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80年风云4:历史转折期的少年(1945-1950:从上海到大连)

1945-1950年是抗战胜利到全国解放的转折期,是社会变化的动荡期,也是我10-15岁少年成长期。这种转折与动荡不可能不影响人生的成长,也必然影响个人世界观的形成。
1945年8月15日本投降,人们为摆脱日寇统治,迎来国人扬眉吐气新时代而兴高灿烈。然而从大后方来的接收大员们并不急着整顿混乱的经济、解决迫切的民生问题,而都忙于争夺各自的私利,即出现了五子登科歪风。所谓五子是指位置(官位)、票子(钞票)、女子、房子、车子。按常理一个10岁少年对这种社会问题还不该有什么理会,然而目睹重庆归来的父亲急着要解决与母亲的关系纠葛,并亲历向父亲催讨学费的周折,几乎就是五子登科丑象中女子问题的一个生动写照。它一下子使我明白许多,顿悟许多。这也许就是我思想早熟的重要原因吧!
  1945年9月我考入市立和安小学(我毕业时已改名上海市第十一区中心国民小学,即现静安区第二中心小学),地址在成都路,我至今仍然记得该校校歌开宗明义交待了学校所处的地理位置:
吴淞江上新闸桥旁,和安小学历史悠长,啊,一堂学子百千强……
因我系失学三年后重新入学,基础较差,加上四年级后半学期又生了一场伤寒(那时伤寒是重症,幸亏母亲及时找到伤寒名家张聋甏医生,才捡回半条命),所以学习成绩平平。在班级一般排名第12、13位。平时相对来说比较喜欢国文。
从四年级到六年级毕业的班主任都是年纪已五十出头的国文老师沈如钦先生,他不仅是我的学业导师、也是我的人生导师。我的字写得较好是那时写毛笔练出来的;文字格式规范也与那时作文格式的严格要求有关;以后工作经验总结或研究成果发表写文章,即是由五、六年级时两周一篇作文煅练出来的。即使逻辑思维的形成,也由写作文养成的观察分析事物打下的基础有关。可惜自1948年离校后再没见过他。1957年我从部队回沪探亲时曾专门去学校探询,当时教研室的一位老师告知我,沈老师早已退休回青浦乡下,并于去年(1956年)离世。这位老师对我说难得你现在还记得他。
  1948年9月考入私立国强中学,读了一学期觉得没劲,于是在1949年2月考入市立吴淞中学,插班初一下半学期。然而这时国内形势出现巨大变化,解放军于4月21日渡江。吴淞地处前线、且吴淞中学还驻守着国民党军队。于是开学仅仅二个多月学校只得暂借市区格致中学继续上课(他们上半天上课,我们下半天上课)。事实上从学校暂迁市区开始中共地下党几乎已半公开活动,组织人民保安队和人民宣传队,准备迎接解放军解放上海。5月25日解放军进入市区,5月28日上海全部解放,我和不少同学都积极参加了人民宣传队:慰问解放军、向群众宣传解放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参与庆祝上海解放的游行活动。相隔不过一个月,6月份学校又迁回吴淞上课。我并填表加入上海学联参与课余的宣传活动。后来又参加三野特种兵文工团团长于丁指导的学校腰鼓队,更多地参与校外宣传活动,11月由学校陈紫霄老师介绍加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共青团前身)。
此时学校虽然仍在上课,但我已下定参加工作的决心。先是报名三野九兵团文工团,麻袋厂大伯伯说:现在全国都快解放要搞建设了,你还参什么军?正好看到上海青年文工团招收团员的广告,我又去报了名,通过考试终于被录取。回想在吴淞中学这两个学期,对自己虽然很重要,但毕竟时间太短、变动太大,以致本班同学名字大都已模糊(只有1954年在部队遇到过的吉子平是例外),而课外活动的高中同学如郑法理、叶俊秀等则是难以忘怀。这都是题外之言了。
到青年文工团报到时才知道这次录取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本团自招,另外部分是为旅大青年文工团代招的,而我正属代招之列。回家征得母亲同意决定应招。
春节后我与十几位被录同事启程前往大连。当时除了我年纪最小(15岁)外,现在能记得名字的还有:
白苇,初中生,上海青年文工团团员白芦的妹妹;
潘积妙、张健碧,一对要好的高中同学;
章以萍、陈敏,一对高中同学情侣;
张健民、张新民,一对堂兄弟,哥哥是店员、弟弟是学徒;
钟志坚,曾是上海海关合唱团团员;
陈经迪,职员、擅长摄影;
郑幕铎,职员、擅长木刻;
丁立人,职员、擅长胡琴;
吴X甫,店员、擅长京剧、胡琴。
