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CID 2017上海研讨会:笔记与联想

本着了解ORCID应用进展的想法,报名参加了 ORCID 2017上海研讨会。参会者以图书馆界为主、出版界次之,研究人员/科研管理只占很小部分,并且这小部分似乎下午都已不在场。
1、ORCiD /ɔ:kid/
拼单词就out了。官网Logo中间有个小写,但文字中通常全大写。

2、这是ORID首次在中国大陆召开的会议,有从北京来参会的出版界人士。据ORCID中国区总监胡昌杰介绍,大陆注册人数估计35万(根据机构邮箱、国内常用邮件服务),仅次于美国。机构会员情况:
大陆4家(清华大学,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中国农业科学院)
香港7家(8所大学中除香港科技大学)
台湾9家(未列出)

3、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曾有 iAuthor.cn 网站提供ORCID注册(“中国科学家在线”平台正式上线,2014-10-30),已是过去完成时(今天发现网站无法访问、烂尾了)。
如果个人需要ORCID号,直接到ORCID官网,免费注册 。官网有给ORCID号生成二维码功能,有国别选项,仅20多个国家、不含中国——此选项含义不明,会议问答阶段说明,注册信息中不含国家,如更换国籍无须更新个人信息。

4、可使用API利用ORCID数据
API有3等,免费的公共API有查询功能,基本会员API和高级会员API有不同的更新记录权限(成员资格与费用,3-120万不等)。更新记录将丰富会员单位下属个人ORCID信息,并且增加个人信息的可信度。

5、个人ORCID数据目前由CrossRef提供基于DOI的自动更新,也可如上由会员单位更新。否则的话,只能由个人自己更新,自己更新信息的可信度级别较低。ORCID本身不提供其他通报功能。
已注册了ORCID的都了解,目前中文成果基本上没有自动更新。没有国外发文的话,目前注册这个号码作用尚未能体现。这也是最后专家讨论阶段,社科文献出版社集刊运营中心副主任柴宁提问的:人文社科为什么要用它?

6、科研信息管理需要用到个人ID,以区别姓名相同或者姓名形式相同的情况 。目前有不少通行的个人ID,通常需要并行使用,才能拼出相对完整的个人成果。
香港理工大学图书馆研究支援部主任谢佳燕(Janice Chia)介绍,理大在学校层面推进ORCID注册,其学者库将ORCID与Scopus author ID、ResearcherID整合,以获取相对完整的个人成果信息。该馆Researcher Profile网页也列出了本次报告介绍的数据整合流程。
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潘卫副馆长介绍,上交大机构知识库目前根据学校需求,侧重研究者数据管理,近期目标是实现学院年度成果考核,要求成果精确归属(自动判断+认领),同时减少对成果的反复识别。因此下决心对全校数千研究人员做人名规范,除以上3种个人ID,还使用ISNI及一些专业平台的作者ID。上交大自身并推动在DRAA电子资源谈判中,增加数据获取的权利

7、图书馆界关注个人ID,是因为它能区分同名者、汇聚研究者成果,属于传统图书馆学编目中的规范控制范畴。但是,如会议最后提到的,研究者才是ORCID的主角,如何让研究者愿意使用,方便其工作,才是ORCID是否能够成功的关键。目前国内已有期刊要求作者、审核者提供ORCID,除此之外呢?

8、会议赞助商Nature和Science的报告,关注点在提高科研成果的可信度,因为近年科学丑闻太多。
Nature Research大中华区执行主编印格致(Ed Gerstner)讲加强透明度,如通过研究数据的开放获取、研究预注册、提高成果的可重复性。
AAAS亚太业务开发总监初晓英讲要求研究者声明自己的责任,采用贡献元数据+责任方式(Credit)词表。
两家方向一致,思路不同。前者通过开放,实现第三方监控;后者是要求自律。尽管看到元数据、受控词表感觉很亲切,但我不相信自律,更相信开放的制度设计。

