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百害,惟富一套

“黄河百害,惟富一套”指自古黄河泛滥成灾,只有河套地区受益,这个流传已久的俗语,现在还被广为引用。但在1950年代,此语竟曾被当作禁忌。

1952年《光明日报》收到了这样一封读者来信,对胡焕庸《祖国的水利》(开明书店, 1951)一书提出批评:
对“祖国的水利”一书的意见
编辑同志:“祖国的水利”一书(胡焕庸著,开明书店出版),内容有些错误。如该书第二章所说,“假使说,埃及是尼罗河的产物,那末,情形完全一样,宁夏就是黄河的产物。古语说‘黄河百害,惟富一套’,又说‘黄河百害,惟富宁夏’。黄河一向被称为‘中国的忧患’。它在下游,一般说来,是害多于利,但在河套,在宁夏,却确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些话是很有问题的。
“黄河百害,惟富一套。”黄河是“中国的忧患”等,本是过去反动时期的说法。反动统治阶级残酷的剥削人民,不但不兴办水利,反而借治河防水的名,敛财自肥。为了掩饰他们的罪行,才强调“黄河百害”之类的说法来欺骗人民。现在在共产党领导之下,我们逐渐克服了水患,大力修建水利工程(如引黄灌溉济卫工程等),“害”已变成了利,该书作者随便引用过去的成语,无意中就宣传了反动观点,这是不对的。
王瀛洲

虽然用语并不激烈,但这种论调完全是单纯的上纲上线,不值一驳,但《光明日报》既然打算刊出,作者自然不能不重视,尤其是胡焕庸教授曾被列为“蓝色教授”“黑色学者”(孟氧. 清算文化刽子手胡适(下). 光明日报,1949.10.26:3)。于是胡焕庸作如下回复,不但全盘接受,还深化一步检讨:
作者胡焕庸同志的答复
编辑同志:日前由开明书店转来你处收到王瀛洲先生对于我所写的“祖国的水利”一书所提意见,内容十分正确,我完全接受他的意见。
过去有些成语:像“黄河百害,惟富一套”;以及“埃及是尼罗河的产物”等等,都是过去一些带有反动性的成语;它漠视劳动人民引渠灌溉,劳动开垦耕地的辉煌成绩,而替反动统治阶级说话,掩饰了他们对于劳动人民的残酷剥削。我在我所写的书中,因为要说明宁夏灌溉之利而错误的引用了这些成语,还补充的说:“宁夏是黄河的产物”,造成了这一严重的错误。这是我过去受着这些带有毒素的成语的影响太深,明明在申说劳动人民在宁夏开渠灌溉的伟大事迹,而错用了这些荒谬成语。我非常感谢王瀛洲先生对我提出这一正确意见,我已经在该书再版中修改了。
编辑同志:请你将这信在你报发表,作为我的检讨,同时表示我对王瀛洲先生的谢意;并且还希望其他读者随时帮助我改正书中的错误,这不仅是对我个人有好处,特别是对于广大的青年读者有好处的。
胡焕庸

以上二文刊载于《光明日报》1952年5月26日第2版

[update 2019-1-29] 1952年下半年,河南省师范专科学校的赵根科在《地理知识》上发文批评《祖国的水利》“观点不正确、立场模糊”,主要是3点:一、地理环境决定论,二、客观主义,三、大汉族主义。于是作者在1953年的《地理知识》中发表检讨书,并申明原书不会继续再版:
赵根科.评「祖国的水利」.地理知识,1952,(1-12合订本):298
胡焕庸. 对「祖国的水利」一书的检讨.地理知识,1953,(1-12合订本):84