从上海出发,用三天两夜先在南京让火车摆渡到浦口、再通过天津、沈阳二次转车才到达大连。青年团旅大市委会宣传部将我们作为旅大青年文工团(筹)暂时安置在火车站附近一座大楼内。但并没有派其他专职人员组建领导班子,只有一名联络员负责通联安排,让我们自行进行业务锻炼和政治读报学习。期间我们也排练过一台小节目去旅大人民广播电台演出过。后来才知道那时因为编制没有落实,旅大青年文工团正处于难产之中,一直到5月份终于胎死腹中,决定将所有人员另行安排,宣布解散。
这时我们到大连已经两个多月,开始对此地有初步了解。它和东北其他地区不同的是有更长的殖民地历史。其他地区是9.18以后才被日本占领,而旅大地区先是由俄国管理,日俄战争俄国失败后日本又占领了50多年,抗战胜利苏军仍然驻守至今。它在许多方面不可避免烙上殖民地印记。首先从城市的名称说起,不论城区规模、还是经济发展,旅顺都远小于大连甚至还不及它的一个街区,但占领者看重的是旅顺军港,因此那时叫旅大市而非大连市。其次是人口组成,虽然大部分仍是中国人,但俄国人(当地人称大鼻子、老毛子)、日本人(当地人称小鼻子)、朝鲜人(当地人称高丽棒子)、混血儿(当地人称二毛子)所占比例相对较大,几乎随处可见。再次是城市建设和格局,那时除青泥洼桥、中山广场外很少有高大建筑,当然俄式的秋林公司大楼和可将汽车开上二层的日式火车站大楼(据说原先准备迎接日本天皇的)是例外。市内平坦的街道不多,也很少见到像其它城市那样成排排列的开放式商店。起伏山坡上布满着俄式、日式小洋房,有时单门独户的小商店分散在其中(要进门才知道卖什么),自行车在这很难有用武之地。最后是老百姓语言混杂,受俄语影响的:如面包叫列巴、黑面包就叫黑列巴,白酒干脆叫伏特加,面包酒就叫葛瓦斯,打招呼的有达瓦来西(同志)、斯巴西博(谢谢)、赫鲁少(好)、麻达姆(妇女)、少达子(当兵的)、格必丹(军官)……;受日语影响最多的是将日文汉字直接变成汉语,如大连火车站叫大连驿,邮局叫邮便,钢笔叫万年笔等。当然也有将日文读音直接当汉语读的如将衬衣读做“外瑕子”等,弄得我们这些外来人莫名其妙。
生活上我们享受供给制,温饱虽不成问题,但一则当时整个经济条件较差,粗粮是主粮;二则南北生活习惯相异,刚开始对苞谷、高粱有的难以下咽,有的则排不出去。吃饭一度成为难题,个别人坚持不下去——如张健碧大约只待两星期就走了,其他人确实也经历了艰难的适应过程,其间也会从有限的津贴中挤出一些去小铺买个肉火烧(肉烧饼)既吃到细粮,也享受了荤腥,以改善自己的伙食。
所以当解散的决定下达后,大部人还是留了下来。其中张新民目标明确地要求去旅大文工团舞蹈队,经该团考核被录用了(改名张毅,后成为该团台柱,一直到80年代还很出名)。几个青年团团员:我、白苇、潘积妙、应该还有章以萍被推荐进入中共旅大党校青干班(二期)学习。可能因为难以与恋人拆分,章实际没有报到,以后再也没有他俩的消息。58年我从部队复员回上海,郑幕铎曾从昆山来找我,说是因病返回家乡,可后来断了联系(1959年我曾按他留下的地址:昆山市前进路前进新村22号,被邮局以地址不详退回)。钟志坚、陈经迪参加过公安部队,钟复员后在上海辞书出版社工作,80年代我们还见过面。顺便交待一下,那位在大连只待两周回沪的张健碧,其实还是参加了公安部队,不过仍留在了上海。
50年6月初我们正式到党校青干班学习。同班的学员大都来自旅大地区工厂、学校等基层单位团组织,很少有像我们这种既无社会阅历、又无青年团工作经验的学生。那时过的是半军事化生活,睡通铺、吃大锅饭,天天出操煅练。学习方法是听大报告、小组讨论、个人写学习总(小)结。学习内容有《社会发展史》、《辩证唯物主义》、《大众哲学》(艾思奇)、《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时事形势及青年团工作等。当时大连化工总厂出了个为抢救国家财产而不怕牺牲的劳动模范赵桂兰,在时事形势学习中,我写了篇题目为“我能不能像赵桂兰一样”的小结,结果被学校选中刊登在9月份旅大日报副刊上(后来事实证明这篇文章的刊出对我的人生发展产生过重要影响)。在青干班学习期间,6月份爆发朝鲜战争、10月份志愿军入朝参战,全国掀起抗美援朝高潮,青干班学员几乎全都报名参加志愿军。但在12月初培训结业时,大都没被批准,而是返回原单位。只有我们几个没有单位可回的被批准,不过不是去朝鲜当志愿军,而是在国内当解放军,或进入公安部队。我们三个从上海参加工作的,加上一位大连参加工作的陈泽福被分配进入解放军大连海军学校。我也算结束了少年生活。

