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未来、图书馆未来:美国大学图书馆服务分析

看着国内大学图书馆阅读推广热火朝天日甚一日以至于到一枝独秀的地步,不免疑惑:大学图书馆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它的主要工作难道不是为教学科研服务?尤其是研究型大学,为科研服务不应该是重中之重?在高等教育本身面临转折的大环境下,图书馆究竟应该把工作重点放在哪里,才能在去中介的网络环境中,维持其在高等教育体系中的地位?

2018年10月OCLC发布研究报告《大学未来、图书馆未来:图书馆战略与机构方向的结合》:
Malpas, Constance, Roger Schonfeld, Rona Stein, Lorcan Dempsey, and Deanna Marcum. University Futures, Library Futures: Aligning Library Strategies with Institutional Directions. Dublin, OH: OCLC Research, 2018. https://doi.org/10.25333/WS5K-DD86. ISBN: 978-1-55653-076-0
本报告得到Andrew W. Mellon基金会部分资助,由OCLC研究部和Ithaka S+R成员撰写,通过调查分析美国不同类型大学的图书馆在提供服务方面的差异。报告很长,我只关注美国高校图书馆(尤其是研究性大学)的情况,具体来说,就是:第4章“图书馆服务框架”,第5章一部分“调查发现:图书馆在关键服务领域的投资”。

报告开发了一个图书馆服务框架,把高校图书馆提供的服务分成如下9个关键领域(第4章):
1 聚集校园社区:为社区广泛或特定的子群体提供空间和设施项目,以促进参与、推广和包容。
2 实现学业成功:支持教学、促进学习、提高信息素养和/或最大限度地保留、升级、毕业和以后的生活成功。
3 促进信息获取:能够发现和使用任何格式或所有权的信息资源;提供一般馆藏的长期保存。
4 培养学术和创造:提供支持研究和创造性工作的专业知识、帮助、工具和服务。
5 包容和支持校园外用户:为非全日制学生、远程和在线学习者以及其他主要校园外/非校园/远程用户提供公平访问。
6 长期保存和促进独特馆藏:确保稀有资料和特藏的长期管理,并最大限度地利用它们。
7 提供学习空间:为学术合作、安静学习以及技术增强教学和/或学习提供物理空间。
8 展示学术专长:促进学者和员工的卓越研究和主题专业知识;包括开放存取预印资料的存储库活动。
9 转变学术出版:推动现代化格式、改进商业模式、降低市场集中度。

第5章按当前实际、当前理想和未来5年,分别提供不同类型图书馆在上述9个领域的投资配额(图表)。本人特别关注研究图书馆协会(ARL)成员馆。由于数据集还没有发布,以下数据大多根据图示估计:
当前资源配额(仅列10%左右及以上)
p.68 所有馆:促进信息获取<23.5%,实现学业成功 22%,提供学习空间 16%,培养学术和创造10.5%,包容和支持校园外用户<9.5%
p.69 ARL:促进信息获取 23%,实现学业成功 18%,提供学习空间 14.6%,长期保存和促进独特馆藏 12%,培养学习和创造 11%【特别重视:长期保存和促进特藏,所有馆 8%】

当前理想(应当优化;仅列10%左右及以上)
p.71 所有馆:实现学业成功 22%, 促进信息获取 19.7%, 提供学习空间 15%,培养学术和创造 10.5%,包容和支持校园外用户<9.5%
p.72 ARL:实现学业成功 20%,促进信息获取 19.5%,培养学术和创造 14.5%,长期保存和促进独特馆藏 14%,提供学习空间 11.5 %【从14.6明显下降】

未来5年资源配置(仅列10%左右及以上) p.73 所有馆:实现学业成功 20.5%,促进信息获取 19.5%,提供学习空间 13%,培养学术和创造 10.5%,包容和支持校园外用户 10% p.74 ARL:促进信息获取 19.5%,实现学业成功 15%,培养学术和创造 14%,长期保存和促进独特馆藏 13.5%,提供学习空间 12.5%

几个注意点(数据请看报告原文):
(1)“3促进信息获取”配额下降明显(23.5%->19.5%),以至低于“2实现学业成功”。是因为用户在信息获取上对图书馆依赖下降?
(2)“2实现学业成功”排名由第二升至第一,但配额不增反降(22%->20.5%)。奇怪的是ARL成员馆认为理想状态是增加“2实现学业成功”投入,但未来5年配额反而减少(18%->20%->15%)。
(3)“7提供学习空间”排名保持第三,但配额呈下降趋势(16%->13%);ARL成员馆此排名更降至第五。是对近年强调“空间服务”的一种反思,还是已经完成了对空间的投资?
(4)减少的投入到了哪里?所有馆主要在“8展示学术专长”(3.5%->5%);ARL成员馆在此方面原就较高,且希望增加(5.5%->6.5%->6.5%)。机构库、学者库……仍是投入方向。
(5)ARL成员馆希望投入增加最多的是“9转变学术出版”(4.5%->7%->6%),仍然保持配额是所有馆的2倍(2%->3.5%->3%)。
(6)ARL成员馆特别重视“6长期保存和促进独特馆藏”,且呈提高趋势(12%->14%-13.5%);所有馆基本上维持在8%,差距明显。
(7)“4培养学术和创造”在所有馆排名稳定在第四、投入10%左右。但在ARL成员馆,此排名由第五升至第三(11%->14%),在“2实现学业成功”上减少的投入,加到了这里——对一般教学的支持,逐渐转向对研究与创新的支持?
(8)“5包容和支持校园外用户”在所有馆排名稳定在第五、投入10%左右。在ARL成员馆虽然期望配额有较大上升(4.5%->6.5%),但相对不受重视,原因何在?

