现在增加了介于两者之间的“进步ILS”。LSP只有3个,即OCLC的WorldShare、Alma和尚在开发中的FOLIO。其他如Sierra、SirsiDynix蓝云等都被归在中间这一类——尽管在“产品开发时间线图”中Sierra与其他LSP并列。从他总结的“资源管理模型”看,LSP与ILS/进步ILS的区别主要在于,其技术平台是多租户SaaS、具有知识库(电子馆藏与书目)、只通过API互操作(没有批传输)、采购方式是许可证。之前ILS与电子资源管理(ERM)是分列的,LSP将两者结合在一起。
支持研究与教学】如果说上面是现实,那么未来将超越LSP。报告指出,大学管理者不在意图书馆内部工作流程,LSP之后的技术与服务,要能让图书馆可以支持对大学有战略利益的领域,即研究与课程(教学)。新领域包括:研究数据管理,研究服务支持(展示研究与出版物、资助课题),教学支持(课程阅读列表、降低学生资料费用、版权管理)。(国内目前普遍比较重视研究服务支持即展示这一块(比如学者库),也体现了这一发展趋势)
学术出版转变】图书馆的上游,学术出版社有什么新服务?报告列举了3家企业及其相关工具:
Elsevier:引文库Scopus;索引6900万出版物;分析工具SciVal, PlumX;文献管理Mendeley;研究信息管理系统Pure;机构文章存储库bepress;科学协作网络SSRN
Digital Science:引文库Dimensions;索引8900万出版物;分析工具Altmetric;研究信息管理系统Symplectic;研究数据存储库FigShare
Clarivae:引文库Web of Science(6800万出版物);分析工具InSites;文献管理EndNote;期刊管理系统ScholarOne;同行评议追踪与识别Publons
没想到数字科学公司的引文库竟然数量最多,可谓后来居上。该公司为麦克米伦创立,孵化致力于科学工作流和研究生产力的初创公司如Symplectic、FigShare、Altmetric。

谷歌学术计量2017版发布(附图情档中文期刊排名)

谷歌学术计量(Google Scholar Metrics)近期发布2017版,基于谷歌学术2017年6月收录论文,提供期刊在2012-2016年的h5计量排名,即最近5年该刊有h5篇文章被引大于等于h5次,h5指数相同的,按h5中位数排序。5年间发文量少于100篇的期刊不在统计之列。
排名包括总排名(前100期刊)和分类排名(前20期刊),分类排名有8个大类:商业、经济和管理;化学和材料科学;工程和计算机科学;健康和医学;人文、文学和艺术;生命科学和地球科学;物理和数学;社会科学。大类下还有众多细分子类
总排名还有分语种的,目前有12种语言,依次是:英语、汉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德语、俄语、法语、日语、韩语、波兰语、乌克兰语,印尼语。不知道是否与这些国家更热衷期刊排名有关。
点击入榜期刊的h5指数值,可以看到该刊被引次数大于h5值的文章列表;文章列表有其被引次数,点击被引次数,又可看到引用文章列表

总排名(h5指数):Nature 366第1,新英格兰医学杂志352第2,Science 320第3,第4-100名h5值在111-273之间。
汉语总排名:经济研究47第1,中国电机工程学报44第2,中国社会科学39第3。
图情档学科有4种入围前100名:图书情报工作28第37、中国图书馆学报28第38、大学图书馆学报25第61、图书馆学研究25第66。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第4种《图书馆学研究》,与《大学图书馆学报》h5指数相同,只是h5中位数低而排名略后。

谷歌学术计量的主要意图,是为作者提供简易途径,快速估计学术出版物中近期论文的可见性与影响力,帮助了解到何处发表其新研究。因此除提供前述排名名,还支持通过题名关键词检索,定制更多不同语言的排名。(Google Scholar Metrics
对研究者来说,可通过此法了解感兴趣主题的期刊排名。采用关键词法,分别检索“图书”“情报”和“档案”,拼合出了图情档领域中文期刊排名如下(h5>=10):

排序 刊名 h5指数 h5中位数
1. 图书情报工作 28 43
2. 中国图书馆学报 28 37
3. 大学图书馆学报 25 40
4. 图书馆学研究 25 33
5. 图书与情报 22 32
6. 情报资料工作 21 34
7. 图书馆论坛 21 27
8. 图书馆杂志 20 42
9. 图书馆建设 20 26
10. 情报杂志 19 22
11. 现代情报 18 32
12.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 18 24
13. 图书馆 17 24
14. 情报科学 17 20
15. 图书情报知识 16 26
16. 国家图书馆学刊 16 25
17. 现代图书情报技术 16 25
18. 情报理论与实践 16 22
19. 档案学通讯 15 18
20. 图书馆理论与实践 14 19
21. 新世纪图书馆 14 19
22. 情报学报 14 17
23. 图书馆学刊 14 17
24. 中国档案 14 16
25. 中华医学图书情报杂志 13 15
26. 高校图书馆工作 12 17
27. 图书馆研究 12 14
28. 农业图书情报学刊 11 17
29. 档案学研究 11 14
30. 地质科技情报 11 14
31. 大学图书情报学刊 10 12
32. 情报探索 10 12
33. 科技情报开发与经济 10 12
34. 档案管理 10 10

via Google Scholar Blog: 2017 Scholar Metrics Released (July 5, 2017) (以上均有墙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