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姆•伯纳斯-李《编织万维网》笔记

本月4日,万维网发明人 Tim Berners-Lee 获得2016年度ACM图灵奖(W3C官方声明中文版)。图灵奖是计算机科学领域的最高奖项,也被形容为“计算领域的诺贝尔奖”。
文因互联CEO鲍捷次日发表“WEB的50年——从TIM BERNERS-LEE的图灵奖说起”,详述万维网的过去、现在及未来,以及Tim Berners-Lee的贡献。文章的关注点在语义网,作者认为以2012年Google知识图谱发布为标志,语义网已经开始加速。
文中提到Tim Berners-Lee的《Weaving the Web》一书有中文版。马上到图书馆网站,把早已进入闭架书库的书预约借出。拿到手后,惊讶地发现,中文版竟然与原版同一年出版——1999年互联网在国内还远没有普及,真是难能可贵。

蒂姆•伯纳斯-李,马克·菲谢蒂;萧风,张宇宏译. 编织万维网:万维网之父谈万维网的原初设计与最终命运. 上海译文出版社, 1999
Tim Berners-Lee, with Mark Fischetti. Weaving the Web : the original design and ultimate destiny of the world wide web by its inventor. Harper Collins Publishers, 1999.

作为万维网发展史,本书前半部分按时间排列,从父母在英国参与设计世界上第一台商业计算机,到作者1980年代在日内瓦的欧洲原子能研究中心(CERN)工作、1989年发明万维网,然后精心推动万维网的发展,到1994年去美国主持成立万维网联合会(W3C) 。
看的过程中发现自己以前对因特网、互联网、万维网真是傻傻分不清。1960年代出现的因特网/互联网,作为网络基础设施,运行有各种协议,万维网(HTTP协议)通过包容其他协议(比如曾经用过的昙花一现的wais,再比如至今仍有很强生命力的ftp),迅速将互联网上已有内容呈现在万维网浏览器,从而得到快速发展。万维网三要素:统一资源识别器URI,超文本传输协议HTTP、超文本标记语言HTML,重要性呈递减排列。“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其他东西了”。(p.36)
对我来说,万维网几乎等同于互联网,除了个人信息管理工具外(如邮件与笔记),其他都喜欢通过浏览器访问。特别不喜欢微信,因为在万维网上可见性太差,除分享链接外均不可见。李爵士应该也不会喜欢微信。

W3C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其标准为什么称为“推荐”?不时会看到的RFC(Request for Comments)又是什么意思,比如“1990年代的书目记录格式:RFC1807”(2015-10-17)?
为推广万维网,李爵士在1992年开始参与互联网界的标准制订机构 IETF(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的活动。为给URI制订一个标准,折腾数年未果,最后李爵士编写了一份关于URI如何在万维网上使用的规格说明,并作为一种资料性的“1630号评论请求书”向IETF团体散发——按IETF官方说法,RFC是关于因特网的技术和机构注释,包括协议、规程、程序、概念、会议纪要、观点甚至幽默。
成为IETF接受的标准太麻烦,于是李爵士期望筹组另一个机构,即后来的W3C。联合会召开的第一次咨询委员会会议上,“对于联合会应该真正确立一个“标准”还是仅发布一个形式上的“推荐规范”,选择了后者,以表明赢得“大体上的共识和符合现行惯例”正是我们所要运作的水准”。
MIT是W3C后面的支持机构,不是没有原因的:www.mit.edu很早被一个学生计算俱乐部占用,因此1992年建立的MIT主服务器名称只好用 web.mit.edu ——现在还是这样。
W3C中国的介绍:万维网联盟(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简称W3C)创建于1994年,是Web技术领域最具权威和影响力的国际中立性技术标准机构。万维网联盟由Web的发明者 Tim Berners-Lee及W3C的首席执行官 Jeffrey Jaffe领导,由设立在美国麻省理工大学(MIT)、欧洲数学与信息学研究联盟(ERCIM)、日本庆应大学(Keio University)和中国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四个全球总部(W3C Hosts)的全球团队联合运营。——本书中只有3家,当时北航还没有加入。

