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中小学图书馆(室)规程》2018版发布(附内蒙古宣贯培训班)

教育部2018.5.31发布《中小学图书馆(室)规程》,这是对2003年版的修订。
大致对比两个版本,有如下主要差异:
更重视服务教师:图书馆的主要任务,增加了“协助教师开展教学教研活动”;图书资料配备不再提“以学生需求为主,兼顾教师”。
增加了大量阅读相关内容,包括“学校可根据需要设立阅读指导机构,指导和协调全校阅读活动的开展”。
信息化方面,取消了卡片目录相关内容,不再提“计算机管理”,改称“实行信息化、网络化管理”;取消了“将有保存价值的馆藏馆图书制作成电子文档”的要求。
图书馆管理人员文化程度要求有所提高,“图书馆管理人员应当具备基本的图书馆专业知识与专业技能。中学图书馆管理人员应当具备大学本科以上文化程度,小学图书馆管理人员应当具备大学专科以上文化程度。”
藏书量要求基本持平、小有调整,生均册数小学25、初中35、完中40、高中45,不再区分一类、二类学校;每年新增图书比例由“不少于藏书标准的1%”(计算下来1.5-4.5本)改为“不少于一本”,更为务实。

—– 内蒙古自治区中小学图书馆(室)工作骨干人员培训班 —–
为宣传贯彻新版《规程》,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教育装备技术中心于2018.10.15举办区中小学图书馆(室)工作骨干人员培训班,与会者一百余人。培训由起草专家组成员李小燕讲解《规程》,温州市教育装备和勤工俭学管理中心主任陈建淼介绍温州市中小学云图书馆,还有多个专家报告涉及阅读的不同方面。
我应邀讲图书馆基础工作。其实对中小学图书馆现状不太了解,对内蒙的更不了解。如何让听者能有收获,很费心思。为更有针对性,准备内容前先问主办方几个具体的现状问题,没有得到多少有效信息,牛刚科长只说要多讲概念。我觉得把握不了这个“概念”的含义,如果只是基本概念泛泛而谈,会比较空,但如果纯粹讲具体工作,就是平常做的事,没什么意思。先后做了两个版本,最后确定结合《规程》内容,在每个工作流程中提取若干基本概念,结合实践重点解说。基于之前获知区内中小学计算机系统应用不广的现状,有一些电子表格Excel应用的内容。到呼和浩特后,又抓住前一天晚餐时间向参会的各盟市领队了解情况,发现先前“获知”的信息可能不甚准确,但相信对自动化系统背后数据表及关联关系的介绍,也可用于对馆藏与借阅的定制分析,就没有修改PPT。
看参会名单,有相当部分不是图书馆员,而是来自电教中心、教研机构、教育局,是作为骨干接下来要去培训各中小学馆员的。讲课过程中拍PPT的学员不少,但看不出对报告的反应。结束后在电梯里偶遇2位学员发表感想(没认出我),其一说:太专业了,听得是懵的。想了下,如果没有实际做过,确实会是这样,但如果是馆员,就是无奈的结局了。
好在第二天离会前,和同是与会专家的太原五中张玲老师聊天。她针对我讲课中的内容提了些问题,交流的结果,让自己觉得讲的东西多少还是起了点作用,很欣慰。谢谢张玲老师!

科学数据管理的“FAIR原则”:可找寻、可访问、可交互、可再用

本周索引学会将召开国际会议,其中一个主旨报告提到FAIR原则,因为不曾听说,所以就查了查。
根据维基百科词条FAIR数据(FAIR data),FAIR是findability, accessibility, interoperability, and reusability的缩写(常会译作可查找、可访问,互操作和可重用)。2016年3月被提出,称FAIR是“科学数据管理的指导原则”,而使用FAIR作为首字母缩略词,使概念更方便讨论。在当年G20杭州峰会上,20国集团领导人发表声明,赞同将FAIR原则应用于研究。欧洲研究图书馆协会也提出了一份指南建议使用FAIR原则:“实施公平数据原则 – 图书馆的作用”。
在“中国网”上找到中英文对照的官方文件《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公报(全文)》http://www.china.org.cn/chinese/2016-09/07/content_39250021.htm,相应中文如下:
……我们支持采取适当措施促进开放科学,推动在可找寻、可访问、可交互、可再用的原则下,提高获取公共财政资助的研究成果的便利性。
不知道对这个公报我们现在的态度是什么。关于“开放科学”,似乎很少用“可找寻、可访问、可交互、可再用”这个概念?对英美人,用FAIR或许很方便,对中国人不能用缩写就很不方便,这很不fair。
我能再吐槽下百度吗?只用上述4个词查,完全相关的只有百度知道上一条。加上FAIR,就多出好几条。完全不符合检索的查全原则嘛。

