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中的图书馆服务平台Folio概览

2018年最后2天,应Keven之邀参加Folio系统界面翻译,跨年和元旦都在刷汉译——仅凭对图书馆自动化系统的了解,对Folio本身则几无所知。人多力量大,demo汉译在元旦那天基本完成。接下来还将参与Codex兴趣小组的活动,于是先来补下课。

一、关于Folio
Folio = Future of Libraries is Open,开源的图书馆服务平台,前身是开发多年的Kuali OLE (Open Library Environment)。2016年前后,Kuali基金会决定转向商业,于是OLE改与EBSCO和Index Data(丹麦)合作,启动Folio。由2016年项目启动时EBSCO中文网站的长篇介绍,可对Folio有更多了解:
隆重介绍 FOLIO – 一项崭新的合作项目,携手图书馆、服务供应商以及开发人员来促进、创新并且重塑图书馆自动化系统的未来 [2016-6-25]

二、平台状况和路线图(Platform & Roadmap)
Folio官网目前发布的路线图如下,不知是否能如期实现:
第1阶段:发布Alpha版,2018年1月
第2阶段:平台发布(Beta版),2019年初
第3阶段:在图书馆运行,期望2019年初至少有3家图书馆实施
第4阶段:早期实施者,11家图书馆计划在2019年实施

三、Folio平台FOLIO Platform
Folio的特点是模块化、灵活性、扩展性。
任何人可以开发Folio App。现在有十几个设想,比如App设想第3号预约房间、第6号与图书馆活动和网站集成、第8号与机构库集成、第13号支持联合目录。

四、资源管理数据域Resource Management Data Domains
对图书馆实体与电子资源的管理模型,包括以下6个域(图示是简化版):

Resource Management Data Domains

Folio法典域(Folio Codex Domain),由一组最小但足够的核心元数据集组成,更全面的元数据集在动态检索时调用。
知识库域(Knowledge base (KB) Domain):电子资源、印刷资源及其他资源等多种知识库(托管系统中,对实体资源,感觉像是类似联合目录的中心书目库)
馆藏域(Holdings Domain):电子资源的权益/馆藏(Entitlement/Holding),可能与知识库中包(Package)的收录范围等不一致。
采访域(Acquisition Domain):图示中只对电子资源作了标示(省略了实体资源),主要为说明电子资源采访产生的馆藏,可能与知识库中包的收录范围等不一致。
库存域(Inventory Domain):法典域对应的实体资源部分
流通域(Circulation Domain):包括用户借阅实体资源与使用电子资源
Folio的关键假定
1、合并电子和印刷;
2、合并单行和连续出版物;
3、库存和知识库(见上);
4、本地与远程。本模型的主要目标是避免元数据的本地复制。只要有可能,就应该对权威记录进行引用(即链接)。本地系统应仅保留与该单件相关的最小核心元数据集。每当需要完整、丰富的元数据集时,应从权威源(例如知识库)动态检索这些元数据。 此外,本地保留的核心元数据应仅在需要时存在于本地Folio系统中。对于电子单件,这意味着只有在访问单件时才会出现本地占位符。 换句话说,它是将权益(潜在馆藏)转换为实际馆藏的访问权,然后可以在本地Folio系统中表示。
我的理解,法典域是面向读者的检索结果一览信息,详细页面信息由动态调用获取。联想一下——不需要每个馆都维护更新数据,只需要大家共同维护、系统来做更新,是不是很美好?

五、法典元数据模型Codex Metadata Modal
Codex Metadata Modal
Codex是一个规范化和虚拟化层,允许Folio集成有关各种资源的元数据,无论其格式、编码或存储位置。
目前仅包含棕色的5个对象:实例、单件/馆藏、收录范围、位置、包;未来还会增加,确定将增加的是蓝色的2个:作品、主题。目前看各对象包含的字段并不多,应该就是前述法典域所称的元数据核心集。
本模型受BIBFRAME2启发(作品-实例-单件),但并不严格遵循BIBFRAME2(BIBFRAME 2 模型只针对单个资源,没有“包”的概念)。
另关于MARC,MARC记录格式被Folio用作数据交换格式——回归MARC(尤其是UNIMARC)的原始设计。其实现在的图书馆自动化系统、尤其是支持非MARC编目的系统,MARC的作用恐怕也是如此。
我想对Folio来说,这也意味着未来BIBFRAME或其它元数据也可以经crosswalk转换后,纳入到系统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