2017-6-23 update:
官网上的会议主页,PPT已上线(figshare.com在线浏览+下载)
– 会上初晓英提到有篇用ORCID数据做的科学家流动研究文章发表在Science系列,文章中那个跳槽最多、在10个国家工作过的人现在到了上海大学。文章中译版:
用ORCID追踪全球科学家的流动(原文作者John Bohannon & Kirk Doran)
除了很炫的可视化图。其中还提到ORCID存在的问题:(1)用户偏年轻化;(2)不同国家用户数量与研究人员数量不匹配,如西班牙和葡萄牙偏高,因为这两个国家的科研资助机构都要求科学家使用ORCID;(3)学术界研究人员有更大发表论文压力,因而比产业界的科学家更积极地注册。
– 会后反馈。包括:(1)问卷调查:评介会议、报告、场地、建议等——第一次见到给每个报告评分的问卷。(2)收集参会者ORCID号,如果没有,也可即时注册——既收集信息、也是推广。为免干扰,在此就不提供链接了。

BIBFRAME 2.0说明文件更新

2017年3月,BIBFRAME 2.0说明文件更新:
BIBFRAME 2.0 Examples and Notes – updated
与2016年4月发布时相比,文件有增减:
增加:BIBFRAME 2.0新内容,URI和标签,附注
减少:管理元数据Administrative metadata,类别Categories,单件Items
相同内容对象的文件,2016年时有详尽的修改说明,此次有可能就只是简单的用法说明。

新增内容:
What’s New in BIBFRAME 2.0:列出BIBFRAME 2.0相对于1.0的最重要变化(附后)。
变化多附说明文件(或者2016年时有)。有些以前自己没有明确感知,如BIBFRAME本体由RDFS变为OWL,再如为匹配编目标准(当指RDA)增加若干属性和类。

URIs and Labels :表达资源特性的3种方法【在“RDF约定”中有简单说明】
1、只提供URI:使用 bf:属性
2、同时提供URI和标签
3、只提供标签:使用 bf:类,取值 rdfs:label

Notes:表达资源附注的4种方法
使用属性 bf:notes,期望值为附注类、取值 rdfs:label
1、一般附注:使用附注类 bf:Notes
2、专门附注:使用外部附注类
3、特定附注类型:在1基础上增加 附注类型属性 bf:noteType
4、由上下文推断出附注类型:嵌入相应类的说明中,省略附注类说明

——— BIBFRAME 2.0新内容(略译) ———
所列为BIBFRAME 1.0到2.0的最重要变化清单,并非详尽无遗:
取消规范类。个人、组织、地点(有名称的事物)表达为真实世界对象(RWO)而非由名称标识。
取消注释类。1.0中是注释的事物,如目次,现在是属性
引入单件类。在1.0中表达为注释。【2016.4有说明文件】
引入事件类。见“事件模型”。
题名重新建模。见“题名注释”。最值得注意的是“作品题名”和“实例题名”类移除(合并为“题名”)。
标识符重新建模。见“标识符注释”。最值得注意的是标识符类型由类而非属性区分(1.0有许多标识符属性,只有一个标识符类;2.0有单一标识符属性,许多标识符类)。
附注重新建模。见“附注”。
职能重新建模。见“表达职能”。引入“贡献”类配对施事者(agent)与职能。
本体。BIBFRAME 2.0正式表达为OWL而非RDFS本体。现在许多属性定义为对象属性。若干属性现在定义有逆向属性。【详见“RDF约定”】
– 增加若干属性和类,支持与编目标准的更好匹配。

IFLA关联技术分委员会公开征求委员

IFLA标准委员会(IFLA Committee on Standards)下属关联技术分委员会(Linked Data Technical Sub-Committee, LIDATEC) )现正寻找热心者参与。分委会的主要工作是对IFLA命名空间的维护与管理,目前IFLA已经发布了FRBR家族、ISBD和UNIMARC三个词表。
本分委会至多由7人组成,全志愿,主要在线工作;每年IFLA年会碰一次面,注册费有优惠。
申请截止期为2017年6月30日,发送邮件到 elections@ifla.org,提供姓名、所属机构,并简单描述个人背景,以及与关联数据和RDF相关的专长(约250词)。
分委会成员将在7月确定,希望入选者能参加8月在波兰举行的IFLA年会。

Via IFLA Committee on Standards News. Call for nominations for the Linked Data Technical Sub-committee / By Joanne Yeomans (9 June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