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美国大学图书馆馆长调查

Ithaka S+R 的图书馆调查,自2010年起、每隔3年,调查美国非赢利四年制高校图书馆馆长的态度与行为。前一年则对教师进行调查,数据对比会很有意思。本月初2016年图书馆调查发布。

US Library Survey 2016 / Christine Wolff-Eisenberg. DOI: https://doi.org/10.18665/sr.303066
2016年11-12月,Ithaka S+R的高级咨询员Deanna Marcum(发起书目控制未来讨论、开户书目框架行动的LC前副馆长)发出1488个调查邀约邮件,最终收到722个回复,回收率49%。无论回收比率还是绝对数量,均比2010年高得多,应当更具代表性。调查结果依学校类型(卡内基分类)、就任馆长年限长短而有所不同。

via Academic Libraries: ITHAKA S+R Releases “US Library Survey 2016″ Report / Gary Price (April 3, 2017)

Gary Price 摘录了报告的主要发现,并配上报告中的统计图,可读性很好。不过有关协作的似有误,当为图33和图34。
图书馆调查报告致力于向高校馆长和高等教育领导者提供塑造高校馆目的、职能与生存能力的重要问题与趋势的信息。2016年调查减少了问卷长度,同时在覆盖上增加了受访者对【1】跨机构协作、【2】人才管理与【3】图书馆对学生成功的贡献方面的认知与实践。

——— 在图书馆战略上的主要发现 ———
(译自报告原文【本人附注】标注的统计图依据Gary Price上文)

– 图书馆主管期望预计增加资源分配到服务,预测最具成长性的职位与教学和研究支持相关。约半数说明其馆正增加员工和预算份额到发展与改进服务,以支持教、学与研究。未来5年最具成长性的职位包括与教学、教学设计、信息素养和专业化教员研究支持。【关键词:服务——教学和研究支持】

– 图书馆主管深入致力于支持学生成功,但很多人发现难以阐明其贡献。约八成表明图书馆最重要的优先任务是支持学生成功,尽管只有半数报告该馆已明确阐明如何贡献于学生成功。尽管约8成同意其馆员通过多种途径对学生学习有重要贡献,但2015年教员调查中,仅半数教员认识到这种贡献。【8成与半数的落差,再次显示馆长与教师对图书馆作用的认知差异。近来美国大学特别强调“学生成功”,显示对教学的重视】

– 馆藏已数字化转换,主管有兴趣扩展其收藏到包含更多非文本馆藏。图书馆领导继续报告增加在电子资源上的支出,伴随着减少在印刷资源上的支出,并且预期会在此方向上继续。也有迹象表明,对这些电子资源的依赖可能已见顶,因为回答者已经高度依赖这些格式的资源。与此同时,尽管图书馆主管已经预见到,投入到期刊、数据库和图书上的资料预算份额很少变化,大多数回答者同意,图书馆必须转变其收藏到包含新资料类型。【关键词:新资料类型——非文本馆藏】图24

– 图书馆主管日益认识到,发现没有且应该不总是发生在图书馆。与2013年调查结果相比,更少图书馆主管相信,图书馆被其用户视为发现(学术)内容的首选地是重要的,更少相信图书馆总是其机构研究者开始其研究的最佳地点。同意图书馆指引用户到给定资源的首选版本很重要的份额持续减少。【因为早就不再是、也不可能是了】图21

– 图书馆主管在追求战略方向上,得到来自机构的支持减少。图书馆主管感到被持续低评,在参与以及与其主管领导和其他高层学校领导战略一致方面。与2013年前次调查相比,更少图书馆主管意识到它们是其机构高级学术领导的一部分,并且与其直接领导对图书馆拥有相同的愿景。仅约20%回答者同意,来自其机构的预算分配证明了图书馆的价值得到承认。【最悲哀的一点,曾经引为自豪的三长之一怕早就不再了】图6

——— 报告大纲(有选择地附图若干) ———
– Leadership, 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al Direction 领导、管理与组织方向
Perceptions of the Role of the Library 对图书馆职能的认知(图1-4)
The Role of the Library Director 图书馆主管的职能(图5-7)
Strategic Priorities and Planning 战略优先与规划(图8-10)
Budget and Staffing 预算与人事(图11-16)

图14:未来5年会增加职位的领域(2013 vs 2016)

图16:未来5年会减少职位的领域(2013 vs 2016)

Talent Management 人才管理(图17-20)

– Discovery 发现(图21-23)

– Collections 馆藏
Collections Spending 馆藏支出(图24-26)
Collections Strategies 馆藏战略(图27-34)

– Services 服务
Research and Scholarly Communications Support 研究与学术交流支持(图35-36)
Teaching and Learning Support 教学支持(图37-39)

– Appendix I: Prioritization of Library Functions 图书馆功能的优先
Appendix I: Prioritization of Library Functions

——— Ithaka的先前调查报告 ———
2010美国大学图书馆馆长调查:主要发现(2011年4月8日)
2012美国大学图书馆的新常态(2013年1月30日)
大学图书馆生存危机?——2012美国高校教师调查(2013年5月23日)

