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图联2018年会推出的重要文件及网站

国际图联2018年会正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召开(2018.8.24-30),会议期间发布或再推出一系列文件(有些有中文版)和网站,依新闻发布顺序:

1、IFLA Statement on Fake News(国际图联应对假新闻声明)
新闻报道:Build Skills, Fight Censorship: IFLA’s Response to Fake News (2018-8-25)
中文版新闻:增强各项技能,对抗审查制度:国际图联应对假新闻的对策
“网络虚假信息不仅影响个人决策而且危害社会舆论。然而与此同时,打击“假新闻”的概念又为限制言论自由的高压政策提供了借口。对此,行之有效的对策必须建立在更健全的媒体、信息素养以及对数字环境更强大自信的基础上,同时还要注意不要采取可能限制信息获取自由的措施。在这方面,图书馆大有可为。”
大有可为之处,就是提高信息素养,IFLA先前的相关文件:
2011:IFLA Media and Information Literacy Recommendations(中文版:国际图联媒介和信息素养建议书)
2017:IFLA Statement on Digital Literacy (18 August 2017)(国际图联数字素养声明)

2、Library Map of the World (LMW)(世界图书馆地图,网站)
新闻报道:Now available: Data, Stories and more with Country Pages from the IFLA Library Map of the World (2018-8-26)
中文版新闻:数据、报道及更多内容现已在国际图联世界图书馆地图国家页上推出
网站2017年IFLA年会发布。目前收录220万个图书馆(中国5909个,其中国家图书馆1、高校图书馆2914、公共图书馆2994)。
2018年新增栏目国家页(Countries),“包含对图书馆环境的简要概述,其中包括:图书馆系统、管理与资金模式、发展与政策优先事项以及图书馆界最新成果。此外,国家页将提供有关国家图书馆协会、国家图书馆、决策机构和图书馆支持组织的详情,以及有关图书馆政策与立法、教育与活动的信息”。
报道栏目(SD Stories)收录图书馆与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相关的“故事”,目前仅4个国家5个报道(为收集更多故事,IFLA另有指导讲故事的手册,见下6)。

3-4、IFLA Globe Vision(国际图联全球愿景报告) 和 IFLA Global Vision Ideas Store(国际图联全球愿景点子商店,网站)
新闻报道:Launched! IFLA Global Vision Ideas Store now live (2018-8-26)
新闻中文版:正式发布!国际图联全球愿景“点子商店”现已上线
IFLA Globe Vision:《全球愿景》目前只看到摘要(就是全文?):十大亮点和十大机遇中文版
国际图联全球愿景点子商店(网站):参与全球大讨论,截止期2018-9-30

5、Getting Started with the Marrakesh Treaty – a Guide for Librarians(《马拉喀什条约》入门:图书馆员指南)
新闻报道:Getting Started: New IFLA Guide on Making the Marrakesh Treaty Real (2018-8-27)
《马拉喀什条约》是针对视障者版权例外的国际条约,于2016年9月生效。中国于2013年6月28日最早一批签约,但一直没有批准(WIPO-Administered Treaties: Contracting Parties > Marrakesh VIP Treaty,80个签约国,未批准的一半以上)。因此中文版新闻也没有了?

6、Libraries and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A Storytelling Manual(图书馆和可持续发展目标:讲故事手册)
新闻报道:Tell your story! 2019 offers a crucial opportunity for library advocacy (2018-8-27)
中文版新闻:讲述你的故事!2019年为图书馆宣传提供重要机遇
在前述世界图书馆地图(LMW)中,提交图书馆的故事,重点关注联合国2030年议程及其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特别是2019年的高级别政治论坛将重点关注的教育、就业、平等和信息获取方面的内容。目的是向国家和国际领导人展示图书馆贡献的重要性,并有助于使图书馆赢得应有的认可。

7、IFLA Statement On Copyright Education and Copyright Literacy(中文版:国际图联关于版权教育和版权素养的声明
新闻报道:Accelerating Access: IFLA Releases Statement on Copyright Literacy (2018-8-27)
中文版新闻:加速访问: 国际图联发布关于版权素养的声明

