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CID 2017上海研讨会:笔记与联想

本着了解ORCID应用进展的想法,报名参加了 ORCID 2017上海研讨会。参会者以图书馆界为主、出版界次之,研究人员/科研管理只占很小部分,并且这小部分似乎下午都已不在场。
1、ORCiD /ɔ:kid/
拼单词就out了。官网Logo中间有个小写,但文字中通常全大写。

2、这是ORID首次在中国大陆召开的会议,有从北京来参会的出版界人士。据ORCID中国区总监胡昌杰介绍,大陆注册人数估计35万(根据机构邮箱、国内常用邮件服务),仅次于美国。机构会员情况:
大陆4家(清华大学,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中国农业科学院)
香港7家(8所大学中除香港科技大学)
台湾9家(未列出)

3、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曾有 iAuthor.cn 网站提供ORCID注册(“中国科学家在线”平台正式上线,2014-10-30),已是过去完成时(今天发现网站无法访问、烂尾了)。
如果个人需要ORCID号,直接到ORCID官网,免费注册 。官网有给ORCID号生成二维码功能,有国别选项,仅20多个国家、不含中国——此选项含义不明,会议问答阶段说明,注册信息中不含国家,如更换国籍无须更新个人信息。

4、可使用API利用ORCID数据
API有3等,免费的公共API有查询功能,基本会员API和高级会员API有不同的更新记录权限(成员资格与费用,3-120万不等)。更新记录将丰富会员单位下属个人ORCID信息,并且增加个人信息的可信度。

5、个人ORCID数据目前由CrossRef提供基于DOI的自动更新,也可如上由会员单位更新。否则的话,只能由个人自己更新,自己更新信息的可信度级别较低。ORCID本身不提供其他通报功能。
已注册了ORCID的都了解,目前中文成果基本上没有自动更新。没有国外发文的话,目前注册这个号码作用尚未能体现。这也是最后专家讨论阶段,社科文献出版社集刊运营中心副主任柴宁提问的:人文社科为什么要用它?

6、科研信息管理需要用到个人ID,以区别姓名相同或者姓名形式相同的情况 。目前有不少通行的个人ID,通常需要并行使用,才能拼出相对完整的个人成果。
香港理工大学图书馆研究支援部主任谢佳燕(Janice Chia)介绍,理大在学校层面推进ORCID注册,其学者库将ORCID与Scopus author ID、ResearcherID整合,以获取相对完整的个人成果信息。该馆Researcher Profile网页也列出了本次报告介绍的数据整合流程。
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潘卫副馆长介绍,上交大机构知识库目前根据学校需求,侧重研究者数据管理,近期目标是实现学院年度成果考核,要求成果精确归属(自动判断+认领),同时减少对成果的反复识别。因此下决心对全校数千研究人员做人名规范,除以上3种个人ID,还使用ISNI及一些专业平台的作者ID。上交大自身并推动在DRAA电子资源谈判中,增加数据获取的权利

7、图书馆界关注个人ID,是因为它能区分同名者、汇聚研究者成果,属于传统图书馆学编目中的规范控制范畴。但是,如会议最后提到的,研究者才是ORCID的主角,如何让研究者愿意使用,方便其工作,才是ORCID是否能够成功的关键。目前国内已有期刊要求作者、审核者提供ORCID,除此之外呢?

8、会议赞助商Nature和Science的报告,关注点在提高科研成果的可信度,因为近年科学丑闻太多。
Nature Research大中华区执行主编印格致(Ed Gerstner)讲加强透明度,如通过研究数据的开放获取、研究预注册、提高成果的可重复性。
AAAS亚太业务开发总监初晓英讲要求研究者声明自己的责任,采用贡献元数据+责任方式(Credit)词表。
两家方向一致,思路不同。前者通过开放,实现第三方监控;后者是要求自律。尽管看到元数据、受控词表感觉很亲切,但我不相信自律,更相信开放的制度设计。

2017-6-23 update:
官网上的会议主页,PPT已上线(figshare.com在线浏览+下载)
– 会上初晓英提到有篇用ORCID数据做的科学家流动研究文章发表在Science系列,文章中那个跳槽最多、在10个国家工作过的人现在到了上海大学。文章中译版:
用ORCID追踪全球科学家的流动(原文作者John Bohannon & Kirk Doran)
除了很炫的可视化图。其中还提到ORCID存在的问题:(1)用户偏年轻化;(2)不同国家用户数量与研究人员数量不匹配,如西班牙和葡萄牙偏高,因为这两个国家的科研资助机构都要求科学家使用ORCID;(3)学术界研究人员有更大发表论文压力,因而比产业界的科学家更积极地注册。
– 会后反馈。包括:(1)问卷调查:评介会议、报告、场地、建议等——第一次见到给每个报告评分的问卷。(2)收集参会者ORCID号,如果没有,也可即时注册——既收集信息、也是推广。为免干扰,在此就不提供链接了。

BIBFRAME在欧洲启动?2017欧洲BIBFRAME研讨会

由北欧书目和基础设施主题网络小组 (NNG)发起,得到德国国家图书馆支持,“2017欧洲BIBFRAME研讨会”将于2017.9.26-27在法兰克福的德国国家图书馆举行。NNG由北欧各国的国家图书馆组成。

会议说明:
“近年在图书馆有若干关联开放数据项目。图书馆界需要一个国际标准,基于现代技术交换书目元数据。按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意图,BIBFRAME正是将取代MARC的。如果使用UNIMARC和本国MARC格式的图书馆选择BIBFRAME,BIBFRAME具有比MARC21更全球化的潜力。”
“准备在欧洲使用BIBFRAME很重要。一些国家已经领先,其他国家更多地在等待。无论什么情况:我们需要让BIBFRAME更具可见性,开始让BIBFRAME更国际化的过程。 ”