想想当年,活着多么不容易。

文献中个人资料的信度

领导布置为本校的“上海社科大师”写微信公众号文章,以响应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礼赞上海社科大师”活动(参见:“礼赞上海社科大师”主题地铁专列,2018-05-23)。我对大师所在领域并不了解,如果为写而写,只能抄录已有资料,没多大意思,而且还会因为对原文的理解偏差而出错。如果作为搜集人物资料的结果,倒有可能发现与时代结合的亮点,写出来会更有可看性。当然,还有另外的理由。
这些社科大师都是名人,不乏评价介绍文章。但从查到的资料看,介绍文章中信息未必都准确,甚至某些可算得上第一手资料的亲历者回忆,也因年代久远记忆模糊而与事实不符。图书馆员不是领域专家,不可能写得比专家好。然而图书馆员坐拥日益丰富的全文数据库,又擅长查资料,应当修正可能的事实错误,并补充更丰富的信息——特别是由于时代原因曾被刻意省略的民国年间活动。

说到第一手资料,不免想到1980年代最流行的英语教科书《新概念英语》里,记者为统计非洲某国总统府台阶数量而身陷囹圄的故事(New Concept English, 第3册第5课:The facts)。因此,如果为资料信度排序的话,报刊上的活动报道可居前列,尤其是正规大报,绝对的第一手资料(小报有捕风捉影的可能)。比如《申报》中的消息(事前)和报道(事后)相当丰富,是了解民国年间人物活动、社会关系的绝佳来源。当然,报道中XXX博士之类的称呼,就不能作为是否获得博士学位的证据了。

事实类信息,以机构本身出版物为信度最高的资料。比如高校名录、年报,会有教职员名单、各级学生名单、当年毕业生名单、甚至校友名单(可确认毕业年份与学位)。当年《申报》上有不少任职信息,比如开学前后,报道某校聘定院长、系主任之类,通常也是可信的——在找不到机构本身出版物时,可作为信史。

对学术成就的评价,官方评奖的评语信度最高。比如本次“上海社科大师”名单下对各位的评语。
对本领域学术成就的评价,学会协会编写的出版物信度较高,尤其是周年庆出版物,通常不会因过度偏向某一个人而致事实出错。

个人回忆录或口述历史,我通常会放在第一手资料的最后。原因一是时间久远,一是情感偏向。
个人纪念文集中收录的纪念文章,通常属于个人回忆范畴,有时时间并不久远,但指向性太强,会有过誉风险。
名人集、名人录中收录的文章、条目,信度再低一级。因为不能确定作者是否真的了解所写名人,文章所据是否为第一手资料。

最后,如何发现事实错误?简单地说,不能只看纪念TA的文章——很多是抄来抄去的好嘛(如果我不查原始资料就写,我也只能抄)。要用全文搜索,查找提及TA的文章。浏览相关内容,会发现评价其他人时提及TA(比如纪念其他人)的文章,就可以比较评价的不同、事实的差异,发现进一步查找的线索。其实这通常是查评论报道文献时顺带的发现。
更辛苦的是,把报纸上有关TA的报道全部记录下来,然后发现根本没有很多文章中讲到的TA在某机构任职的任何信息。这个是特例,是个意外发现,如果作为经验总结的话,可以试着全文查:人名+机构名,也可以得出同样结论。但我其实在记录有关TA的报道的过程中,对TA有了全面的了解,写出了自以为很有可读性的介绍文章——当然这不是目的,我由这些报道作出了TA的社会关系云图,更期望能作出真正的社会关系图。

此为重拾文献检索之二。第一篇见:怎么查作者的英文姓名?(2019-1-10)

怎么查作者的英文姓名?

去年上海社联公布首批“上海社科大师”,本校有24人入选(向首批68位“上海社科大师”致敬!华东师大24位先生入选,2018-5-15)。年前本部门准备做一个专题库,开始分工搜集他们的资料。由此本人重新开始关注荒废已久的文献检索,此为第一篇。

——— 怎么查作者的英文姓名?———
看同事搜集萧孝嵘资料后写的介绍(将发表于馆微信公众号),萧孝嵘1919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1926年留学美国、1930年获得博士学位,在美国心理学刊物上发表过文章、得过奖,但介绍文中却没有文章或者期刊的英文原名——显然资料有重要缺漏。一问之下,她根本就不知道萧孝嵘英文姓名,也没有查过外文资料。
于是帮她做第一步,查萧孝嵘的英文姓名。