8、IFLA’s Trend Report 2018 Update(国际图联趋势报告2018年更新版)
新闻报道:Facing the Future with Confidence: IFLA’s Trend Report Update 2018 (2018-8-28)
中文版新闻:满怀自信,面对未来:国际图联趋势报告2018年更新版
着重说明“不要预测,做好准备”【有点矛盾?】

9、Development and Access to Information (DA2I)(发展和信息获取)
新闻报道:Seizing Opportunities, Delivering Development: IFLA and the UN 2030 Agenda (2018-8-28)
中文版新闻:【抓住机遇,实现发展:国际图联和联合国2030年议程
本报告2017年发布。目的详见6“讲故事”。

国际图联2018年会,参见建中博客会议现场报道:
国际图联吉隆坡年会(一) (2018-08-25 09:46)
国际图联吉隆坡年会(二)图书馆不仅要服务社会,而且要影响社会 (2018-08-25 22:08)
国际图联吉隆坡年会(三)全球愿景报告发布 (2018-08-26 08:33)
国际图联吉隆坡年会(四) (2018-08-27 15:04)
国际图联吉隆坡年会(五)school7获得2018年度公共图书馆奖 (2018-08-28 12:45)

中国索引协会上海工作站培训会参会记

今天去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参加中国索引学会上海工作站成立后的首次培训会。

“索引、数据分析和评价”培训研讨会通知 (2018-5-26)

受邀在会上作个报告。在要求的主题范围内,报了“国际图联图书馆参考模型及其应用”的题目,设想与“索引”做些结合。第2天看到会议主题,因为觉得和LRM完全不搭,索性放松心情、专注讲LRM,不必很辛苦地班门弄斧。准备时以受众完全不了解FRBR为前提,在概述LRM的基础上,特别详细分析了新实体Nomen。在应用部分一是简介了RDA根据LRM的修订,用了昨天刚上线的RDA Toolkit测试版网站的截屏;二是以本馆开发中的“异构数字方志集成平台”作为3层FRBR化目录的实例。很高兴得到一些正面的反馈。

会议4个报告,个人特别感兴趣的是下午北京印刷学院王彦祥教授的“索引编制的途径与技巧”,因为4月份上海工作站成立会上听王教授讲过他的索引编制经历,很想详细了解他的编制方法和编制软件。2个多小时的内容,虽然实际编制的介绍不多,但加上问答环节,基本上了解了王教授的书后索引编制方法。王教授接下来3天(2018.6.16-18)将在复旦为研究生开设系列化索引课程,感兴趣者可前往旁听。详见:2018年索引编制培训
听完王教授报告后最直接的感受是,如果事先了解编制情况,就不会完全放弃自己最初以索引作引子讲LRM的设想了。

中国索引学会今年最大的事就是2018国际索引联盟峰会将于10月17-20日在上海举行。下午会前,王兰成教授来推广会议网站,并希望大家注册投稿:http://www.indexers.cn 或http://cnindex.allconfs.org

最后,不得不称赞会议团队的高效率。下午会议结束没多久,图文并茂的详细报道就在上海高校图书情报工作研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
“索引、数据分析和评价”培训研讨会在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举行(2018-6-15)

——— 题外话:微信阻碍信息自由流动 ———
微信时代,搜索引擎竟然查不到会议信息,因为消息是发在微信公众号上的。这是我不喜欢微信的主要原因。虽然我花不少时间看微信上的信息,但我不会在上面开公众号,即使公众号的受众会远多于博客。因为微信就是个封闭的大谷仓,阻碍信息的自由流动。Web 2.0/Lib 2.0虽然已是久远年代的往事,但我心依旧。