报告指出的总体结论是:“重点从馆藏管理转向以参与为导向的服务。”是不是这么绝对?在馆藏趋同的大背景下,或许特藏是例外。
【我的结论】其实投入排名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比如“3 促进信息获取”上的投入再减恐怕也不会超过“9 转变学术出版”。关注ARL成员馆与所有馆的差异,才是研究型大学图书馆可以参照的发展方向吧?

2018上海图书馆学会学术年会散记

回顾四十年 展望新时代——2018上海市图书馆学会学术年会(会议网站)

【人气】上海图书馆学会年会一向不缺人气,今年更是爆棚。预定700个名额恐怕已是历年之最,12月3日下午网上报名悄悄开放,据说2小时即满额,我4点12分报名第683名。后来有些机构集体报名,最终人数是966名。12月14日清早到会场,按分组微信扫码签到、领资料,速度很快。有报名没来的、也有没报名来的,实际到场据报也有950多名。秉承开放传统,会议还有网络直播,微信朋友圈有远程听会晒感受的。
【太极】本次年会由本校信管系、图书馆及知网联合承办。馆领导承接了会前的暖场活动,表演太极拳。作为太极拳学员一枚,参与义不容辞。结果是,很多人看后称之为舞蹈。
【冷】会场的气温不是暖场能提升的,“冷”将会是本次年会的专属关键词。上午主会场安排在中北校区体育馆,大概只有这里能容纳这么多人吧。正巧体育馆所在区域电路维护,已经限电半个月(只有照明电)。为此次会议前一天临时开来发电车,据说半夜开启空调。当天到会场就没觉得有空调,开幕式坐着越听越冷,于是趁颁奖环节回家加衣裤。
【大会报告】9点50分返回会场时,原定10点开始第一个报告已经开始,葛剑雄教授讲古代中国“开而不放、传而不播”。同事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了澎湃专访|葛剑雄:古代中国“开而不放、传而不播”(2018-1-29),现场内容比专访更丰富。
接下来的2个报告围绕会议主题“回顾四十年 展望新时代”,分别是科技情报事业发展回顾与思考(上海图书馆馆长陈超)和上海市图书馆学40年(华东师范大学范并思教授)。陈馆长语调平铺直叙,中间又停顿过长,让人怀疑是不是为了填满1小时报告时间——后来才明白是现场电脑PPT换页反应过慢所致。老槐的报告,PPT是专门为16:4的屏幕准备的,效果较好,内容么,不免有自吹自擂之嫌。
最后一个报告人是清华大学教授陆达,其实是CNKI广告,不过现在厂商的报告也是很有内容、不乏前瞻的。可惜报告按日程开始时已近12点,大批人饥寒交迫陆续离场觅食去了。
上午主会场结束时还有一个彩蛋,播放当天现场照片,相当不错,办会实在辛苦。会务宣布还有一些餐券可供现场临时报名者领用,不知有多少临时报名者还在场。本校参会者没有餐券,到食堂自己刷校园卡午餐,然后回家睡个午觉。
【分会场】下午8个分会场,总算温暖了。先参加第4分会场(资源建设专业委员会分会场),安排得很满,上下半场共11个报告,中场还有特邀专家互动,见到台上久违的顾犇主任和王松林教授。我的报告《从数字化到数据化:编目的未来之路》是上月在厦门召开的CALIS中西文编目员研讨会报告的简化版,安排在下半场第一个,开讲已经是16:20。[update: 完整版PPT已上传Academia.edu]
接下来赶去第1分会场,参加本系创立四十周年座谈会。到时已近尾声,听到了系友于建荣、凌建平、西南大学系主任张敏及2位在读学生的发言。最后赵星主任讲了我的N个身份,要我讲几句,这真不是我擅长的——讲了自己研究生是情报检索方向,在图书馆工作三十年却没有做过相关工作;现在更多关注编目,回忆刁维汉老师当年拿AACR2给我们上西编课。会后与张敏及邓小昭略聊而别。
【培训】本次年会首次增加半天,12月15日上午还有2场。我参加了关联数据技术培训,也是有网络直播的。夏翠娟的“领域本体的设计和RDF数据的编码”,张永娟的“学习SPARQL、理解SPARQL”,陈涛的“关联数据可视化技术分享”,都是经验之谈、非常实用有收获的培训。

