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修护和保藏:康奈尔大学数字化与保护服务部主任讲座笔记

今天去上海图书馆听康奈尔大学数字化与保护服务部主任Tre Berney讲座“美国学术和研究图书馆的长期保存项目(Preservation Programs in U.S. Academic and Research Libraries)”。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会议通知最后标注“全程英语交流,不配翻译”,参会者出人意料地少。实际上虽然没有翻译,但PPT是配中译的。

常有人认为,有数字化版本,原始资料就不必保存了。报告说明“为什么我们要保存文献的原始状态?”:一是可能需要重新复制或扫描原始格式(比如原来分辨率太低,OCR识别不了),一是数字化文献同样有可能是易损的(损坏或者没有读取软件)。重新格式化(数字化)的2个理由:文献原有格式稳定性差或已受损,可使文献内容可获取性提高。

我个人最大的收获是,弄清楚了 conservation 和 preservation 各自指什么。微软必应词典的解释:conservation 保护;保持;文物保护;preservation 保存;保护;保留;维护。以前结合文献,我的理解前者是保护,后者是长期保存,对其具体含义则不甚了了。出自报告的解释如下:
– Conservation 文献修护【关键词:原始格式修复】
利用物理或化学处理方法以确保文献的原质原态的保存,包括文献在受控环境条件下的存储。
以原始格式保存图书馆资料。
负责馆藏保护修复
– Preservation 保藏【关键词:重新格式化/数字化,确保内容的获取】
通过保持良好的使用和存储条件延长文献的使用寿命;改变易损文献的保存格式。
保存图书馆资料的内容+为图书馆资料维护良好的环境。
通过数字化和重新格式化使馆藏资源更便于检索使用+对易损资源进行特殊保存。

——— 报告的其他内容 ———
文献保藏项目的资金来源:基金会、政府、大学
专业人员:Preservation Administrators 文献保藏管理人员,Conservators 文献修护操作人员,Technicians 技术人员
专业人员培训:文献修护专业硕士MA,具有文献保藏专业资格证书的图书馆学硕士MLS,书籍艺术专业的艺术硕士MFA,图书装订培训等
专业组织:AIC 美国历史和艺术品保护研究所,GBW 美国图书工作者协会,PAIG 美国图书馆协会文献保藏管理者兴趣小组,IASA 国际音像档案协会,PASIG 保存和档案特殊兴趣小组,DLF 数字图书馆联盟,AMIA 动态图像档案员协会

关于报告人Tre Berney,见:美国康奈尔大学数字化与保护服务部主任Tre Berney学术讲座通知

Code4Lib Journal 十周年

code{4}lib

Code4Lib 是图书馆程序员组成的志愿者集体,从2003年秋天邮件讨论组开始,经历并保持着邮件组、聊天室、博客、各种社交网络、面对面会议(2005年开始的年会)以及编辑一份在线期刊——Code4Lib Journal。

Code4Lib Journal (ISSN 1940-5758)
本刊为季刊,2007-12-17发布第1期,今年是十周年。其宗旨是:在对图书馆、技术与未来交叉点感兴趣者中培育社区、共享信息。
2017年4月20日出版的第36期,编辑 Peter E. Murray 回顾了期刊的十年:
Editorial: Reflecting on the success and risks to the Code4Lib Journal
作为开放获取的在线期刊,本刊既不收版面费也不付稿费,十年累计网页浏览150万(来自中国的不少),标签云显示前35期333篇文章的关注热点:数据,数字,开放,元数据……。

该刊文章特别具有时效性,反映当前图书馆的技术热点。第36期文章概要如下:
Linked Data is People: Building a Knowledge Graph to Reshape the Library Staff Directory / Jason A. Clark and Scott W. H. Young
蒙大拿州立大学图书馆,采用 schema.org 发布员工名录,改善SEO,同时以可视化方式展示馆员的专长、学科领域及与其他馆员的关系。【可视为试手用schema.org发布关联数据】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application of Schema.org to aggregated Cultural Heritage metadata to increase relevance and visibility to search engines: the case of Europeana / Richard Wallis, Antoine Isaac, Valentine Charles, and Hugo Manguinhas
建议采用 schema.org 集成 Europeana 的文化遗产元数据,以增加对搜索引擎的相关性与可见性。【第1作者Richard Wallis当年曾致力于Schema.org的图书馆扩展】

Autoload: a pipeline for expanding the holdings of an Institutional Repository enabled by ResourceSync / James Powell, Martin Klein and Herbert Van de Sompel
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机构库LARO,只收到10%全文。通过“资源同步”(ResourceSync)标准,结合机构库Solr索引曝光元数据,自动发现未收的内容。原型 solrSync 应用,使用 Python 的 resync 库。

Outside The Box: Building a Digital Asset Management Ecosystem for Preservation and Access / Andrew Weidner, Sean Watkins, Bethany Scott, Drew Krewer, Anne Washington, Matthew Richardson
休斯顿大学图书馆,2015年承诺升级数字文化遗产馆藏的数据为开源保存与获取系统。使用关联数据词表管理器 Cedar:基于DPLA MAP(美国数字公共图书馆元数据应用纲要)的本地 SKOS 词表。

Medici 2: A Scalable Content Management System for Cultural Heritage Datasets / Constantinos Sophocleous, Luigi Marini, Ropertos Georgiou, Mohammed Elfarargy, Kenton McHenry
文化遗产数据集内容管理系统“美第奇2”:项目由NCSA、亚历山大图书馆、塞浦路斯学院合作开发,属于欧洲项目“欧洲和东地中海2 关联科学计算”,得到以下机构资助:美国国家科学基金NSF、美国档案与记录管理局NARA、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美国国家人文基金会NEH、美国海军研究所ONR、美国环境保护署EPA及其他私营机构。【如此多公共基金资助,应当免费吧?不知道哪里可下载】

