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资源的开放知识库:GOKb和KB+

这里的“知识库”特指电子资源数据库中包含的title list,含各title的基本信息(如起讫时间、访问网址)。title可以是期刊(不含刊载的论文),也可以是图书。由于数据库商可能在不同国家为不同机构提供定制(如英国的JISC、国内的DRAA),因而同一厂商的同一数据库,会有很多大同小异的包,甚至有可能title的访问网址也不相同。

知识库是电子资源一站式查询、跨库检索或发现系统的基础。为避免重复工作,英美有机构提供统一维护或开放的知识库。以下GOKb和KB+均以CC0许可提供数据库包信息下载,这意味着可以不加引用地任意使用。

GOKb : Global Open Knowledgebase 全球开放知识库
由社区维护的开放数据平台,持续更新中。目前收录title超过179万、442数据包,可通过API使用,或者免费注册后浏览与下载。下载格式 TSV 或 KBART。未来打算发布为关联数据,通过SPARQL使用。

KB+ : KnowledgeBase +
KB+向 UK Access Management Federation 成员提供在线服务。知识库由JISC员工集中维护,向机构提供订购电子资源管理相关的数据。KB+中很多数据以CC0许可提供公开下载。现有1445个收录资源不等的包,下载格式 CSV、XML、JSON 或 KBART II。

这两个项目的背后,都由Knowledge Integration Ltd(知识集成公司)提供软件开发支持。公司网站对GOKb的介绍称其2012年上线,由Kuali OLE 和 Jisc 共同承担,得到安德鲁梅隆基金部分资助,北卡州立大学领导。

附: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 联合目录集成服务系统:电子资源知识库(2009年)
电子资源知识库获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项目支持,2008年5月启动,2009年4月投入使用。联合目录数据库建立的电子资源知识库是基于联合目录,针对联盟图书馆和多分馆系统的知识库,支持成员馆电子资源的集成、动态更新和动态发布。由于电子资源知识库的支持,联合目录集成服务系统通过独特的情景敏感链接和印本资源、电子资源的集成揭示,可以使用户方便地获取许可电子资源的全文,同时了解中国科学院所属图书馆关于该资源印本和电子的收藏情况,及国内400余家图书馆关于该资源印本的收藏情况。
目前电子资源知识库存储着来自300余家出版社的9,000余种电子期刊的描述信息和链接信息,近60万条电子期刊馆藏信息(包括年卷期);150余个数据库(包括Elsevier、Springer、Wiley-Blackwell、IEL、ACS等重要的全文数据库和文摘数据库、工具型数据库、数值/事实/指标数据库、多媒体/数字音乐数据库等)的描述信息和链接信息;开放获取数据库和期刊的描述信息和链接信息。联合目录数据库将集成院外电子资源,电子资源知识库中存储的数据还将进一步增加。

教学目标设计之“布鲁姆分类学”

昨天在“开发数据信息素养课程”(参见博文)中看到“布鲁姆分类法”,很感兴趣,于是详细了解下。名称有译“分类法”,也有译“分类学”。必应的“布鲁姆分类学”搜索结果
“布卢姆分类学是美国教育心学家本杰明·布鲁姆于1956年在芝加哥大学所提出的分类法,把教育者的教学目标分类,以便更有效的达成各个目标。根据布卢姆的理论析,知识可以分成以下三个范畴: 认知范畴(Cognitive Domain) 技巧范畴(Psychomotor Domain)及 态度范畴(Affective Domain) 每一范畴对应于学习的不同层次,而较高层次对应学科内较复杂的内容,亦距离对该学科的通达(Mastery,台湾译作“精熟”)的距离亦较接近。布卢姆分类学的最终目标,是要鼓励教学者对教学的三个范畴都要有所聚焦,以达至整全(holistic)的教育。”

查到网易博客有一篇““布鲁姆分类法”转载”(2011-03-06 11) ,文后用一个国外教学例子,说明布鲁姆分类法之认知范畴的应用(美国老师是如何讲灰姑娘的故事的),比较直观。

——— 布鲁姆分类学 Bloom’s taxonomy ———
以下综合自维基百科英文词条 Bloom’s taxonomy 和中文词条 布鲁姆分类学

Bloom's taxonomy

布鲁姆分类学(Bloom’s taxonomy,布鲁姆分类法)是一套用于分类教学目标的三层模型,包括三个范畴(domain):认知cognitive ,情感affective,技巧Psychomotor。其中认知范畴是大多数传统教育的主要关注点,常用于结构化课程学习目标、评估及活动。
本分类学取名自美国教育心理学家本杰明·布鲁姆,时任制订本分类法的委员会主席,也是本标准最初文本第1卷的编辑:《教育目标分类学:教育目的的分类》(Taxonomy of Educational Objectives: The Classification of Educational Goals)。第1卷“认知”出版于1956年,第2卷“情感”出版于1964年。2001年“认知”修订版出版。

