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地区RDA实施情况调研结果

中国国家图书馆顾犇在2018年成为RDA理事会亚洲代表(任期为2018-2020)。参见:RDA治理图(附RSC宣布候任主席Kathy Glenna)(2017-12-24,2018-1-18更新)

来自国家图书馆微信公众号“扁木园儿”的信息:“为更好履行作为RDA亚洲地区国家机构代表的职责,推动RDA在亚洲地区的普及与实践,密切亚洲各书目单位与国际RAD管理机构的联系,中国国家图书馆在亚洲范围内以调查问卷的形式开展了一次有关RDA研究与实践情况调研。”
扁木园儿:RDA研究与实践情况调研(2018-7-24)

根据 “亚洲地区RDA实施情况调研”,摘录如下信息[方括号内为个人附注]:
调查对象 [经查亚洲有48个国家和地区,是响应不积极,还是没有广泛发问卷?]
8个国家、20所图书馆。包括国家图书馆7个、公共图书馆5个、大学图书馆3个、专业图书馆2个、其他3个[如CALIS这样的联编中心?]
编目规则
中、日、韩对本国语言资源和外国语言资源大多采用不同编目规则,东南亚、中亚多采用相同编目规则。
采用1种规则的有4个机构,因文献语种和类型不同而采用2种的有6个机构,3种的有8个机构,超过3种的有2个机构。
实施机构 [总共20个机构,如能提供清单更好]
15个机构已实施RDA,4个未实施,1个未实施但已有计划。
实施机构中,11个有本地政策;7个对所有资源实施RDA编目
实施准备
日本国会图书馆计划制订本地政策
日本庆应大学馆准备编写本地RDA手册
韩国国会图书馆在修改本馆编目手册
越南国家图书馆正翻译RDA为越南语
马来西亚国家图书馆已制订本地政策声明、出版RDA手册
RDA编目数据较多的机构 [香港众多高校紧跟英美,看来调查未涉及香港地区]
CALIS、上海图书馆、澳门大学图书馆、台北汉学研究中心
韩国中央图书馆、日本国会图书馆、印尼国家图书馆、沙特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图书馆与阿拉伯联合编目中心
本次调研使RDA理事会准确掌握了亚洲各国对RDA的态度和实施进展,获得了高度评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