An Interactive Map for Showcasing Repository Impacts / Hui Zhang and Camden Lopez
显示机构库影响的交互地图。使用Google Analytics,近乎实时的机构库实际访问可视化,显示浏览或下载的城市,以及题名、到该页面的超链接。

2016美国大学图书馆馆长调查

Ithaka S+R 的图书馆调查,自2010年起、每隔3年,调查美国非赢利四年制高校图书馆馆长的态度与行为。前一年则对教师进行调查,数据对比会很有意思。本月初2016年图书馆调查发布。

US Library Survey 2016 / Christine Wolff-Eisenberg. DOI: https://doi.org/10.18665/sr.303066
2016年11-12月,Ithaka S+R的高级咨询员Deanna Marcum(发起书目控制未来讨论、开户书目框架行动的LC前副馆长)发出1488个调查邀约邮件,最终收到722个回复,回收率49%。无论回收比率还是绝对数量,均比2010年高得多,应当更具代表性。调查结果依学校类型(卡内基分类)、就任馆长年限长短而有所不同。

via Academic Libraries: ITHAKA S+R Releases “US Library Survey 2016″ Report / Gary Price (April 3, 2017)

Gary Price 摘录了报告的主要发现,并配上报告中的统计图,可读性很好。不过有关协作的似有误,当为图33和图34。
图书馆调查报告致力于向高校馆长和高等教育领导者提供塑造高校馆目的、职能与生存能力的重要问题与趋势的信息。2016年调查减少了问卷长度,同时在覆盖上增加了受访者对【1】跨机构协作、【2】人才管理与【3】图书馆对学生成功的贡献方面的认知与实践。

——— 在图书馆战略上的主要发现 ———
(译自报告原文【本人附注】标注的统计图依据Gary Price上文)

– 图书馆主管期望预计增加资源分配到服务,预测最具成长性的职位与教学和研究支持相关。约半数说明其馆正增加员工和预算份额到发展与改进服务,以支持教、学与研究。未来5年最具成长性的职位包括与教学、教学设计、信息素养和专业化教员研究支持。【关键词:服务——教学和研究支持】

– 图书馆主管深入致力于支持学生成功,但很多人发现难以阐明其贡献。约八成表明图书馆最重要的优先任务是支持学生成功,尽管只有半数报告该馆已明确阐明如何贡献于学生成功。尽管约8成同意其馆员通过多种途径对学生学习有重要贡献,但2015年教员调查中,仅半数教员认识到这种贡献。【8成与半数的落差,再次显示馆长与教师对图书馆作用的认知差异。近来美国大学特别强调“学生成功”,显示对教学的重视】

– 馆藏已数字化转换,主管有兴趣扩展其收藏到包含更多非文本馆藏。图书馆领导继续报告增加在电子资源上的支出,伴随着减少在印刷资源上的支出,并且预期会在此方向上继续。也有迹象表明,对这些电子资源的依赖可能已见顶,因为回答者已经高度依赖这些格式的资源。与此同时,尽管图书馆主管已经预见到,投入到期刊、数据库和图书上的资料预算份额很少变化,大多数回答者同意,图书馆必须转变其收藏到包含新资料类型。【关键词:新资料类型——非文本馆藏】图24

– 图书馆主管日益认识到,发现没有且应该不总是发生在图书馆。与2013年调查结果相比,更少图书馆主管相信,图书馆被其用户视为发现(学术)内容的首选地是重要的,更少相信图书馆总是其机构研究者开始其研究的最佳地点。同意图书馆指引用户到给定资源的首选版本很重要的份额持续减少。【因为早就不再是、也不可能是了】图21

– 图书馆主管在追求战略方向上,得到来自机构的支持减少。图书馆主管感到被持续低评,在参与以及与其主管领导和其他高层学校领导战略一致方面。与2013年前次调查相比,更少图书馆主管意识到它们是其机构高级学术领导的一部分,并且与其直接领导对图书馆拥有相同的愿景。仅约20%回答者同意,来自其机构的预算分配证明了图书馆的价值得到承认。【最悲哀的一点,曾经引为自豪的三长之一怕早就不再了】图6

——— 报告大纲(有选择地附图若干) ———
– Leadership, 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al Direction 领导、管理与组织方向
Perceptions of the Role of the Library 对图书馆职能的认知(图1-4)
The Role of the Library Director 图书馆主管的职能(图5-7)
Strategic Priorities and Planning 战略优先与规划(图8-10)
Budget and Staffing 预算与人事(图11-16)

图14:未来5年会增加职位的领域(2013 vs 2016)

图16:未来5年会减少职位的领域(2013 vs 2016)

Talent Management 人才管理(图17-20)

– Discovery 发现(图21-23)

– Collections 馆藏
Collections Spending 馆藏支出(图24-26)
Collections Strategies 馆藏战略(图27-34)

– Services 服务
Research and Scholarly Communications Support 研究与学术交流支持(图35-36)
Teaching and Learning Support 教学支持(图37-39)

– Appendix I: Prioritization of Library Functions 图书馆功能的优先
Appendix I: Prioritization of Library Functions

——— Ithaka的先前调查报告 ———
2010美国大学图书馆馆长调查:主要发现(2011年4月8日)
2012美国大学图书馆的新常态(2013年1月30日)
大学图书馆生存危机?——2012美国高校教师调查(2013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