认知范畴/基于知识 cognitive domain (knowledge-based),6个基本目标,第1版6个目标逐级上升,第2版前3个逐级上升、后3个平行。
1. Remember 记忆(事实、信息)
2. Understand 理解(第1版:Comprehend)
3. Apply 应用
4. Analyze 分析
5. Evaluate 评估
6. Create 创造(第1版:5. Synthesize 综合)

情感范畴/基于感情 affective domain (emotive-based),中文版译为“态度范畴”,5个目标从低到高。
1. Receiving 接受:最低层,学生是被动地要求专注。若无此层次则无学习可言。接受也关乎学生的记忆和认知。
2. Responding 反应:学生主动参与学习过程,不只是对于刺激作出反应。学生也以某些方式作出反应。
3. Valuing 评价:学生可对一件物件、一个现象或一份信息给予评价。学生关联价值到他们获得的知识。
4. Organizing 组织:学生把不同的价值、信息及意念摆在一起,并利用他们本身的schema来将他们容纳在一起。比较、关联和细化所学过的内容。
5. Characterizing 特征化:学生试图建立抽象知识。(中文版译为“内化”:学生已将所学视为一种本能)

技巧范畴/基于行动 psychomotor domain (action-based)
【如维基百科词条前所说明的,原书只有2卷,分别是“认知”和“情感”,没有具体说明“技能范畴”】后来有其他人提出这部分的目标。

开发数据信息素养课程:高校图书馆员指引

《数据信息素养》(Data Information Literacy: Librarians, Data, and the Education of a New Generation of Researchers)一书2015年1月由普渡大学出版社出版,汇编了普渡大学、明尼苏达大学、俄勒冈大学和康奈尔大学为研究生开发数据信息素养课程所用的不同策略与方法。书中包含上述大学的5个实施案例,以及供对开发DIL课程有兴趣的图书馆员用“DIL工具包”或手册。
该书是IMLS项目成果之一,建有网站 DIL (data information literacy) 公开相关信息。查了下,应该是2011年Purdue大学的项目,资助金额249,391美元。

该书第9章“开发数据信息素养课程:大学图书馆员指引”在项目网站上开放获取:
Developing Data Information Literacy Program: A Guide for Academic Librarians
本章以图9“开发信息素养课程的步骤”为纲撰写,课程内容是为研究生开设的“研究数据管理”课程,感觉是针对各学科的、并非适合所有学科的泛泛课程。主要从馆员个人角度考虑具体如何开发DIL课程,基本不涉及馆领导的宏观决策层面。从案例看,5个团队采用5种不同教学形式:小课程、在线课程、一次性讲座、嵌入馆员、系列讲座。当然,开发过程还是一样的。

FIGURE 9.1 Stages of developing a data information literacy program导言
馆员为什么要教DIL技能?
【1】规划
– 如何发现合作者
– 如何推广DIL、提高知晓
– 我们的经验(收集信息:了解需求、环境扫描,了解并与教师合作/研究生合作)
【2】开发课程
– 可用资源
– 开发课程(开发学习成果、计划学习评估)
– 建设课程内容
【3】实施课程
– 选择方法(表9.1 DIL教学方法的优缺点:小课程、在线课程、一次性讲座、嵌入馆员、系列讲座)
– 提供教学(排课、学生反馈、维持双方兴趣】
【4】评估和评价
– 建设性使用评估
– 规划可持续性
– 发现什么有用(并分享成功)(图书馆员工/学科馆员参与,可扩展的交付工具,力争上游)
结论
参考文献

——— 开发课程的方法 ———
“开发课程”过程中,考察学生是否掌握所传授的知识是很重要的部分。看到2个以前不了解的方法,大致上前者可用于设计考题或者考察学习重点,后者可当作随堂测试方式:
开发学习成果:布鲁姆分类法Bloom’s taxonomy – Wikipedia)
“好的学习成果是具体的、可衡量或可观察到的、清晰的、符合活动和评估、以学生为中心而非以讲师为中心的。同时也指定学生表现的准则和水准,以行动动词开始。布鲁姆分类法是出色的行动动词来源,广泛用作分类目的和成果的教育工具。”
计划学习评估:一分钟练习(1-minute paper 或 One-Minute Paper
搜索引擎查询,可知很多大学在采用,比如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大学写作委员会所做简介,比上述链接的说明简洁,其后半部分涉及用于评估:
One-Minute Papers can also be used as a Classroom Assessment Technique at the end of a class. Direct the students to answer two questions: “What wa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hat you learned during today’s class?” and “What important question do you still have?” This requires the students to evaluate what they remember and to reflect on how well they understand the material. Their responses can provide you with insights into how they are learning (or misunderstanding) the mate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