1、首先使用虚拟国际规范档VIAF),大多数出版过图书的人,图书馆会给Ta做一条规范记录,记录Ta的各种名称形式,VIAF就是多国规范记录的合集,一站式检索。用“萧孝嵘”查,VIAF有萧孝嵘的记录,共3种形式,德国国家图书馆(DNB)用的是汉语拼音,台湾用的是繁体汉字,Wikidata用的是简体汉字。点了Wikidata,没有英文名字。
2、接下来用“萧孝嵘”查谷歌/谷歌图书碰运气,看会不会正好有中英文同时出现(我先前搜集张耀翔资料时就这么好运),没有。
3、看来用中文查是走不通了,必须从英文入手。网上百科词条(如百度百科“萧孝嵘”)有一处英文看上去可以作为入口:“与导师一起创立至今仍负盛名的Harold Jones Child Study Center (柏克莱大学心理系儿童研究中心)”。Harold Jones显然是其导师姓名。查这个中心确实仍在,但无论中心网站还是维基百科词条Harold E. Jones Child Study Center,都没有出现与萧孝嵘姓名近似的人——无可否认,国内对名人的介绍常不免夸大其辞。
4、还是要走正常路:寻找萧孝嵘姓名的可能拼写法。民国年间,用韦氏音标的可能性很大。找出当年总结的“韦氏音标转换汉语拼音”(2005-2-3),拼出来是这样的:hsiao, hsiao jung
仍然谷歌。单查hsiao hsiao jung或hsiao jung hsiao查不到,用导师姓名Harold E. Jones + hsiao hsiao jung查,在若干个结果中,出现了 HSIAO, H. H. 和HSIAO, HSIAO H,很接近。最后是这个书目Bibliography on Mental and Physical Development,其中有他和导师合写或单写的论文,年代让我确认应该是萧孝嵘,实际拼写是:hsiao hsiao-hung。顺便也找出了他的2篇文章。
5、验证。用“hsiao hsiao hung”查谷歌,在谷歌图书上的学校出版物,确认萧孝嵘1919年毕业于圣约翰大学School of Chinese Literature and history。一举二得,完美的结果:
Catalogue of the Officers and Students of St. John’s University, September 1920-July 1921 …
St. John’s University (Shanghai, China), 1920. 第161页
Appendix G. Graduates from School of Chinese Literature and history
1919
……
萧孝嵘 Hsiao Hsiao-hung
……
6、博文写完待发,总觉得VIAF这里有点不对。再查一遍,点开第一个DNB记录
100 1 ‎‡a Xiao, Xiaorong‏ ‎‡d 1897-1963‏
400 0 ‎‡a Xiao Xiaorong‏ ‎‡d 1897-1963‏
400 0 ‎‡a Xiao Xiao rong‏ ‎‡d 1897-1963‏
400 1 ‎‡a Hsiao, Hsiao-hung‏ ‎‡d 1897-1963‏
400 1 ‎‡a Hsiao, Hsiao Hung‏ ‎‡d 1897-1963‏ ‎‡9 v:NUC pre 56‏
400 1 ‎‡a Hsiao, Hsiao-jung‏ ‎‡d 1897-1963‏
400 1 ‎‡9 U:Hans‏ ‎‡a 萧, 孝嵘‏ ‎‡d 1897-1963‏
400 1 ‎‡9 U:Hant‏ ‎‡a 蕭, 孝嶸‏ ‎‡d 1897-1963‏
400 0 ‎‡9 U:Hant‏ ‎‡a 蕭孝嶸‏ ‎‡d 1897-1963‏
一条完美的规范记录,包含汉语拼音、韦氏音标、实际使用名称、简体汉字、繁体汉字……。(台湾记录只有汉语拼音)
——其实只要第一步就可以!原来是找对了路径、没用对方法。

结论仍然是,查国人的英文姓名时,利用VIAF事半功倍:http://viaf.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