稳定版与原RDA相比有哪些变化?

新RDA英文稳定版上线后,2019年5月10日官方召开了时长90分钟的网络会议,介绍稳定版。目前本次会议PPT、音频及转录文字已在RDA指导委员会(RSC)官网发布(RSC Presentations 2019)。报告分成2个部分,现任RSC主席Kathy Glennan介绍稳定版的内容,RDA工具包主管James Hennelly介绍测试版网站:
Getting a Handle on the New RDA Toolkit 掌握新的RDA工具包 (2019-5-10)

PPT第35页说明,RSC承诺,3R重构过程对当前实践影响微乎其微【之前没看到过这个说法】,除非实施LRM必须改变条款:尽可能保留现有条款:[1]可能有些重写,但应用这些条款的结果应该是相似的;[2]会有一些“软弃用”元素(如3.19.2.4“文件类型细节”,最好用:文件类型的非结构化描述)。记录数据有更多选项:[1]可以保持以相同方式记录数据;[2]可以尝试一些对用户更有效的不同方式。
新RDA的变化,更多是概念与理念而不是实践上的变化。考虑到RDA原来每年一个大更新,而2017年4月开始实施3R项目后内容更新暂停了2年,或许是RDA自2010年发布后实质内容变化最小的时期了吧。以下主要摘录原RDA内容产生的变化(编号为本人添加,方括号中为本人解说)。

关于什么是英文稳定版,可以参见:新RDA英文稳定版上线(附网络会议信息)(2019-5-3)。接下来的5月份发布(May Follow-Up)计划在22日,新RDA的引用编号将是最受关注的。

—— 稳定版与原RDA相比有哪些变化? ——
[一]更多关系、更少属性【现在关系与属性一样,都是“元素”】
关系:[1]RDA实体间的特定联系。[2]以前称“关系说明语”,现在是独立的元素、有各自的元素页面。[3]本质上是互逆的,互逆关系有各自的元素页面(如:贝佐斯 CEO of 亚马逊,亚马逊 CEO 贝佐斯)。
属性:RDA实体的特征(如:内容类型,尺寸)

[二]来自LRM的新实体(5个)
* agent行为主体/施事者, collective agent集体行为主体, nomen命名, place地点, timespan时段/时间跨度【还有一个顶层实体:RDA实体,是LRM顶层实体Res的子实体,见[四]】。参见:
RDA的3R计划延期及未来的12个实体(2017-12-6)

[三]来自LRM的新概念
代表性内容表达元素:[1]在内容表达层。[2]标识为作品属性、因为最能代表创作者的意图,包括:原始语言、目标受众、日期、持续时间、表演媒介等【依内容类型而异】。[3]对于一个作品,不同属性可能来自不同的内容表达(如彩色影片,记录“单色”作为代表性内容表达的色彩内容)。
载体表现说明:[1]由载体表现转录,记录方法=非结构化描述。[2]支持由数字化或原生数字载体表现的机器转录。[3]13个子类型,包括“载体表现题名和责任说明”“正题名”等【ISBD转录项】
称谓(Appellation)元素:[1]包括原有元素(首选名称、题名等)和新元素(检索点、规范检索点、变异检索点),[2]共96个(如个人的称谓、个人的名称、个人的首选名称、个人的变异名称、个人的检索点、个人的规范检索点、个人的变异检索点、个人的标识符)。【上层元素命名(Nomen),如:个人的相关命名】

[四]不同于LRM
RDA实体(RDA Entity):抽象类,涉及资源发现的关键概念对象;RDA实施模型中的顶层实体。
相关实体:允许RDA实体引用RDA之外的模型【而LRM顶层实体Res是无所不包的Thing】