LIBER: Implementing FAIR Data Principles – The Role of Libraries
原文:https://libereurope.eu/wp-content/uploads/2017/12/LIBER-FAIR-Data.pdf
博文:The FAIR Data Principles are essential for libraries who want to foster and extend research data services (2017-12-8)
对想要推进研究数据服务的图书馆,FAIR数据原则是基础
什么是FAIR数据原则?为什么FAIR数据重要?图书馆如何开始?LIBER的研究数据管理工作组可以提供进一步建议与帮助。
图书馆如何开始?
向本地研究和IT人员推广FAIR原则;
将FAIR原则纳入数据管理计划和数字保存实践和政策;
寻求机会来策划、丰富、捕获和保存研究数据,这将有助于使数据可查找、可访问、可互操作和可重用。好的起点是个别研究人员收藏,或研究小组的数据收藏;
对主题和数据图书馆进行学科元数据、词表和工具的培训,以使数据FAIR;
鼓励研究人员使用体现FAIR原则的档案存储数据;
在您所在机构以FAIR原则来评估数据收藏和数据管理实践。

《国际图联期刊》:隐私专辑(附抄录汉译摘要)

《国际图联期刊》(IFLA Journal)最新一期发布:隐私专辑。
想随便浏览下,无意中发现竟然有IFLA官方语言的摘要(阿拉伯语、汉语、法语、德语、俄语、西班牙语),大大方便了浏览。往前回溯,实际上多语种摘要从2010就开始有了,阿拉伯语和汉语摘要则从2012年开始。只是本刊对摘要格式没有要求,现有摘要大多是指示性而非报道性的,不能部分取代阅读全文。
抄录本期汉译摘要附后【增加若干题名外的关键词】。比较有意思的是本专辑最后那篇文章的结论:隐私保护注定要失败,我们应该停止从道德的角度进行保护隐私的尝试。

via IFLA News: Out Now: October 2018 issue of IFLA Journal (3 October 2018)

—— IFLA Journal, Vol.44, No.3 (October 2018) Special Issue on Privacy ——
Privacy awareness issues in user data collection by digital libraries / Elaine Parra Affonso, Ricardo César Gonçalves Sant’Ana
数字图书馆采集用户数据中的隐私问题 【附加关键词:南美,巴西】
该研究的目标是探究南美各国的国家数字图书馆在数据收集中与隐私相关的问题,所采用的研究方法是基于数字图书馆的探索性研究,以此来识别所收集的与用户意识和隐私政策的清晰呈现相关的数据。我们也使用了Wireshark软件来研究巴西国家图书馆收集的数据。我们发现,南美只有两个数字图书馆会提供隐私保护指导。关于数据的收集,在用户未知的情况下收集的数据和在用户清楚知道的情况下所收集数据形成对比。最后我们得出结论,隐私问题会受到用户对何时、怎样以及在哪收集数据的意识较低影响,这让隐私政策在数字图书馆中成为必需,以此来提高对数据收集这一过程的意识。

