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思广益的规则修订方式――从MARC 21修订想到的

    近期MARC邮件组最热烈的话题之一就是2005年的提案(Proposal 2005-X)。引起我兴趣的不是提案的内容,而是MARC 21的修订程序。
   
象我这样完全的局外人,也能及时了解MARC 21修订情况,是因为有MARC论坛(邮件组),还有与修订有关的专门网页MARC Development,上面集中了所有相关信息。修订过程是透明化的,既有邮件组可以发表意见,还有专项提案、讨论,感兴趣者都可参与。规则修改结果在正式公布实施前,大家就已经了解。
   
负责MARC 21修订的委员会MARBI的工作目标之一是建立标准的持续评价机制。它对提案有规范化的程序,提案内容除包括修改的MARC格式类型(书目、规范、馆藏、分类、团体信息)、涉及的数据元素(字段、子字段、定长字段字符位等)、提议简述等信息外,还要求对建议一旦实施将产生的潜在影响,回答十二个专门问题,作为提案附件一并提交。这就要求提议机构对所提出的建议深思熟虑,并有一些调查研究,而非头脑灵光一现的结果。
   
这种集思广益修改标准的方式,似乎是一种国际通行形式。如IFLAISBD系列修订,在发布正式稿之前,先以修订稿形式向全世界征求意见。又如DCMI也常对都柏林核心元数据的有关提议公开征求意见。

    最近欣喜地看到国内在规则修订方面的变化。CALIS联合编目中心开始在一定范围内征集“业务规则修改、业务工作存在的问题”的提案(见厦门大学图书馆编目部“关于CALIS专家组/质量控制组集训班提案的说明”),而《中图法》编委会网站上也挂上了让人期待的“中图法BBS站”。

    很多东西到中国都会水土不服,所谓橘逾淮则为枳。那天看到“中图法BBS站”时,曾期望它早日开通,大家可畅所欲言,互相切磋探讨,求同存异,开国内图书馆界专门领域论坛之先河。可是看到三天后E线上那个同样期待它开通贴子用所谓“肉食者”的措辞后,我不禁为这个尚未开通的BBS担忧。如果把所有可以发表言论的地方,都变成了可以随意谩骂的场所,那么只能说,MZ是我们消受不起的盛宴。

 

蓝博图的Z39.50软件

     现在编目工作中,套录书目记录占了工作的主要部分。而套录基本上通过Z39.50方式检索、下载书目数据,这就需要Z39.50客户端软件。有了Z39.50客户端软件,可以从很多来源套录收费或免费的书目记录。
     很多图书馆集成系统都有了Z39.50客户端功能,可以下载、上载记录。即使图书馆系统中没有Z39.50功能,也可以使用专门的Z39.50客户端软件套录数据。国内最早的免费Z39.50客户端软件是丹诚公司的Z39.50前端软件Ztrans(官方下载地址:http://www.datatrans.com.cn/203.asp)。而蓝博图科技公司的Z39.50客户端和服务器软件Z39FindBook可称后起之秀。

     蓝博图公司称Z39FindBook为“图书数据网络查询系统”,据称既能作为客户端,又能作为服务器。作为下载数据的普通用户,我只关心它的客户端功能。
     它自我介绍的突出优点如“广播查询”、“自定义添加数据库服务器”,以及“中西文MARC数据的兼容问题”,是很多Z39.50客户端都具有的基本功能;而“批下载功能”可能对回溯转换有帮助,但我总怀疑如果使用的话,对短时间出现的大量检索请求,来源服务器是否能够应付,是否会影响其正常服务,从而将你视为非正常利用而有所限制。
  我最感兴趣的是该软件“解决了小语种的问题,可以下载日文、韩文、俄文等小语种的数据”。只试过日文,所言非虚。我用过的国外Z39.50客户端软件,检索中、日文都是乱码;而国内Z39.50客户端软件,检索日文有的都是乱码,有的则部分乱码(如汉字正常、假名乱码,或反之)。这个Z39.50客户端软件是唯一可以基本正常显示日文数据的。说基本,是因为检出的早稻田大学数据,汉字、假名正常,反而罗马字母拼写丢失不少。不过对我们来说,并不需要罗马字母拼写数据。
只是,要能够检出日文也不容易。现在输入ISBN、罗马字母拼写检索正常,输入汉字假名则未必有检索结果。估计其他语种可能也会有类似问题。软件仍有可改进之处。

