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图书馆RDA政策声明笔记

2017年11月全国编目会上得知国图RDA政策声明将会出版,一直很期待看到。春节前收到罗翀、蔡丹赠送国家图书馆在2017年底出版的2种图书《RDA百日通》和《国家图书馆外文文献资源RDA本地政策声明暨书目记录操作细则政策声明》。收到后先大致浏览,有“国图外文编目培训资料大揭秘”的感觉:百日通为RDA分类题解,政策声明“兼具规则解释和政策声明双重职能”,正文配合附录1主要外文资源书目记录工作流程,很适合用来对编目员做系统培训。
春节前花3天时间比较仔细地看完了政策声明一书,然后就是过节,今天年过得差不多了,整理阅读笔记如下。

国家图书馆编目工作委员会编. 国家图书馆外文文献资源RDA本地政策声明暨书目记录操作细则政策声明.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7.12. 312页

与通常的政策声明仅针对若干RDA条款、尤其是有交替或可选的条款不同,国图政策声明包含较为完整的正文内容(书目部分、尤其是核心元素),按编制原则说法是“兼具规则解释和政策声明双重职能”。本书更像是RDA中文简化版或中文手册,其中嵌有国图政策声明或“中国国家图书馆做法”,样例部分多以MARC 21表达。从结构和形式上,可以看到对台湾《RDA中文手册》和LC-PCC PS的借鉴。

实用性强是最大特点,与作者2015年《RDA全视角解读》一脉相承(参见:可作为编目手册的《RDA全视角解读》)。
内容上,针对RDA第2-7章,各节或相关节首先列表总结元素的核心情况及与MARC21的映射,加上各元素下大量MARC样例,几乎可视为MARC21的RDA编目简明手册
编排上,在依照RDA顺序的基础上又具有灵活性,如把编目时一同考虑的6.9内容类型从第6章移到第3章3.2媒介类型/3.3载体类型前。
另外,在相关元素后插入6个“专题说明”,对编目员具有很强的指导性:
专题说明1,资源类型的判断与书目记录结构的确定(1.1术语 后)
专题说明2,多文种记录的处理(1.4语言和文字 后)
专题说明3,多部分专著和有多个信息源的汇编文件的处理(1.5著录类型 后)
专题说明4,复本的处理(1.6 需要一种新著录的变化 后)
专题说明5,汇编资源的处理(2.3.2正题名 后)
专题说明6,构建代表作品的规范检索点(19与作品相关的个人、家族和团体 后)

关于中国国家图书馆做法
国图已在2017年底对所有外文资源均采用RDA编目,相信这一巨大进步是受邀作为亚洲代表进入RDA理事会的理由(Board Members: Asia (To serve 2018-2020): Ben Gu, National Library of China, China)。对于内容、媒介、载体3种类型,附录I和J关系说明语,所有外文资源均采用英语受控术语,其它术语则采用各自的编目语言(附录有相应的日、俄语术语表)。
根据现在的通行做法,增加不少本地核心或条件核心元素,如书目和索引(7.16补编内容)。
对原始编目和套录编目做出不同规定,体现灵活性与经济性(效率)。原始编目通常简化、省略;套录编目通常规定对更多信息“核对无误后保留套录信息”,少数例外,如260字段均需改用264字段,或者不足信息需补足如19.2创作者的关系说明语。
没有逐一比较国图与CALIS联编中心做法上的差异,看到的已经有不少。感觉如先前说过的,有必要仿照LC-PCC PS的模式,做一个NLC-CALIS PS,把两者的差异显式化。当然,双方首先应该讨论沟通、求同,消除不一定有多大意义的差异。但必要的差异还是会有的,特别是单馆目录与联合目录的差异,如国图做法:3.4.5.16多册不完整资源:对于尚不完整的资源(未全部到馆或尚未发行完毕),记录已到馆册的编号,中间有逗号分隔并置于尖括号中;又如:22与单件相关的个人、家族和团体:捐赠人做700字段。作为联合目录,自然难以使用以上2种做法,但可以建议各成员馆在本地记录中采用国图做法。