Delisting and ethics in the library: Anticipating the future of librarianship in a world that forgets / Katie Chamberlain Kritikos
图书馆的数据撤销和职业道德:期待在一个遗忘的世界中图书馆事业的未来【附加关键词:被遗忘权(RTBF),信息过滤,内容监控,言论自由,法律和政策】
【传】统的图书馆员职业道德保护个人隐私并且促进信息获取。被遗忘权(RTBF)和数据撤销有可能会创造一个新的网络信息生态系统,来打破旧的图书馆员道德标准并且重新定义图书馆员的角色。被遗忘权和数据撤销,还有互联网信息过滤,都是即将转变为内容监控和网络信息获取的先兆。图书馆员现在开始应当接受被遗忘权和数据撤销,为将来可能出现的图书馆信息流动中断,以及世界范围的与信息相关的政策法规的改变做准备。这篇文章阐述了与数据撤销相关的法律和道德问题,为数据撤销的国际对话奠定了基础,并且指出了未来对相关问题研究的需要。针对被遗忘权和数据撤销的相关问题,国际图书馆界需要进行一次更大规模的讨论,尤其是关于言论自由和隐私的相关法律和政策的讨论。

Encouraging patron adoption of privacyprotection technologies: Challenges for public libraries / Monica G. Maceli
鼓励读者使用隐私保护技术:公共图书馆的挑战【附加关键词:美国】
读者隐私所受到的威胁一直以来都是图书馆的担忧,而且我们所能尽到的责任也很大程度上被图书馆的物理空间所限。如今,随着新技术的发展,情况也变得完全不同,读者的隐私反而受到更多快速增长的事物的威胁。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图书馆继续致力于隐私保护,现在公共图书馆也尝试教育读者隐私威胁、隐私保护措施,和他们能使用的一些工具。这篇文献综述力图识别美国公共图书馆在教育和推动读者使用隐私保护技术工具中所面临的挑战,从其它相关学科的研究中吸取借鉴,并启发未来的研究方向。我们发现的问题包括:读者、图书馆管理员和图书馆员工在技术相关方面潜在的知识差距;支持使用大量技术工具和技能的需求;以及加深我们对这些工具潜在创造者视角的理解。

Information disclosure and privacy behaviours regarding employer surveillance of SNS / Deirdre McGuinness, Anoush Simon
关于社交网站用户监控的信息泄露和隐私行为【附加关键词:威尔士,大学生】
这篇文章研究了一所威尔士大学中学生群体使用社交网站(SNSs)的情况,其中特别关注了信息共享和隐私行为,以及社交网站的用户监控对他们未来使用这些网站的潜在影响。该研究采用了定量和定性方法相结合的混合研究方法来对上述议题进行探究。研究结果显示,参与者对在网络上的隐私保护表示担忧,并且对在社交网络上发帖和保护个人信息都十分注意;但是通常由于人为失误及系统错误,保护措施仍存在缺陷。绝大多数的参与者都知道社交网站的监控,很多人也指出这会对他们未来的使用产生影响,但是社交网站用户会综合使用网站隐私设置和按情况分等级的发布信息等方法来积极保护他们的隐私。

Privacy and libraries in the case of Japan / Yasuyo Inoue 井上安代
以日本为例的图书馆与隐私研究
这篇论文从东亚国家日本的角度来介绍隐私的概念。首先,该文就整个国家是如何看待隐私的,进行了背景信息介绍,然后讨论了日本隐私保护的相关法律途径。接着文章探讨了与图书馆相关的隐私问题,介绍了两个案例研究。最后得出结论,为日本未来发展提出建议。

Privacy, obfuscation, and propertization / Tony Doyle
隐私、模糊化和财产化【附加关键词:大数据】
伴随着数字化时代的余波,大数据已经准备好取而代之,将其数据分析用于对我们个人性格、偏好和未来行为的推断中,这让我们紧张不安。这篇文章阐述了大数据给隐私带来的挑战。我探析了两种可能是最有希望对抗大数据对个人隐私冲击的尝试,即个人信息的模糊化和财产化。模糊化是采用迷惑或者误导的方式,在数字化的过程中摆脱数据收集方。财产化则是将个人信息视为一种知识产权,需要数据持有者在对数据的任何二次利用中给予数据主体以补偿。我在文中尽力阐明这两种抵抗的尝试都在很大程度上失败了。我从而得出结论,隐私保护注定要失败,我们应该停止从道德的角度进行保护隐私的尝试。文章的最后,我就这些在图书馆领域的影响提出几点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