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图书馆和研究数据服务:当前实践及未来计划

学术图书馆和研究数据服务:当前实践及未来计划──学院与研究图书馆协会白皮书

Academic Libraries and Research Data Services: Current Practices and Plans for the Future : An ACRL White Paper / by Carol Tenopir, Ben Birch, Suzie Allard. Association of College & Research Libraries, June 2012 (54p. pdf)
三位作者来自田纳西大学信息科学学院信息与交流研究中心。
对大学成员馆的调查结果分析,截止时间2012.1.25,基本反映20111年底的状况。有大量的统计数表,附调查表。
全部351所图书馆、回收221所(回收率63%),包括大专、本科、博士三个层次的大学(p.14)。
研究数据服务、数据管理、数据保管(Data Curation),差不多可视为同义语吧。
读概要后的感觉是:
1、资助机构的要求,应该是研究数据服务能否发展的关键促进因素。(目前来说,我国还没有这个促进因素,但应该也不会太遥远了)
2、图书馆应具有危机意识。研究型图书馆的生存和发展,取决于其是否是所在机构的知识创造过程中的一环。以往图书馆的主要责任是提供信息获取,现在及未来则将增加数据管理。(在国内,大学中的档案馆、网络中心等机构可能在这方面成为图书馆的竞争者。)
3、图书馆员有能力做数据管理吗?p.12图2列出了数据生命周期(data life cycle)各个阶段,图书馆员考虑的问题。
Figure 2
The librarian ponders whether she has the background, skills, and education to provide RDS.
via ACRL insider: Academic Libraries and Research Data Services (November 26th, 2012)
———Executive summary(译文)———-
随着科学变得越来越协作性、强化数据和计算性,学术研究人员正面临一系列数据管理需求。这些需求与资助方要求数据管理计划两相结合,对大学的研究数据服务而言,是既有需求又势在必行。对校园中的研究数据服务活动,学术图书馆可能是一个理想的中心,为学术图书馆成为本机构知识创造周期中更积极的参与者,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最近学术图书馆界已把数据保管(data curation)作为2012年的十大趋势之一。一些学术图书馆已经参与这些活动,其他馆正考察可以提供一系列研究数据服务的途径。
本研究调查美国和加拿大的学院和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的学术图书馆成员,对两国学术图书馆研究数据服务的现状与未来计划提供一个基准评估。
主要发现与观察:
– 目前只有小部分学术图书馆提供研究数据服务(RDS),但1/4到1/3的学术图书馆计划在未来两年内提供一些服务
– 最常提供或计划的RDS是创建Web指南、帮助定位数据。这是传统图书馆实践在新环境中的延伸。
– 较大的或授予博士学位机构中的图书馆,更易于提供一系列信息/咨询类服务,尽管各种规模机构中都有一些学术图书馆计划未来提供某些RDS。其中一些服务,扩大了图书馆在知识创造过程中的作用。
– 较大的或授予博士学位机构中的图书馆,更易于提供或计划提供技术的/亲手实践的RDS。但是,大专或本科机构的图书馆应当考虑提供一些这类服务,因为图书馆有必要帮助机构满足其任务目标,如促进学生进入四年制大学和研究生学习。[这也是RDS?]
– 接受国家科学基金(NSF)资助学校的图书馆更易于提供或计划提供各种类型的RDS。这说明,资助机构要求正推动RDS需求。随着预算决策趋向承担更大责任,更多机构会说明数据管理责任,因此学校的RDA需求会增长。如果图书馆不积极参与提供这些服务,其他单位会被逼介入服务,从而会削弱图书馆作为研究过程重要伙伴的形象。
– 极少学校图书馆负责发展研究数据政策。能够作为思想交换库(clearinghouse of ideas)、为建立这些政策提供专家知识,是图书馆成为知识创建过程成员的一个机会。
– 在RDS方面常与学校其他单位协作,通常是研究办公室。对图书馆在知识创造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帮助支持图书馆对校园的价值,这种协作是一个极好的方式。[研究办公室相当于我们的科研处、社科处吧]
– 提供RDS最通常的战略是重新安排现有图书馆员工工作。这也需要得到员工专业发展的支持,这样他们可以获得所需的专业知识,以提供完整的RDS。
– 提供RDS的图书馆大多数已经或计划重新安排现有员工工作以承担这些责任。这可能是财政要求,可以此为由获得附加预算设置主要与RDS有关的新职位。本研究针对科学,而其他学科也开始越来越协作性、强化数据和计算化,因此RDS服务会跨越学科边界,服务更范围的研究者。
– 图书馆依赖会议或培训班向其员工提供RDS培训。图书馆需要一些机构支持,送其馆员参加专业发展,专业组织继续提供这类培训很重要。对领先的图书馆而言,有机会与同行或其他相关图书馆创建导师关系,帮助向更多馆员传播专业知识。
———-正文提及的两个工具网站———-
DataOne: Resource(数据管理工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