RDA内容自2010年发布以来,历经太多修订,能了解所有变化的人估计为数不多。本书也有未及跟进之处,以下几处本人正巧以前注意过:1、发行说明、生产说明和版权年已非条件核心元素(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LC记录在没有出版年只有版权年时,通常只用264字段指示符1推测出版年而不用指示符4版权年);2、连续出版物需要创建新著录的条件之二,“媒介类型”发生变化已改为“载体特征”发生变化,增加同为计算机媒介的实体资源与联机资源之间的变化;3、关系说明语 editor of compilation 已停用,直接用 editor。
最后,对包括国图政策声明在内的最大挑战,是今年年中“3R计划”完成后,RDA在编排形式及引用上将会发生的巨大变化。这可能意味着很多工作都要再来一遍。

2017年RSC年度报告:RDA进展

《2017年RSC年度报告》日前发布,除主报告外,还包括附录4个报告:RSC主席报告、RSC秘书报告、RDA样例编辑报告、合作出版社报告。与2016年RSC年度报告比,少了众多工作组的报告,主报告称“由于今年着重3R计划,未要求工作组主席或与其他机构联络 人提交报告”。合作出版社报告(RDA工具包更新)是2016年没有的,5个报告汇报的工作,包含丰富的信息,摘编部分如下。

RSC网站Annual Reports专栏
RSC/Annual report/2017 (31 January 2018) 20 pages

3R(RDA重构和重设计)计划
1、工具包及软件
– 数据同步,与RDA注册中多语种术语同步,从RDA注册拉取词表清单。
– 采用新翻译软件Trados,消除一直困扰着工具包的翻译过程的低效率和多故障。
– 新内容管理系统采用基于HTML的oXygen XML编辑器,取代原来基于Java的编辑器,缓解可访问性和装载问题。
– 采用DITA(Document Information Typing Architecture,写作和发布的XML数据模型)作为RDA内容与样例的标记技术
– 打算进一步开发RIMMF作为编辑器,申请IMLS项目未果,还将继续寻求资助。
2、RDA内容
– 4路径(4-fold path)改称四记录方法(four recording methods),作为所有元素的基础结构。
– 12个RDA实体(作品,内容表达,载体表现,单件,施事者,个人,集体施事者,团体,家族,命名,地点,时段),每个一章,在结构与呈现上同等处理。
– 大量增加元素数量:一些新元素支持来自LRM的新实体;其他新元素由工作组分析或其他方式确定。
– 新的“载体表现说明”(manifestation statements)子类型,作为“完整说明”级粒度,比如题名和责任说明。开发一套基本的简单转录规则,保留并固定当前标准化规则为选项。【回退到ISBD?】
– 确认集合体工作组的集合体基本模型【未详】
– 检索点作为元素。
– 虚构实体(fictitious entities)改称非人类角色(non-human personages)。
– 由于LRM对连续性资源的影响,对条款概念化形成对历时性作品的新模型、术语和定义。
– 新样例法,包含内容视图(view in context)和关系视图(view as relationship)。

将在工具包上线的RDA译本和政策声明
– 译本(第8-10种)
8.挪威语(2017.7计划2017.10上线,年度报告估计2018.1上线,实际仍未上线)
9.匈牙利语(3R计划完成后发布)
10.阿拉伯语(接近完成)
– 政策声明(第9-10种)
9.基于DCRM(善本描述编目)的古籍政策声明(3R计划完成后发布)
10.丹麦国家图书馆政策声明(3R计划完成后发布)

工具包产品
订户及利润【订户不多、增长有限】:最高有效订户2881家,比去年增加1.5%;160家新订户,续订率94%;用户数9.337 [9,337?](比2016财年上升14%),每份订单3用户(与去年相同[?])。RDA工具包今年有利润,并会支付使用费给RDA基金和版权持有人。
使用统计【搜索增加、浏览下降】
• 1,376,627 sessions (up approx. 68K from FY2016) 访问略有上升
• 3,588,248 million document page views (down 500K) 文件页浏览有所下降
• 631,627 search page views (up 150K) 搜索上升较多
• 2.44 pages viewed per visit (down from 3.15) 每次访问浏览页下降较多