[五]因LRM发生的变化
个人=真实人类(agent, collective agent, family同):[1]不再包含虚构或传奇人物/非人类实体。[2]载体表现题名和责任说明中提及的虚构人物:视为个人或集体行为主体的假名,与其他假名一样用命名(nomen)容纳;[3]载体表现题名和责任说明(演职员表)中的动物及其他非人类表演者:视为非RDA实体。

[六]因关联数据影响发生的变化
词表编码方案 vs 字符串编码方案(旧概念、新术语)。[1]词表编码方案(Vocabulary Encoding Scheme)=元素的受控值【取值词表】,包括各种代码表、规范控制系统术语等;[2]字符串编码方案(String Encoding Scheme)=构造特定字符串的规范,如构造或修改检索点。
数据出处(新概念)。包括:[1]原“信息源”;[2]查询的参考源;[3]创建记录(或“元数据作品”)者。参见:
RDA信息源升级版:数据出处(2018-12-8)
定义域和值域(Domain and range,新概念):出现在每个元素的“Element Reference”。[1]定义域:元素所描述的实体。[2]值域:关联元素取值的实体(如:抓取日期,定义域:内容表达,值域:时间跨度)。[3]属性没有值域(如:载体类型,定义域:载体表现)。

[七]其他变化
历时作品(新概念)。[1]随时间推移发布【非一次性出版的】;[2]可以是专著、连续出版物或集成资源,包括:合集(汇编)、多部分专著、单部作品(系列/连载小说)
交替标签(新概念):出现在每个元素的“Element Reference”。包括:[1]语言化术语,有助于理解关系元素的方向(如元素名称:employer,替代标签:has employer);[2]停用标签。
条件/选项框(新概念):代替:可选增加、可选省略、例外、交替。当条款只有至少一个条件时,“选项”意味着应用此条款;一套条件可能有不同选项。【原来的正文条款也变成了一个“选项”】
转录指引(强化概念):[1]按所见字面转写;[2]修改转录——现在编目员做的:调整大小写、增加变音符号等。[3]由编目机构选择,可能取决于编目来源(供应商数据还是原编)
合集(强化概念):基于LRM的新方法,3种类型:[1]文集合集(如短信小说集);[2]增补合集(如图书+前言、索引等);[3]并列合集(如《伊利亚特》的希腊语+拉丁语+英语)。参见:
新RDA关于Aggregate(合集)的条款(2019-4-7)
RDA合集的类型及样例(第4种类型:集成合集)(2019-4-8)
记录方法(增强概念):4种,不互相排斥【可以同时选用,但不是所有元素都适用】。已经存在方法的正规化:[1]非结构化描述(如转录信息,附注);[2]结构化描述(如检索点、受控词表术语);[3]标识符(如ISBN、ISSN);[4]IRI(用于关联数据实施)。需要应用配置文件、政策声明、最佳实践来帮助选择。参见:
3R项目与RDA“四路径”(2017-8-7)
行为主体“分拆”(强化概念):所有agent类型都有单独的元素,明确声明等级、可改善培训,不必提醒编目员寻找通用关系【?】。【承认】元素名称有些奇怪,但不必用于显示。参见:
新RDA分拆Agent关系元素(2019-3-16)

顺其自然(Let it be!)

多年前曾在日本研修日语。某次要去小学访问,去之前老师田中先生安排了阅读材料,是该年级社会课教材中的一课,让我们先了解孩子们的课程内容。课文是孩子们放风筝的故事,以学生口吻写成。作者风筝放得很高、很开心,然后看到同伴完全放不起来、很沮丧的样子,于是自己也假装放不好,让风筝掉落下来。对此我完全不能理解,我说:难道不是应该帮助同伴,让他也能把风筝放起来吗?田中先生看着我,评价道:厳しい(kibishii)。我没想通,我的想法不就是我们国家一贯提倡的“互帮互助、共同提高”么,哪里严厉了?
参见:日本旧忆·小学社会课&《菊与刀》(2008-3-14)

年齿渐长,渐渐知道并不是所有事都能“帮”得起来的。对方可能没能力、学不会,也可能根本没意愿、单纯地不想学,有时两者还很难区分,因而最好的方式大概就是顺其自然。况且很多事,会还是不会,根本没自己以为的那么重要,又何必期望对方学会,还一厢情愿地以为是为对方好呢?
终于想明白,田中先生当年对我的那个评价很中肯。Let it be! 要把它从无奈的选择,变成一种基本的处世态度。
用这碗鸡汤自勉,开启我人生新的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