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公司的ITS.MARC数据库

      图书馆公司TLC (The Library Corporation) 是最早以CD-ROM方式提供MARC数据的公司,其BiblioFile曾风靡一时。在前联机编目时代,我国不少图书馆都曾是其客户。如今,它仍然向图书馆提供书目数据,其ITS.MARC,声称是世界最大的免费检索MARC数据库,含1500万条记录。可以同时检索它的多个数据库,命中的部分记录有主题。如要看MARC格式,则必须成为其用户,或者做30天的试用。

      它的经营方式沿用了BiblioFile的按库收费,为不同类型图书馆提供套餐类书目数据库订购,而不是OCLC的逐条记录付费。所以虽然看上去有一、二十个数据库,实际主要来源是美国、加拿大的如LC、NLC、NLM及美国政府,只是对这些来源数据进行了各种组合。
      需要注意的是只有British MARC、Canadian MARC (CanMARC)来自本国,而French MARC、MARC en Espanol (Spanish)并不来自法国、西班牙本土,所以后两个数据收录的法语、西班牙语文献不会很全面。
      它的特色是三个声像资料库,即A/V Access、MediaMARC、NICEM A-V MARC。如要做英文原版声像资料的编目,或许有参考价值。

附ITS.MARC数据库一览表:

 Asian MARC = 来自LC的亚洲记录
 A/V Access = 来自Professional Media Service Corp的流行声像资料
*British MARC = 来自British Library的记录
*Canadian MARC = 来自National Library of Canada,及LC MARC外国中的加拿大记录
 Contributed Research and Academic = 来自研究与学术图书馆的BiblioFile用户
 Contributed School and Public = 来自学校与公共图书馆的BiblioFile用户,特别适合于回溯转换
 Docufile = 1982- 政府文献数据库,包括美国各州、联邦及外国政府,以及联合国
*French MARC = 来自LC、NLM、USGPO、其他美国政府机构及TLC客户的法语文献记录超过70万条
 LC MARC Backfile = LC记录
 LC MARC English = LC英语出版物记录
 LC MARC Foreign = LC非英语出版物记录
*MARC en Espanol = 来自LC、NLC、NLM、USGPO、其他美国政府机构及BiblioFile图书馆的西班牙语文献记录
 MediaMARC = 来自Library Conversions Limited Company (LCLC)的教育声像资料,从近250所学校图书馆回溯转换,5万余条记录,高质量、内容丰富,平均大小为LC相应记录的2-3倍。
 MedMARC = 来自NLM,及LC、NLC的医学记录。
 NICEM A-V MARC = 来自National Information Center for Educational Media (NICEM)的音像资料书目数据库
 SEARS Cataloging = 包括带DDC和希尔斯主题的MARC记录
 TheoMARC = 来自LC及(用户)贡献记录。

 

新浪“爱问”:一个助人为乐的游戏

大约半月前看到谈论新浪”爱问”iAsk,一个网友互助回答问题的网站,就去看了一下。当时有两个感觉:
一、爱问颇似Google Answers,不过是用虚拟货币代替美金。在中国,要想让大众付钱提问,一则缺乏吸引力,二则也存在网上支付瓶颈。好奇的是,新浪如何赚钱?因为Google Answers对每个提问至少有5毛美金进帐,而爱问似乎并没有提供收益。
二、又多了一个”玩物丧志”的场所。在Google Answers,虽有数百名专家负责答题,但普通人也可以通过答题展现自己,最终申请成为专家,走上打工赚钱之路。爱问所获既然是虚拟的钱,那就纯是一场游戏了。爱问设置了复杂的积分规则,为每个参与者设置了积分级别,从”新手”一直到最高的”先知”。会有多少人为”圣人”、”先知”这些称号而孜孜以求?
      爱问开张大概也就几个月吧,前日去一看,居然已有一位”先知”诞生了!大致看了一下,这位先知在最近30天中回答了2100多个问题,平均每天70多个,在这场游戏中花了多少时间可想而知。当然,说得高尚点,那是助人为乐。
      在爱问的游戏规则中,每个问题的答案最终由提问者在回答中选择,是否正确依赖于提问者的判断,完全没有权威性。或许这就是有的问题会被反复提出的原因吧。当然,很多问题本身并无唯一正确的答案,提问者与其说是在找答案,不如说是想听听不同的看法。
      最终,爱问会累积成一个巨大的问答库,但基于以上理由,我想它的参考价值是有限的。

      关于”爱问”和其他类似网站服务的异同,keso有较多论及,可参考。

 

 

编目员成为数字图书馆员

      一直以来,觉得编目属于图书馆中的夕阳产业。在中小型图书馆,有了书商随书配书目记录,编目员几无用武之地。在大中型图书馆,有了联机联合编目,大部分编目员80%以上的工作是套录。缺少原始编目,编目员地位也就大不如前。如果再引入编目、加工外包,那就根本没有编目员的饭碗了。这是个全球性的现象,不独中国才有。
      今天看到OCLC Systems & Services(2004,v.20, no.4)上有一篇给编目员打气的文章: Crashing the party: catalogers as digital librarians。作者Christine DeZelar-Tiedman认为编目员具有数字图书馆建设所需的独特的经验和技能,鼓励编目员积极投身数字图书馆项目建设。
      看来编目工作的地位真是无法挽回了。不过,能到更”朝阳”的地方讨口饭吃,总算做编目的还不至于有朝一日流落街头。
      可惜无法看到全文,附文摘
Catalog librarians have been slow to take an active role in the development and execution of digital library projects. Catalogers have a unique combination of experience and skills that would be valuable in the digital library world. Catalogers are encouraged to take the initiative to overcome stereotypes and their own fears in order to become active partners and collaborators. Suggestions are given for initial steps to take in order to move into the digital library are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