“知识组织与检索语言学术研讨会”笔记

12月3-4日在广州参加“知识组织与检索语言学术研讨会”。第一天15个报告,每个报告40/25分钟,内容丰富又排得很满,有难得请到的大咖(头衔都是一长串的),以下选择若干报告概述个人听后感(省略头衔,姓名前数字为报告序号)。第二天是《中图法》编委会工作会议,有幸蹭会,不方便分享内容。
特别有感触的一件事是,第一天晚上5点半,会议还在进行中,会场投影率先罢工。于是体验了一把前电脑时代的学术会议:随薛春香老师报告,努力在头脑中再现内容——实际感受是,PPT可视化确实极大地改变了人的思维方式,弱化了人的具象能力。其实这种现象在电视代替广播时就已经开启,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必将加速推进这种趋势。

——— 知识组织与检索语言学术研讨会:听后感 ———
1 马费成(武汉大学):大数据环境下用户需求信息组织
对“用户信息需求”加以组织,很新鲜的概念。通过什么方式?“用户需求信息词表”吗?没有提到,并且从报告看本体方法被排除在外。提到DC、SKOS、FOAF甚至FRBR,似乎与用户需求并无直接关系。报告立意很高,但感觉目前还是初步框架,没提供太多实质性内容。

3 李广建(北京大学):用网络数据揭示非正式交流过程
从公开的网络信息(学术新闻)分析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线下/现场的非正式交流,包括不同领域的活跃度、专家所在高校分布、交流的政府机构、跨省交流……可视化展示。由于时间所限,似乎没有说明哪些属于“非正式交流”,比如到政府机构算非正式交流?

5 黄水清(南京农业大学):古文信息处理:概念、现状与趋势
报告涉及古文信息的数字化、智能处理和人文计算(数字人文),但数字人文部分只是一带而过,没有展开说明。个人很赞同其中观点:(图情界)选择人文计算问题,应当是研究者有想法但无法实现的,而不是研究者也无法解决的,比如《红楼梦》的作者。

8 常春(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知识组织生态系统研究进展
报告内容比较学术化。我关注的是作为研究对象的《汉语主题词表》。一直觉得国家投入巨资编制词表,应该开放才能最大化其利用,终于听到好消息,《汉语主题词表》服务系统刚上线(中信所主页有显著链接)。不提供批量下载,但有很丰富的服务,目前有6个版块:术语服务、文本分词、自动标引、主题分析、学科分类、知识树DIY。可以对用户提供的1.5万字以内文本提供分析。
据说里面不但含有词表中的词,还有其他来源的400万词汇(用于辅助分词)。有兴趣可以去探索一番:http://ct.istic.ac.cn/

9 贾君枝(中国人民大学,今年刚从山西大学转会):数据起源描述框架及其应用
数据起源(或来源)的3个描述框架:开放起源模型、W7模型和Prov。之前关注过W3C的Prov,但并不了解其使用。报告介绍了2个案例:2014美国国家气候评估报告和欧洲起源项目-器官移植。
查了下几个链接:
PROV-Overview (W3C Working Group Note 30 April 2013)
Open Provenance Model Vocabulary Specification (6 October 2010) :文件格式很像W3C文件,作者:Jun Zhao (Image Bioinformatics Research Group, Department of Zoology, University of Oxford)
W7 model 似乎出自一篇文章:Sudha Ram, Jun Liu. A New Perspective on Semantics of Data Provenance http://ceur-ws.org/Vol-526/InvitedPaper_1.pdf: In the W7 model, provenance is conceptualized as a combination of seven interconnected elements including “what”, “when”, “where”, “how”, “who”, “which” and “why”.

11 章成志(南京理工大学):基于全文内容分析的算法使用行为与影响力研究
针对“计算机算法”这一特定问题的“全文”文献计量分析,依据专业词典等做数据标注,目标之一是可以根据要求推荐算法。有技术含量,又有实用价值,很高大上。
不免联想到评审时经常看到的文章:找个数据库、用关键词搜一堆文章,做一堆没有任何悬念、意义不明的统计分析+可视化;换一组关键词,又是一篇文章……如此循环往复,可至无穷。

12 范炜(四川大学):《情报语言学辞典》语义化进展
张琪玉《情报语言学辞典》的语义化,是对词条的深度结构化,而不只是简单地标注为:术语、解释、见/参见。计划2019中发布beta版,期待。

14 卜书庆(国家图书馆):《中图法》的发展历程与发展方向探讨
中图法发展史的很好总结(后两阶段应该更多是在试验与研究,还没有上线):
1975-1999:创建、统一(多用户/多资源版)、一体化(分类主题)
1999-2009:机读化、电子化(光盘版)、网络化(Web版)
2010-2013:语义化、关联化、可视化
2014- :自动化(智能化),最终用户服务化
今年10月曾给内蒙中小学图书馆员曾介绍过《中国分类主题词表》网站,可以免费注册使用3级类目,支持分类法全文及主题词检索。早年试用情况参见:中国分类主题词表Web版试用记(2010-3-4),网址现为:http://cct.nlc.cn/

15 曹树金(中山大学):大数据环境的知识组织
其中“面向(用户)情景的知识组织”很有意思,情景如何描述和组织?没讲答案,可关注。
因为会议安排太满,又临时增加14《中图法》报告,作为会议协办者,曹教授只能牺牲自己的报告了,讲5分钟实在太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