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A:旧金山研究评估宣言

旧金山研究评估宣言(San Francisco Declaration on Research Assessment, DORA)由一些学术期刊编辑和出版者发起,于2013年5月公布。其基本立场是反对在对研究者个人进行研究评估时采用基于期刊的评价指标(尤其是影响因子)。宣言共18条,分别提出对资助机构、学术机构、出版者、提供指标的组织和研究者的建议(有些建议是相同的)。
宣言对文章引用本身很重视,在对出版者和研究者的建议中,都提到引用首先报告观察结果的主要文献而不是综述——对此深有共鸣,因为经常在文章中看到不找源头的随意引用,对原作者这会降低其应有的评价(被引减少),对写作者则显示了研究素养的缺乏。
截至2018.2.20,DORA的签署数量是:453机构,11792个人。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实际上,打破期刊影响因子垄断的最主要障碍是缺乏实用有效的替代工具。为进一步扩大影响,DORA在2018年2月启用新网站,并开始致力于成为一个有所行动的社群,希望“提供工具,以稳健、省时的方式实现变革”(Welcome to DORA’s new website)。目前新网站设立了Good Practices栏目,分资助者、专业学会和研究机构3部分,收集和分享不依赖影响因子的研究评估的优秀实践范例,值得关注。

——— 旧金山研究评估宣言(建议部分)———
旧金山研究评估宣言的签署者支持在研究评估中采用以下做法。
一般建议
1、不要使用基于期刊的指标(如期刊影响因子),作为单项研究文章质量的替代测度,评估个别科学家的贡献,或者用于招聘、晋升或资助决策中。
对于资助机构
2、明确评估项目申请者的科学生产力的准则,并明确强调(特别是对于早期研究者),论文的科学内容比出版指标或发表期刊的身份要重要得多。
3、为了进行研究评估,除研究出版物外,还要考虑所有研究成果(包括数据集和软件)的价值和影响,并考虑广泛的影响测度,包括研究影响的定性指标,如对政策和实践的影响。
对于机构
4、明确用于招聘、任职和晋升决策的准则,明确强调,尤其是对于早期阶段的研究者来说,论文的科学内容比出版指标或发表期刊的身份要重要得多。
5、为了进行研究评估,除研究出版物外,还要考虑所有研究成果(包括数据集和软件)的价值和影响,并考虑广泛的影响测度,包括研究影响的定性指标,如对政策和实践的影响。
对于出版者
6、大力减少对期刊影响因子作为促销工具的重视,理想情况下通过停止促进影响因子,或通过提供各种基于期刊指标的指标(例如5年影响因子、EigenFactor、SCImago、h指数、编辑和出版时间等),提供更丰富的期刊表现。
7、提供一系列文章级指标,鼓励评估转向根据文章的科学内容而不是其发表期刊的出版指标。
8、鼓励负责任的写作实践,提供有关每位作者的具体贡献的信息。
9、无论期刊是开放获取还是基于订阅,都应删除研究文章中参考列表的所有重用限制,并在知识共享公共领域(Creative Commons Public Domain Dedication)下提供。
10、删除或减少对研究文章中参考文献数量的限制,并在适当的情况下,强制引用主要文献优于综述,以便归誉于首次报告发现的小组。
对于提供指标的组织
11、通过提供用于计算所有度量标准的数据和方法,保持公开透明。
12、在允许无限制地重复使用的许可下提供数据,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提供对数据的计算访问。
13、明确指出不适当的指标操纵是不能容忍的;明确什么是不恰当的操纵,以及将采取什么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
14、考虑文章类型的变化(例如,评论与研究文章),以及在使用、汇总或比较指标时考虑不同的主题领域。
对于研究者
15、当参与委员会制定有关资助、招聘、任期或晋升的决定时,应根据科学内容而不是出版指标进行评估。
16、在适当的情况下,引用首先报告观察结果的主要文献而不是综述,以便做出应有的归誉。
17、使用一系列关于个人/支持性陈述的文章指标,作为个人发表的文章和其他研究成果的影响的证据。(替代计量工具
18、挑战不合理地依赖期刊影响因子的研究评估实践,并推广和教授关注特定研究成果的价值和影响力的最佳实践。

印度发布“开放获取德里宣言”

2018年2月14日,在2002年布达佩斯开放获取计划(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 BOAI)发起16年之际,Open Access India发布“开放获取德里宣言”,致力于推进印度和南亚的开放获取,期望在2025年之前使开放获取在印度成为默认设置。宣言共十条,粗译如下【关键词】:

开放获取德里宣言(Delhi Declaration on Open Access
1【开放科学、开放学术】我们倡导实践开放科学(公开分享研究方法和结果,避免“重新发明轮子”),并采用开放技术开发共享科学和学术模式(开放学术),以加速研究进程,解决真正的社会挑战。
2、【预印本或后印本】我们将努力发布我们的临时研究成果作为预印本或印后本(例如机构知识库),并鼓励我们的同行和主管也这样做,使我们的研究能够及时开放并可操作。
3、【同行评议】我们将实践和鼓励研究人员和科学家在同行评议和其他编辑服务中实施开放性,影响学术社会将其期刊转换为开放获取,并将为印度开放获取期刊白名单的发展作出贡献,坚持“学术出版的透明原则和最佳实践”。
4、【利益相关者】我们将争取支持相关利益相关者(学者、期刊编辑团队、大学图书馆、研究资助者、负责传播高等教育学术的主管部门)带头参与开放获取运动。
5、【公共资助的研究成果】我们将打动决策者采用研究的开放评估体系和机构奖励制度,实践科学、科学传播和跨学科学术研究的开放性,包括人文和社会科学。
6、【开放评估体系】我们将打动决策者采用研究的开放评估体系和机构奖励制度,实践科学、科学传播和跨学科学术研究的开放性,包括人文和社会科学。
7、【替代奖励制度】我们将支持和推动替代奖励制度,不是在期刊的“影响因子”方面进行表彰和推广,而是在文章/学术对科学和社会的“影响”,并影响所有科学家/学者、研究资助者、研究机构、大学、科学院和学术团体签署旧金山研究评估宣言(DORA)。
8、【开放获取2020】我们非常同意联合COAR-UNESCO开放获取声明,Jussieu呼吁和达卡尔宣言。也将遵循国际倡议“开放获取2020”,制定路线图以支持对作者免费且免费向读者提供的可持续开放获取学术交流模式。
9、【2025年】在学习开放获取的南南合作的同时,将为制定印度和南亚开放获取框架开展工作:制定开放获取国家政策和国家特定行动计划,旨在到2025年,使开放获取成为印度和南亚的默认行为。
10、【开放获取周/每年10月最后一周】为了提高对开放获取、基础设施、能力建设、资助和政策机制以及激励开放获取的意识,我们期待在开放获取周期间分享成功案例、研究和讨论。

纪年铭(Chronogram)

看国图政策声明(中国国家图书馆RDA政策声明笔记),从书中学到了一个新知识:纪年铭(Chronogram)。

【必应词典】chronogram:(用大写罗马数字之和表示的)纪年铭文

RDA制作、出版、发行、生产年条款中均有“纪念铭”,只在2.8.6.4举了例子,没有给出相应的年份:
Ipso anno tertIo saeCVLarI typographIae DIVIno aVXILIo a gerManIs InVentae
如此诡异的文字,完全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年份。即使在书上看到也认不出、不会认为是纪年。

《国家图书馆外文文献资源RDA本地政策声明暨书目记录操作细则政策声明》第82页举例并有脚注,抄录如下:
264 #1 $cChrIstVs DuX ergo trIVMphVs [1627]
纪年铭(Chronogram)是指句子或铭文中的特定字母解读为数字,重新排列代表具体的日期。自然顺序的纪年铭以正确的数字顺序显示所有数字,例如AMORE MATVRITAS=MMVI=2006。计算的具体方法是:M=1000,D=500,C=100,L=50,X=10,V=5,I=1,相加求和,左减右加,IV=4,VI=6。

换言之,纪年铭为一小段文字,其中含罗马数字7种字符MDCLXVI,有2种相加求和方式:一种将罗马数字字符按从大到小顺序重新排列,另一种保持原序、左减右加。
仍不明了的是,何时需“重新排列”,何时是“自然顺序”可以直接“左减右加”?
以国图政策声明书中例子出现的大写字母为例:
书中应该是按7种字符顺序重新排列计算的:MDCXVVVII=1000+500+100+10+5*3+1*2=1627
如果直接求和则为:CIVDXIVMV=100+4+500+10+4+1000+5=1623(如果按罗马数字X+IV=10+4也可能是XI+V=11+5,则合计1625)
这说明,不但顺序不是任意的、不能随意重排,左右结合也是有优先级的。

前述RDA本身的例子,显然非自然顺序,需要重新排列(其实不重排、只要不左减右加,结果应该是一样的):
IICVLI DIVI VXILI MIIV=MDCLLXVVVVIIIIIIIIII=1000+500+100+50*2+10+5*4+1*9=1739
看上去很像一个年份,但也难保没有算错。真不明白古人如此折腾一个年份意义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