第12章和第13章“机器和万维网”主要围绕“语义万维网”的设想
李爵士在1980年在CERN做最初的超文本时,就是通过链接输入的:“对于每个链接,必须描述其关系是什么……链接是双向起作用的”。
(第12章,p.154)“我有一个关于万维网的梦想……它由两个部分组成。在第一部分中,万维网变成了一个有利于人们相互合作的强大工具。……在梦想的第二部分,合作延伸到了计算机。机器变得可以分析万维网上的所有数据——包括内容、链接,以及人与计算机之间的交易。能够实现这一切 一种“语义的万维网”(Semantic Web)尚未出现……”。
十多年后,语义万维网开始出现了,或者如鲍捷所说,现在开始加速了。重温一下李爵士当年的设想,也是很不错的感觉。

万维网发展过程中,有一位图书馆员的超前贡献
1991年5月,保罗•孔兹从帕洛阿尔托的斯坦福线性加速器实验室(SLAC)到CERN访问。当他回到SLAC时,他将这个万维网程序与负责管理SLAC所产生的所有资料的图书馆员路易丝•阿迪斯一同分享。她把这个程序看作让SLAC大量在线文档的内部目录向全世界物理学家开放的一种方法。她说服一位为她开发工具的同事编写了合适的程序,而且在她的鼓动下,SLAC建立了第一个CERN以外的万维网服务器。——这是世界上第2个万维网服务器。
那时1990年10月建立的第1个万维网服务器 info.cern.ch 的日访问只有10-100次(此后几年以每年10倍速度增加)。顺便说一下,世界上第1个万维网服务器主页还是当年的样子。

最后引李爵士语录:“总会有一些表示不同意见的人,而他们正是进步的杠杆”。(p.92)

McGraw-Hill教育白皮书:图书馆作用正在改变

麦格劳希尔教育公司在2016年7-8月间对近千名图书馆员和以教师为主的图书馆用户进行了一项调查,形成白皮书《图书馆作用正在改变》(8页)。调查结果显示了馆员和教师对图书馆认识上的一些差异,比如尽管“获取信息”的需求都占首位,但教师表明的需求2倍与馆员的认识。可惜白皮书没有附原始调查问卷,有些“发现”也没有提供数据依据。
除数据可供参考外,最后的结论也很有意思(原文后附)。换一种说法是这样的:参加调查的馆员们抱怨一再被要求自证价值, 表明决策者和用户对馆员价值的认知与馆员本身的认知不一致,图书馆需要能为决策者和用户接受的绩效测度,才能得到更多资源。想起来有时会看到本馆图书馆发布的绩效测评结果,不免有自说自话的嫌疑,正是这种现状的体现。
本白皮书在填写个人相关信息后可免费下载。摘译附后【方括号中为本人认识/推测】。

The Changing Role of Libraries

执行摘要:先前研究【Library Philosophy and Practice 2010】表明图书馆和教师需要更加合作,相比之下,麦格劳希尔教育对约1000人所作的新调查表明,图书馆-教师关系是强大的。但是,在教师感受到的图书馆作用,与图书馆利用统计所示两者之间【应该出自问卷,所以是馆员认识而非利用统计,尽管馆员认识很可能出自利用统计】,存在分离现象。在感受到的价值与实际利用中的不符是个实际问题:在什么令图书馆最有用上不一致,因此在其成功应当如何测量、预算应当如何分配上不一致

主要发现
教师和馆员的分歧没有先前报告的那么大
– 中小学图书馆比高校图书馆更少得到来自所属机构的帮助
– 某些教师和学生对无法获取实体资料和媒体感到灰心
– 无法访问数据库导致教师较少利用
馆员和教师在重视哪些图书馆服务上存在差异
– 中小学强调获取技术4倍于高校
– 缺少员工是馆员主要关心的
– 预算问题最受关注
– 增加员工不在馆员愿望单之首
教师所认为的图书馆目的与馆员报告的最通常请求之间存在矛盾
教师感觉到的参考请求2倍于馆员指出的【馆员感觉到的是参考咨询请求量不断下降?】
馆员评估的获取资料请求比教师高28%【馆员接收到的馆际互借/文献传递量不少?】
馆员排序技术请求2倍于教师【馆员认为提供更多技术帮助?】
馆员报告的对活动的兴趣2倍于教师【馆员对举办program兴趣更大?或者活动更多针对学生,教师较少参与?】
【另外,从下面的数据看,教师对空间的需求远大于馆员所估计】