本次会议不是普及BIBFRAME的教育活动,其定位是:
– 就实施BIBFRAME,欧洲图书馆界的代表之间的对话
– 欧洲图书馆之间共享知识与经验
– 美国国会图书馆与欧洲图书馆界代表间的对话

已确定的参会者包括:
– 美国国会图书馆(LC)网络开发与MARC标准办公室主任Sally McCallum,2个报告:其一,聚焦BIBFRAME(编目格式、存储格式和/或通信格式;与RDA共存);其二,BIBFRAME的当前发展、未来步骤及计划时间表
– 斯坦福大学Philip E. Schreur,介绍LD4L Labs/LD4P项目

本次会议规模40人,邀请致力于BIBFRAME的其他欧洲国家申请参会。会议还将讨论是否需要参照EURIG(欧洲RDA兴趣小组)或LIBER的MARC调和工作组等,在欧洲建立与BIBFRAME有关的某种正式/非正式组织。

via BIBFRAME@LISTSERV.LOC.GOV: 2017 European BIBFRAME Workshop (17 May 2017) / Leif Andresen

2016上图学会年会笔记

年终,又是上图学会年会时。早上离家匆忙竟忘带手机,还好包里有个小本子,G同学又借我一富余手机,记笔记、拍PPT,逛会议所在地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照相,什么都没耽误。

上海市图书馆学会2016年学术年会:融新汇智 阅往知来

开幕式致词、表彰、颁奖、新一届理事会介绍不提(学会网站上还没有第九届理事会名单),只讲上午2个主旨报告。
刚离任的上图吴建中馆长报告《图书馆转型:挑战与机遇》,“图书馆随学术交流体系/学术范式的变化而变化”的观点,当为对图书馆学基本立场的重申。报告中依然是满满的新知,诸如“ALA2016十大新闻”[参见建中读书:美国图书馆协会发布2016年度十大新闻]、ALA“大学图书馆未来5年空间改造预测”等等。期待PPT上网后再按图索骥。
复旦大学陈思和馆长报告《以科研服务为中心——高校图书馆发展的设想》。标题是以科研服务为中心,实际也包括专业教学(采购以专业为首,包括教材、专著)和通识教育,强调的是不支持生活、休闲类阅读(由其他图书馆满足需求)。这是首次听陈馆长报告,听他讲和图书馆每个部门都有过交流,为详细了解学科馆员制度到上交大馆调研、与清华大学馆长交流,不免有所感慨。报告没有PPT,大致记录4点设想1、直接服务科研(学科馆员);2、自建特色资源库(人民公社资料,知青书信,方言发音等);3、为领导决策提供情报(提到本馆陈大康馆长在任时的工作);4、提升馆员自身科研。(因陈馆长提及,网上查到他1970年代在卢湾区图书馆/明复楼的旧事,似出自《申江导报》)

年会主题中“阅”特别体现图书馆现状。下午本届4个分会场有2个是阅读推广专场,另2个也有报告直接或间接涉及,大热至此。一向对此无感,今年中图年会《图书馆阅读推广理论进展(2005-2015)》发布时不曾下载阅读,今天下午却忍不住先去阅读推广委员会分会场听主要执笔人李武介绍此白皮书。记下几点:1、研究主体:高校馆>公共馆,业界>学界(考虑到业界人数远远大于学界,不知道这是不是普遍现象);2、核心期刊发文、引文5次以上:学界未高于业界;3、总结展望3点:加强基础理论研究,深化对特定人群研究,运用科学规范研究方法。(白皮书官方下载
[2016-12-24补充] 在分会场取了一本上海市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会刊《清阅朴读》(2016.09/No.2),上面有访谈《吴建中:走向第三代图书馆》。此刊原属青浦图书馆,委员会成立后成为会刊——未找到会刊电子版。

下午剩下的时间都在学术委员会分会场。
前2个报告是嘉定馆黄莺和静安馆张洁。公共馆在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支持下,真个是“融新汇智”,新媒体、新技术应用得风生水起。远观就好。
交大黄镝报告《资源绩效评估与决策》介绍他们评估外文书刊、中文期刊绩效的ERS系统,也提到2015.9-2016.1用Ebrary电子书PDA实践。ERS系统从书刊的外部评价、分学科的文献保障率,到该校读者利用下载、该校作者引用体现的绩效,数据协同做得相当充分。一个词:专业!听完后就觉得本馆应该买来用——当然要用起来,还需要投入人力做本馆用户的基础数据。
复旦殷沈琴报告《政府开放数据的挑战与机遇》继续某年对复旦社科数据中心工作的介绍,但主要部分是讲政府开放数据本身。可与ADLS 2016陈涛报告参照(第十三届数字图书馆前沿问题高级研讨班)。
复旦常然报告《CALIS政策声明与高校图书馆RDA实施研究》,估计现场没几个人懂(我不禁反思自己讲RDA、BIBFRAME时听众中有多少人懂)。有一个数据很有意思:英国RDA政策声明中有32%可由编目员判断,相应的CALIS只有1条。
东华大学陈惠兰报告《基于客观数据的决策支持与评价探索》,介绍他们自2007年开始的学科发展态势、人才、学科国际竞争力评价。陈馆长一再邀请大家到馆交流,可以想见她对陈思和馆长讲“为领导决策提供情报”时提华东师大而不提东华的郁闷——因为东华实际上更早,并且早就在期刊发文,竟然还是被无视。

陈馆长很nice,配合主持人骆永成(她的馆长助理)早早地结束报告,让与会者愉快地在4点半之前离开了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