开源电子资源管理系统:CORAL

CORAL,开源电子资源管理(ERM)系统,基于Web的应用,Apache, MySQL, PHP环境下使用。共有5个模块:资源,授权许可,组织机构(资源提供者),使用统计,管理。系统把资源连接到授权许可与供应者,各模块相对独立、可互操作,可以按需要使用1个或多个模块。除主要模块外,还有一些显示插件。
软件始于2009年,目前为1.X版,今年初出了2.0 beta版。最初由University of Notre Dame开发,目前由CORAL指导委员会和CORAL网络委员会维护。从用户地图看,使用者分布在美洲和欧洲。
有“在线演示”(Live Demo),界面语言竟然在英、法文之外,有中文简体/繁体。需在线注册,完成后可即刻登录试用。

网站 Presentations 汇集了2010年以后的相关会议报告,集中在Slideshare(有墙)。目前最后的那个,是东卡罗莱纳大学介绍该校使用CORAL的经历与经验:
Getting the Most out of CORAL / Angela Dresselhaus (East Carolina University)
该校是从单个模块逐步开始的:(2015年6月前)组织机构、许可 ->(2015年秋)资源 ->(2015年秋后)使用 ->(2016年夏)管理 ->(2016年夏)试用资源的工作流程 ->(2017年春)计划公共界面“表现工具”
如何决定实施先后
– 听从其他部门所要求的信息
— 馆际互借限制
— 数据挖掘
— 可获得性
— 外部报告的使用统计、内部信息需求的使用统计。
– 识别工作流程中的问题所在
— 追踪试用数据库的所有必要步骤
— 追踪SERU协议
益处
– 更易于找到许可协议
– 更多人参与电子资源管理
– 员工离岗时移交更顺畅

以上两部分,也可以用以解释为什么要用电子资源管理系统。当电子资源订购协议达到数百份之后,管理这些协议(如比较条款、对使用的不同限制等)就是非常必要的工作了。
一个好的电子资源管理系统,如果没有订购资源的信息,就很难充分发挥作用。这时候,需要电子资源的知识库。
参见:电子资源的开放知识库:GOKb和KB+(2017-4-13)

开发数据信息素养课程:高校图书馆员指引

《数据信息素养》(Data Information Literacy: Librarians, Data, and the Education of a New Generation of Researchers)一书2015年1月由普渡大学出版社出版,汇编了普渡大学、明尼苏达大学、俄勒冈大学和康奈尔大学为研究生开发数据信息素养课程所用的不同策略与方法。书中包含上述大学的5个实施案例,以及供对开发DIL课程有兴趣的图书馆员用“DIL工具包”或手册。
该书是IMLS项目成果之一,建有网站 DIL (data information literacy) 公开相关信息。查了下,应该是2011年Purdue大学的项目,资助金额249,391美元。

该书第9章“开发数据信息素养课程:大学图书馆员指引”在项目网站上开放获取:
Developing Data Information Literacy Program: A Guide for Academic Librarians
本章以图9“开发信息素养课程的步骤”为纲撰写,课程内容是为研究生开设的“研究数据管理”课程,感觉是针对各学科的、并非适合所有学科的泛泛课程。主要从馆员个人角度考虑具体如何开发DIL课程,基本不涉及馆领导的宏观决策层面。从案例看,5个团队采用5种不同教学形式:小课程、在线课程、一次性讲座、嵌入馆员、系列讲座。当然,开发过程还是一样的。

FIGURE 9.1 Stages of developing a data information literacy program导言
馆员为什么要教DIL技能?
【1】规划
– 如何发现合作者
– 如何推广DIL、提高知晓
– 我们的经验(收集信息:了解需求、环境扫描,了解并与教师合作/研究生合作)
【2】开发课程
– 可用资源
– 开发课程(开发学习成果、计划学习评估)
– 建设课程内容
【3】实施课程
– 选择方法(表9.1 DIL教学方法的优缺点:小课程、在线课程、一次性讲座、嵌入馆员、系列讲座)
– 提供教学(排课、学生反馈、维持双方兴趣】
【4】评估和评价
– 建设性使用评估
– 规划可持续性
– 发现什么有用(并分享成功)(图书馆员工/学科馆员参与,可扩展的交付工具,力争上游)
结论
参考文献

——— 开发课程的方法 ———
“开发课程”过程中,考察学生是否掌握所传授的知识是很重要的部分。看到2个以前不了解的方法,大致上前者可用于设计考题或者考察学习重点,后者可当作随堂测试方式:
开发学习成果:布鲁姆分类法Bloom’s taxonomy – Wikipedia)
“好的学习成果是具体的、可衡量或可观察到的、清晰的、符合活动和评估、以学生为中心而非以讲师为中心的。同时也指定学生表现的准则和水准,以行动动词开始。布鲁姆分类法是出色的行动动词来源,广泛用作分类目的和成果的教育工具。”
计划学习评估:一分钟练习(1-minute paper 或 One-Minute Paper
搜索引擎查询,可知很多大学在采用,比如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大学写作委员会所做简介,比上述链接的说明简洁,其后半部分涉及用于评估:
One-Minute Papers can also be used as a Classroom Assessment Technique at the end of a class. Direct the students to answer two questions: “What wa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hat you learned during today’s class?” and “What important question do you still have?” This requires the students to evaluate what they remember and to reflect on how well they understand the material. Their responses can provide you with insights into how they are learning (or misunderstanding) the mate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