结论
馆员们在评论中一致指出,感觉需要一再证明其价值。此问题实际上可能是决策者和用户不认同馆员的价值所在。由于图书馆在教育中的作用改变迅速,如此应该并不奇怪——难以取悦所有各方。不过,没有对绩效测度的支持和认同,图书馆将继续为获取更多资源而努力。

关于本研究
本研究有996位参与者,大致含400位馆员,450位教师,150位“其他人”(学生、教辅、管理者),调查时间从2016.7.19到8.10。参与者单位:
45.83% 高教
14.93% 医学院、教学医院等
24.51% 中小学
7.31% 公共图书馆
0.31% 专业图书馆
7.11% 其他

——— 调查结果 ———
【来自全部5个图表/正文,按百分比高低重新排列】

– 图书馆实现的最大需求
教师:
获取信息 88% (2倍于馆员)
研究空间 27%(比馆员高76%)【排序明显高】
服务与支持 25%
获取技术 19.5%
研究机会 11%
无 4%

馆员:
获取信息 43%
获取技术 34% (比教师高74%)【排序明显高】
支持与服务 27%
研究空间 15%
研究机会 10%
无 约1%

– 如何花费增加预算【量值有差别,排名近似】
教师
增加资源 51%(比馆员高73%)
技术 14%
交由馆员决定 13%
空间 11%
员工 7%
服务 1.2%

馆员
资源 29%
技术 24%(比教师高74%)
空间 15%
员工 14.6%(比教师高73%)
家具 10%
维护 约2%
服务 约1%

– 图书馆的最大关注问题(所有参与者)
预算 47%
空间 约13%
缺少员工 约11%
缺少利用 约8%
不确定 约7%
服务社群 约5%
缺少技术 约4%
来自管理与教辅的支持 约3%

于良芝《图书馆情报学概论》读后

十多年前读于良芝《图书馆学导论》,学到很多先前闻所未闻的东西。近日又读完了升级版《图书馆情报学概论》,相当于原来的“图书馆学概论”与“情报学概论”。作为本学科的旧人,仍然感受到满满的新知;对新人而言,更是了解本学科各分支基础知识的很好入门。
阅读本书,常能感受到于师姐对图书馆这个职业的“在意”或者说深深的热爱,以及她的哲学高度。从绪论中以“满足信息查询与获取需要的社会分工”确立图书馆情报职业与学科的正当性、合理性或必然性,到最后一章专论职业与学科的未来时,指出“兰开斯特等之所以一边预言图书馆的消亡,一边对图书馆员的职业前景保持乐观,很可能说明这个学科对话语构建职业合法性的能力太缺乏敏感性”(p.312)。——题外话:从读大学起就一直是兰开斯特的粉丝,认可他的各种观点,随着老兰过世,现在日益感受到计算机与人工智能必将超越人类的智能,自然也包括取代图书馆员职业。
作为教科书,本书与当年自己读书时的教科书不仅知识点差异极大,体例与讲授方式也大异其趣。本书各章前列有明确的“学习目标”,让学习者在一开始就有所准备和预期;各章末有思考题、推荐阅读和注释(参考文献)。思考题不是书中可以找到、具有唯一答案的,需要通过扩展阅读、思考、分析后才能完成。思考题中还会体现对研究方法的指导,比如第五章第2题(p.134),要求根据某统计资料、选择本章中的理论进行分析,题末有提示“你的分析应具有视角连贯性和一致性;从你所选择的理论视角观察不到的原因,请不要盲目堆砌”,不免联想到专业期刊中那些缺少基本研究训练的文章。
本书引用图表除注明出处外,均说明取得许可,在国内出版文献中极为罕见。唯一缺少的,就是一个书后索引了。

关于《图书馆学导论》,参见:于良芝的“图书馆哲学思想分类”(2005-9-3)

——— 附《图书馆情报学概论》目录 ———
图书馆情报学概论 / 于良芝著.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6

绪论 图书馆情报学的基本问题
第一章 数据、信息、知识、作品与文献
第二章 社会的信息交流系统、图书馆、图书馆信息职业及学科
第三章 信息与实在、真理及道德等根本问题
第四章 信息的生产、离散、增长与老化规律
第五章 信息在社会结构中的分布
第六章 信息行为
第七章 信息查询与信息组织整理
第八章 信息获取与信息传递传播
第九章 各类型图书馆对信息查询与获取的保障
第十章 图书馆之外的信息查询与获取
第十一章 图书馆、图书馆信息职业与图书馆情报学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