第五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笔记

2017.11.22-23,参加在洛阳举行的第五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会议通知),这是连续第4次参加本系列研讨会。由于新规,本次会议改由中图学会信息组织专委会承办,会前还参加了专委会的工作会议。
会议实际仍由国家图书馆中文采编部具体操办,会务安排也一如既往地好。第一天大会报告,上午提问冷场、下午提问也很少,原以为第二天分会场3个报告安排3小时太久,会冷场或提前结束,实际上编目员可能属于慢热型,各组差不多都用满了3小时,报告人时间充分,提问讨论也比较踊跃,结束真到了12点。下午二点前进入闭幕式会场,看到滚动播放的图片,包括分会场讨论的鲜活场景,感慨于会务组的工作效率。
在闭幕式上被司莉老师贴了一个“最具奉献精神”的标签。其实如与来接我的郝嘉树MM所说,开博的初衷是为了分享,但到后来纯粹是作为自己整理思想的笔记本,所以在微信“朋友圈没有,便当不存在”(王波语)的时代,完全没有开公众号的想法——同时也因为鄙视微信的封闭性,不想为它提供内容。

——— 大会报告 ———
第一天大会报告6个:
1、刘炜(上海图书馆):智慧时代的信息组织
报告分3个部分:(1)大数据时代的文献编目;(2)信息组织的历史和未来;(3)从关联数据到智慧数据。Keven对文献编目的宏观认识远超我等只知埋头拉车者。很想摘录几页PPT,但这样博文就太长了,只好放弃——话说最后的“新编目”肯定不是现在编目员的活了,或者说编目员没活了?

2、王军(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面向用户体验的信息组织:电商的生态化经营&图书馆的创新服务
分析用户购物旅程上的信息组织:全局导航、品类导航(分类),搜索词推荐(词表)、条件过滤、结果筛选(分面)……。用电商网站解释什么叫“以用户为中心”:经营的不是商品,是顾客。对于图书馆经营、编目及图书馆目录服务,应该是有启示的。

3、胡小菁(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国际编目标准现状与进展 2015-2017
介绍IFLA标准规范(2017新标准,UNIMARC、ISBD进展)、BIBFRAME编制进展、RDA更新现状。后来想起BIBFRAME应用竟然忽略了上图,很不应该。好在分会场发言中有许磊代表上图的报告,弥补了我的缺漏。
报告后提问,对于我在解释国际编目原则声明中“表达性”时举RDA一人多身份例,郝嘉树质疑单人多个规范的合理性。我其实对此也曾有过困惑,但后来认识到一人一身份其实只是为了管理方便,并不是基于用户需求的。但感觉回答时没有很好地表达。后来卜书庆老师在她报告前先答此问题,认为从用户任务角度,比如弘一法师和李叔同,显然应该使用不同身份。

4、罗翀(国家图书馆外文采编部):国家图书馆RDA本地化梦想的编织与实现
罗主任上届也讲相同主题。2年间国图的RDA本地化有了很大进展,2017年3月起国家图书馆所有外文语种的编目都开始采用RDA编目,有3本相关图书将出版:《RDA百日通》《国家图书馆RDA本地政策声明(NLC PS)》等。报告中还提到国图已经受邀参加RDA理事会(希望我没听错),感觉RDA在中国的前景似乎亮堂不少。不过,对NLC PS未能如其他国家政策声明那样提供开放访问的电子版,我还是觉得有点遗憾的——至少出个简化版?

5、卜书庆(《中图法》编委会常务副主编、国家图书馆):《中图法》最终用户的知识服务体系方案研究
报告详细介绍《中图法》编制中的“最终用户服务版”。感觉是分面改造简化版,但后台还是会连接到《中图法》。
报告没有说明这个版本会以什么方式向最终用户提供服务,毕竟《中图法》网络版是收费的。
提问阶段,华东政法大学同仁在收费之外,还问到专业分类需要细化的问题。卜老师的回答是:分类法不能代替主题法,专指由主题解决。这一年做了比较多的学位论文分类,对此非常认同。

6、贾君枝 (山西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名称规范档的共建共享
报告全面梳理了各国名称规范档的发展史,以及共享模型(分布式、关联式、中心式、中心链接式),最后提出了中文名称规范档共享发展的3个步骤:步骤1,中心式,实现中文规范档的共享;步骤2,建立与外部数据集的连接(百度百科、维基百科);步骤3:加入VIAF。
报告中提到目前wikidata中有CALIS规范记录链接(CALIS ID),经询问喻爽爽主任,明确这是对方主动收割,并非CALIS与之合作(可见数据公开发布的好处)。关于VIAF,多年前曾询问国图为何不加入VIAF,当时理由是数据质量有待完善,后得知准备好加入时,却遭遇政治障碍,想做好事情当真不易。另外,报告中把中文名称规范联合数据库归入“分布式”,或许并不洽当,因为据我所知是有中心库的。