RDA相关会议报告(PPT):
RSC官网:RSC Presentations (2017年21个)
RSC主席Gordon Dunsire个人网站 (2017年13个,含部分视频)

附:3R计划主要参与人员
1、RSC核心团队(RSC core team)
RSC主席(Gordon Dunsire)
RSC秘书(Linda Barnhart,接任4月退休的Judy Kuhagen)
RSC样例编辑(Kate James)
ALA数字出版主任(James Hennelly)
2、RSC+:RSC成员、各工作组主席
RSC成员
美国ALA代表Kathy Glennan(-2019.6)
澳大利亚ACOC代表Ebe Kartus(-2018.12)
加拿大CCC代表William Leonard
欧洲Interim Europe Region代表Renate Behrens(-2018)
美国LC代表David Reser
RSC主席、RSC秘书、RDA样例编辑
RDA译本团队联络官Daniel Paradis(加拿大,-2019)
– 工作组及主席
RSC集合体工作组(主席Deborah Fritz,美国The MARC of Quality)
RSC大写规则工作组(主席Pat Riva,加拿大Concordia University)
RSC虚构实体工作组【已决定改名:非人类角色】(主席Amanda Sprochi,美国密苏里大学)
RSC音乐工作组(主席Damian Iseminger,美国LC)
RSC地点工作组(主席Gordon Dunsire,RSC主席)
RSC善本工作组(主席Francis Lapka,美国耶鲁英国艺术中心)
RSC RDA/ONIX框架工作组(主席Alan Danskin,英国不列颠图书馆)
RSC关系说明语工作组(主席Gordon Dunsire,RSC主席)
RSC技术工作组(主席Gordon Dunsire,RSC主席)
RSC译本工作组(主席Daniel Paradis,来自法文译本)

Christine Frodl和RDA注册前史

德国国家图书馆的前RDA联合指导委员会(JSC)代表Christine Frodl前一阵去世。元数据管理协会(Metadata Management Associates, MMA)/开放元数据注册(OMR)的Diane Hillmann写博,回忆克里斯汀在RDA注册最困难时候对RDA词表翻译的支持,结尾处称:除了那些认识她的人提到的许多专业和个人素质之外,她还有一个RDA多语种未来的愿景,她有勇气帮助推进,这是值得庆祝的遗产。
REMEMBERING CHRISTINE FRODL / Diane Hillmann (2018-2-10)

从RDA现在正在进行的3R计划看,MMA/OMR是很重要的合作伙伴,RDA注册也是RDA拥抱关联数据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当年并非如此。博文回忆到的RDA注册史虽然只言片语,却也可以发掘出一些八卦:
2008年,Diane Hillmann和Jon Phipps在并未得到JSC许可的情况下,把RDA属性(元素)加到了开放元数据注册(OMR),但这个RDA词表在2008-2013年间一直未得到JSC认可。按Diane的说法,“他们不理解我们试图做什么,有人指责我们偷了他们的工作”。而克里斯汀在2008年同意与OMR合作,安排了讲德语和英语的Veronika Leibrecht具体参与,RDA词表的德语翻译是首先在OMR上出现的。直到2014年RDA注册才由JSC正式发布,目前RDA词表有包括中文在内的近20种译文。

附:关于Christine Frodl(via “New” JSC Members
克里斯汀2012年成为JSC成员,代表德国国家图书馆和德语图书馆社群。当时她是德国国家图书馆图书馆(DNB)标准办公室编目标准部主任(该办公室负责协调德国、奥地利和瑞士德语区的图书馆标准化),担任描述标准德语专家组主席,DNB的RDA计划领导者,2011年起任IFLA编目部常务委员会成员及欧洲RDA兴趣小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