     该系统的另一个优点是其内置庞大的Z39.50服务器信息,说网罗或许有过,但的确搜罗不少。其中“自定义Z39站点”是国内服务器;“Z39站点”信息应该主要来自丹麦Index Data公司的“Z39.50服务器名录”,大概信息太多了,不及一一测试。去年试用时曾发现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NLA的Z39.50服务器地址没有更新,现在仍是如此。NLA已更换系统,现相关信息应为:地址catalogue.nla.gov.au,端口7090,数据库VOYAGER
     如果软件改进一下的话,或许应该按服务器的国家而非名称排列Z39.50服务器信息。用户使用时一般并不知道单位名称,但无疑知道所编图书的语种与出版国别,以国别排序,有助于用户快速选择相应的服务器。
     那么多服务器信息,要知道哪个内容多、检索速度快,还真不那么容易。可参见本人曾介绍过常用的中西文Z39.50服务器信息。另外,日文比较好用的是早稻田大学的服务器(地址133.9.92.63,wine.wul.waseda.ac.jp,端口210,数据库INNOPAC),格式近似USMARC。

     如果图书馆网络没有国际出口,不能直接利用国外数据,可以使用该公司的“图书数据网关系统Z39.50Gate”。只要在自己的Z39.50软件中设置该公司的服务器URL、端口、帐号和密码及相应的数据库。看上去有中、日、韩、西、德、法、俄、越南、泰国数据,真牛!用起来如何?不好说,或许不是24/7服务的。

     Z39.50标准是由美国国会图书馆(LC)维护的。或许蓝博图公司可以将Z39FindBook登记到LC的Z39.50 Software中去,在更广范围内宣传自己的产品。当初我就是在那儿知道丹诚公司的Ztrans的。

 参见:

编目的变革

    看Barbara B. Tillett博士(美国国会图书馆编目政策办公室主任)的文章“改变编目,但别把孩子与洗澡水一起倒掉”Change Cataloging, but Don&apost Throw the Baby Out with the Bath Water!(PDF文件):
    “未来我们将以不同方式编目,但保留基本编目原则的精华,并得益于规范控制。我们的工具不仅会改进未来的目录,而且会改进明日世界的信息寻找体系。”
    文中的几个小标题,反映着目前对编目工作的普遍质疑:

  • 我们不需要图书馆目录
  • 我们不需要MARC格式
  • 我们不需要编目规则
  • 我们不需要规范控制

    Tillett对这几个质疑自然持反对态度,但她的反对是建立在改变目前编目现状的前题下的。通过此文,我们可以了解图书馆目录、MARC格式、编目规则、规范控制诸方面的发展趋势。

    此文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不是那些具体的趋势,而是这些趋势显示出深处危机中的图书馆界或者编目界不再自以为是,动辄想进行“用户教育”,让用户跟着图书馆的规则走,而是充分考虑用户的需求,尽可能地、向更广层面的用户提供方便、保留用户自己的选择。
    那个图书馆员换灯泡的幽默设问:“拧紧灯泡需要多少编目员?”答案是:“只要一个,但是他要先看一下国会图书馆是怎么做的。”当我们做什么都需要查手册,而不能依据目录功能或者用户需求直接做出决定时,做一名编目员实在是很令人悲哀的事。当我看到Tillett说“AACR下一版计划是解释规则后面的原则”,“基本的一条是训练编目员了解,为满足基本的用户任务需要些什么”时,我对AACR 3充满着期待。

    最近常常想到,我们跟着国际通行做法或者国际标准走,而那些通行做法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面临图书馆界之外的强势挑战,编目方面的通行做法也在不断地发展。我们或许缺少系统的研究,却未必没有认识到编目中存在的问题。当别人在探讨新的认识,或者重新检讨过去的失误时(比如Tillett谈到的在1980年代取消责任者关系词),如果我们仍然只依据那些已经成文(而实际上已经有些落伍)的国际规则制定我们的新规则、指导我们的工作,一定数年不变,那么我们只能永远地落伍。
    当然,更落伍的是,其实并没有用户需求之类为依据,却制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规则让大家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