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论文集”笔记

去年11月参加第五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参见:第五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笔记 ),照例收到论文集1册:
中国图书馆学会学术研究委员会信息组织专业委员会编. 回顾与展望:新媒体时代下信息组织方法的创新与发展——第五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论文集.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7.11. ISBN 978-7-5013-6288-2

这几天有空翻看,发现国图作者比例极高,真是人才济济。于是数了下,收录论文共69篇,国图49篇占71%:一等奖4篇(国图2篇50%),二等奖9篇(国图6篇67%),三等奖17篇(国图12篇70%),优秀奖16篇(国图11篇69%),交流论文23篇(国图18篇78%)。
以下摘取对我而言是新知的6篇论文概要(二等奖、三等奖各有一篇讨论PRESSoo和ROAD),作者都是国图的:

赵敏、宋文燕. PRESSoo对我国连续性资源编目的影响. 第91-99页.
ROAD(the 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scholarly Resources开放存取学术资源目录)是一项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交流和信息部门资助下由ISSN国际提供的免费服务,起始于2013年12月。其创立目的主要有四项:(1)为以开放存取出版的各类在线学术资源提供单独的访问点;(2)提供关于OA资源质量和声誉的信息;(3)在世界范围内提供开放存取学术内容的概述;(4)展示使用ISSN收集来自各种资源信息的新方式。目前,ROAD提供两种格式的数据,一种是MARC XML,另一种是RDF/XML。其中,后者是基于PRESSoo概念模型建立。
ISSN国际中心以ROAD项目为依托,根据PRESSoo概念模型,利用关联数据技术,将MARC21格式转换为RDF/XML格式……

李仕超. 连续出版物数据的关联与开放. 第130-136页.
ROAD……【由】ISSN国际中心提供免费的ISSN注册数据集(提供180多万条书目记录的订阅服务)。该数据集包括在开放获取(OA)环境下描述学术资源,且已获得ISSN网络分配的国际刊号的书目记录,例如期刊、会议记录等。

刘俊. 国外图书馆随刊光盘管理利用方式分析及启示. 第236-244页.
本文通过电邮调查7家国家图书馆(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新加坡、日本)+波士顿公共图书馆,并选取典型刊物查询这些图书馆OPAC,了解随刊光盘的管理及MARC著录方式。

王彦侨. 大数据时代联合目录的质量控制. 第276-281页.
1 联合目录的数据质量:四大要素:完整性、一致性、准确性、及时性
2 联合目录的质量管理:标准规范,管理制度
3 联合目录的数据清洗:人工检查,应用专门程序,针对特定项目的处理,查重匹配
【框架不错,内容略泛】

胡媛. 跨越资源藩篱 共享中文数据——略述中文文献资源共建共享合作会议. 第344-351页.
中文文献资源共建共享合作会议【2000-2016,两岸四地11次会议,除中文名称规范库外,竟然不曾听说】
代表性建设成果:中文石刻拓片资源库(国图),中文名称规范联合数据库检索系统,中国古代版印图录(图书),中文古籍书目数据库,中国科技史数字图书馆(清华),中国家谱总目(图书),中国近代文献图像数据库,中华寻根网(家谱)

王薇. CJK数字图书馆建设现状调查与思考——基于与Europeana和WDL的比较、分析. 第384-390页.
借鉴WDL和Europeana的成功经验,2007年8月南非第73界国际图联大会上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馆长长尾真向中韩两国的国家图书馆提出了《数字存档方面的国际合作》提案……共同建设CJK数字图书馆(China-Japan-Korea Digital Library)项目,以东亚地区文化和学术信息资源为对象的门户网站计划将于2017年9月正式上线。……应用关联数据和语义网,整合数字文化资源,通过跨领域、跨国界的统一网络平台,为用户提供一站式浏览和检索服务……
数字资源内容:中日韩三馆首批分别向网站注入1000种左右的古籍文献。元数据发布……;专题库……可提供全文影像浏览。……两种服务方式兼具了WDL与Europeana的特点。
技术标准:中日韩三方共同认可以DC核心元数据作为数据交换标准。……网站的系统开发由韩方负责。三馆各自拥有不同的检索门户系统,通过WebOPAC检索进行互联与对接。

《“第五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论文集”笔记》有4个想法

  1. 晓菁老师好,
    想请教您关于RDA名称规范的问题,RDA有同一人相同身分与不同身分的处理原则,按照RDA的处理原则,同一人不同语种名称是属于相同身分,该纳入一笔规范纪录,那么,怎么处理preferred name的问题呢? 是考虑RDA的普遍性原则采用原著作者语文? 还是考虑中文读者群选用中文? 很想知道中国国家图书馆或您们有对此问题讨论过吗? 请惠赐意见。

    1. 谢邀。
      大陆这边中文编目基本上还没有用RDA。
      依照原来的编目规则,preferred name根据编目语言确定,也就是中文编目用中文,西文编目通常用英文。因此中文编目对外国人用中译姓,外文编目对中国人用汉语拼音,都没有用原著作者语文,但原名会附加作为subfield。
      西文RDA编目在名称检索点上仍沿用上述做法。

      1. 请问以后实施RDA会改吗? 中国大陆人才济济, 即使不follow RDA或MARC 21应该也可以走出图馆社群的局限才是。
        我们目前是分立两个檔, 一个中一个西, 以700相连, 工序不仅麻烦而且影响检全率, 或许是MARC21对应及处理上的问题吧, 若用中文名称查询, 检索不到西文数据…让我想到以后改成关联资料是否会好些? 但同身分分立两个名称权威, 关联时会有两个URI不是吗, 若不照RDA的设计而迁就目前作业, 是否会影响到未来的发展? 真的很茫!
        又, Agent的中译怎么说才恰当? 拜读您的文章, 记得好像也有过不同的用词, 去查RDA Registry, 中文部分也还无结果? 不知中国国家图书馆在整理词汇时, 是否有纳入两岸三地不同用语的考虑?
        很感谢您这么快回复, 您的文章和著作常嘉惠我们, 感恩!

        1. 真不好意思,才看到。虽然是自家地方,也不常来看。
          大陆中文编目是否会、何时会实施RDA,应该还没有时间表。听说中国国家图书馆已受邀参与RSC,或许有望加快进程。
          CALIS联合目录当年建立规范档时,考虑到维护问题,采用多语种(中文、西文、日文、俄文等)建一个档的方法,只是不同语种有各自的preferred name。这应该是个比较超前的设计,并不符合MARC格式的规定,但用起来会比较方便。如果用linked data,一个URI,不同的label。
          如果是两个URI,只能用sameAs关联了。

          关于Agent,不知道贵馆如何中译?我自己早先随便用了“代理”,显然是不符合原意的。后来觉得“施事者”比较符合,只是听上去有点像生造词。和其他同仁讨论过,目前偏向用“行动者”(因为与Actor为同义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