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随感

初识
在此行业做了半辈子,一直很自闭。去年参加中图学会学术委员会成立大会,才知道宋文是位女士。这次见到如雷灌耳的卜书庆,才知道不是位老先生。
会前晚餐,被介绍了N次,于是很多人见到了“编目精灵”。尽管囧,也无奈。
会议第一天晚餐,给同桌介绍Nalsi,不知道是不是因此他那顿饭吃得很累──我有事提早走了。
在1912的茶客老站参加书社会网友聚会,第一次见到Judy和Tianlan。网友见面,无需介绍,自来熟。

网友聚会
20100530南京1912茶客老站
Nalsi早就在书社会上召集聚会,结果是东道主Judy请客。
书蠹精携副手来坐了一阵,第2天才知道他是位资深会员,只不常登录。
Judy不参会,拿了她买的《编目的未来》来签名。书蠹精第一次看到,要过来,从眼镜上方用一副审视样品的样子,边翻检边说:开本比较大、纸张比较厚——我笑问有没有第三点。
认识Nalsi很久,从没想过这个ID什么意思,这次知道是把islandlee的前面部分倒过来──书蠹精问的。
可惜flybabywl会务太忙未能到场,后来她问我是不是第一次见到Nalsi。听说不是后,她说,那他为什么这么激动啊?嗯,Nalsi的确情绪起伏比较大。
参见:书蠹精:编目研讨会的前奏:吃饭和喝茶 (2010-05-31 06:16:17)

报告超时
第一天下午特邀专家报告,共延时50分钟。
晚饭桌上说起我很准时,我说:这个,大牌才超时啊。
其实以自己参加过的为数不多的会议,大部分报告人都会超时。
可能大牌与非大牌的区别是,大牌在超时的情况下还能从容不迫地讲完。

上网
虽然在家每日上网到天昏地暗,一直以来外出从不带电脑(学习除外)──好不容易可以放松下。
但是这次开会就很杯具,因为一直在用手机上书社会,而手机玩起来又很受局限,效率比之电脑低太多了。
看来以后会带电脑外出了,一步步走向网瘾。

寺院图书馆
近年来,在好些寺院都见到图书馆,不少还是对外开放的。
会后去鸡鸣寺,也看到图书馆了,不过没进去。
只是没想到这么专业的会议也会有佛界朋友参加,是北京龙泉寺的图书馆馆长及助理。
讨论时孙博馆长给我们展示了周子荣的《云林佛教图书分类法》(香港版),扩展中图法B94类。

市图与省图
住在汉府饭店,右侧就是金陵图书馆。会后散步去看看,下午5点半就关门了。
再去附近的南京图书馆,外借等也是下午5点半关门,但报纸阅览室要开到9点,无证阅览。
报夹上印着报纸名称,热门报纸还印上星期一到星期日。按字顺排,不同区域印字颜色不同。感觉无论对读者查找归架,还是对馆员管理整架,都很方便。
南京图书馆报纸架

[update 2010-06-05 上图来自Nalsi的书社会相册]

收获
送出一些《编目的未来》,表达我的感谢。
收到一些惊喜,不说什么了。
南图的纪念品很喜欢──书签、报时贴《石竹斋书画谱》,清雅。
第二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收获

《第二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随感》有7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