——— 分会场 ———
第2天上午分会场。共有3个分会场、每场3个报告(基于各自的会议论文),根据自己兴趣,正好走遍3个分会场,最后参与了第1分会场的讨论。

1、首先到第3分会场:许磊(上海图书馆):CNMARC与BIBFRAME映射及其实现——以上海联编中文普通图书数据为例
报告基于实际完成的工作,因而有许多体验,但由于时间关系,有些未能展开。比如报告中提到“作品的边界”,不知道上图是如何确定“作品”的。
提问时,郝嘉树MM问:谁来把这些数据关联数据化?Keven(称在现场给许磊以支持)回答是:机助,由计算机采集结构化信息……将来不可能靠人工。现在急于发布,目的就是让其他行业觉得我们这个行业是有价值的,无需别人重新发明轮子。Keven同时呼吁行业一起来做,坦言上图人员不足,开发之外,后续数据处理还有大量工作。分会场主持人喻爽爽主任表达出合作意愿:CALIS新成立数据中心、有懂MARC的,同时也有高校作为强大后盾。

3、接着到第2分会场:释贤才(龙泉图书馆)非古籍类佛学文献编目工作的实际与分析
本人开会不多,在专业会议中却也多次见到龙泉寺贤才馆长身影,可以想见他每年开会频率不低。记得以前曾听他讲过佛教分类法,了解不少,这次继续了解佛教文献编目。报告中也包含给分类号,与普通图书不同,很有启发。不过对一些字段用法就很想提些建议,比如用统一题名优于编目员自拟题名,再比如内部准印号用设置可检索的自定义编号而不是用一般附注,等等。同时我也不认为应当太多强调某类文献在编目上的特殊性,这不利于编目标准化。不过最终只是听了其他同行的提问,自己并未发言就赶往下一站了。

3、最后到第1分会场:李菡(国家图书馆外文采编部)RDA的自我完善及对国家图书馆RDA本地政策声明更新机制的启示
到时报告已过半,印象最深的是对RDA条款变化的统计分析(详见会议论文)。
针对RDA本地政策声明,主持人上图纪陆恩主任和北大图书馆张明东老师都提到中文问题。可是,前天的专委会上汪东波主任似乎在等《资源描述》国家标准批准后依之修订《中国文献编目规则》。
然后又是国图与CALIS差异的老问题。罗翀主任强调考虑国图以前实践。我建议未来可以仿照LC-PCC PS模式,做一个NLC-CALIS PS,明确两家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可能没什么差别也未可知)。

接下来是报告外的编目工作问题讨论:
海南馆黄海萍老师提出:学完RDA不知道怎么用,想用于实物编目。我的回答是:可以用RDA,有相应规则。(当然实际培训时,多以图书为对象,所以如做实物编目,需要自己去看规则)
另一位老师提问:外包后自己不编目,年轻编目员如何成长?本人最感受益的是中山大学朱美华老师的分享:中大2004率先外包,数据质量一直由编目员把关,外包公司人员深度培训3个月上岗,但上传记录只能是本馆编目员。新编目员做6-12个月后,参加CALIS考试拿证书。本馆与中大一样,是CALIS的B+级馆,无需个人证书即可上传记录,看来也有必要向中大学习,以促进年轻编目员水平的提高。

——— 资料 ———
前几届报告资料下载地址:全国图书馆联合编目中心。本届当可期待。
论文集:《回顾与展望:新媒体时代下信息组织方法的创新与发展——第五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论文集》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7年11月。ISBN 978-7-5013-6288-2

历届会议参见:
2010年第二届-南京:
第二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第一天
第二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第二天
第二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随感(2010-6-3)
2013年第三届-厦门:第三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RDA相关(2013-10-23)
2015年第四届-重庆:第四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随感几则(2015-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