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鹰的推荐书目

    《图书馆杂志》上叶鹰又写了一份推荐书目,从去年的30种经典,发展到了100种,使用对象从大、中学生扩展到了研究生。看叶鹰本人的网站Dr. Fred Ye’s Web Site已是久未更新了,在此越俎代疱,予以宣传推广。

30种核心经典
科学经典6种:几何原本,物种起源,相对论的意义,果壳中的宇宙,黄帝内经,天工开物
哲学经典6种:形而上学,未来形而上学导论,逻辑哲学论,易传,老子,四书章句集注
宗教与历史经典6种:圣经,古兰经,般若心经,史记,罗马帝国衰亡史,历史研究
文学经典6种: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神曲,哈姆莱特,浮士德,一千零一夜
社会科学经典6种:社会契约论,论法的精神,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共产党宣言,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

50种推荐经典:在30种核心经典的基础上增加20种经典
本草纲目,古今数学思想,小逻辑,菜根谭,中国历史研究法及补编,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幻灭,战争与和平,时间机器,老人与海,孙子兵法,科学的社会功能,中国传世藏画,世界传世藏画,高山流水(古琴曲),第九(合唱)交响曲,音乐之声(电影)

“以上50种推荐经典应该是适合从中学生到大学生的学生群体课余阅读或阅览的基本经典(品种次序可以根据需要适当调整)”。

 

100种扩展经典:在以上50种推荐经典的基础上继续扩展
东方哲学经典扩展5种:庄周《庄子》,墨翟《墨子》,周敦颐《通书》,古印度《奥义书》,西田几多郎《善的研究》
西方哲学经典扩展5种:笛卡尔《方法谈》,胡塞尔《纯粹现象学通论》,怀特海《过程与实在》,卡西尔《人论》,波普尔《客观知识》
东方文学经典扩展5种:中国《诗经》,屈原等《楚辞》,王实甫《西厢记》,日本《万叶集》,泰戈尔《戈拉》
西方文学经典扩展5种:荷马《奥德赛》,弥尔顿《失乐园》,斯威夫特《格列佛游记》,塞万提斯《堂吉诃德》,《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中国历史经典扩展5种:班固《汉书》,杜佑《通典》,郑樵《通志》,司马光《资治通鉴》,章学诚《文史通义》
西方历史经典扩展5种:格罗特《希腊史》,蒙森《罗马史》,休谟《英国史》,朗克《世界史》,伯因汉《史学方法论》
经济学经典扩展5种:斯密《国富论》,马歇尔《经济学原理》,马尔萨斯《人口论》,萨缪尔森《经济分析基础》,布劳格《经济方法论》
管理学经典扩展5种:泰勒《科学管理原理》,法约尔《工业管理与一般管理》,马斯洛《人类动机理论》,西蒙《管理决策新科学》,德鲁克《管理:任务、责任与实践》
政治法律经典扩展5种:洛克《政府论》,麦金德《历史的理理枢纽》,摩根索《国际政治论》,奥本海默《国际法》,凯尔森《法律与国家通论》
科学经典扩展5种:哥白尼《天体运行论》,牛顿《自然哲学的数学基础》,麦克斯韦《电磁通论》,魏格纳《海陆的起源》,弗洛伊德《释梦》

    非常后悔没有扫描识别,而是一字字打出来!打到后面自己都失去了信心。自诩所看不多、所知不少,可上面这些书、这些人中,竟然还有我从未听说过的!
    汗颜之外,不免为叶鹰瞎操心:在这急功近利、信息泛滥时代,会有人按你的书目去读书吗?
    叶鹰该文精华在我看来并不在推荐书目。但没想到输入这个书目对我打击竟有如此之大,已经无心点评其文。

原文见:
推荐书目的逻辑扩展及其与现代学术文献系统的衔接. 图书馆杂志,2004年第12期59-61页
面向学生的推荐书目. 图书馆杂志,2003年第4期19-20页

 

中国人为什么过圣诞?

      今日平安夜,圣诞到了。杭州李明华在自己的博客上说,”这耶稣生日与我有何相干,与我们又有何相干?”是啊,中国人为什么过圣诞?难道只是因为商人趋利、国人崇洋?

      中国人信奉多神,对各种宗教从来是来者不拒。本土道教的发展,并不妨碍佛教作为异教的传入与兴盛。历史上”三武一宗”灭佛,佛、道相争只是表面文章,道士最多不过推波助澜而已,根子都是统治者觊觎佛寺兴盛带来的经济利益,与宗教无涉。同样,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仍至XX大法,在中国都不缺少信徒。
      中国人的宗教信仰是功利的,神是多多益善。人的需求很多,而单一的神法力有限。人不免一死,大家都想往生极乐世界,所以”阿弥陀佛”不离口。灶爷、财神更不可得罪。观音菩萨为了送子、施药、延命…..,有三十二变,方便大家各取所需。每一个热闹的神面前,都有一个让人膜拜的理由。当初耶稣还没有成为神的时候,不也靠治病救人、妙手回春赢得人心吗?
      中国人热衷于融合诸教。老子西出涵谷关后不知所终,原来是”入夷狄为浮屠”,道教”老子化胡说”一点都不忌讳将自己的始祖与佛祖混为一谈。一生杀人无数的关羽可以化为佛教护法神,而耶稣也可以成为”五百罗汉堂”中的一员。
      中国人不看重宗教。宣誓信奉无神论的领导同志,在求神拜佛、抽签卜卦时既无心理障碍,也无需避开下属。平时不吃斋,临时抱佛脚,大家都习以为常。象伊斯兰教那样,每年过一次斋月,一整个月见日光就滴水不沾,”中国胃”如何受得了?

      所以,为什么不过圣诞?

 

 

科学研究中的合作:合著与高产

    在对各国科学文献评价研究中,有一个合作度研究,即平均每篇论文的作者数。我们经常对本国作者合作度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自责。那么,是否”国际惯例”就是有较多作者合作呢?合作度能否用于评价科研水平呢?科学界赞赏何种程度的合作呢?
    马克·亚伯拉罕斯著《谐趣科学》(李旭大译. 中国海关出版社, 2004.  Marc Abrahams:Ig Nobel Prizes)提供了二个实例。

    1993年9月2日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刊登了一篇医学研究论文,该论文大约共有976名联合著者,分布在世界上15个不同的国家。而这篇论文页码数不过联合著者数目的百分之一!该文作者们因此被授予1993年搞笑诺贝尔文学奖。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总编对此评论是:”这只是医学界一直在进行的、提高作者知名度运动的一部分。写的论文越多,你就更有可能得到提升,更有可能得到更多的资金。”

    莫斯有机元素混合物研究院的尤利?斯特拉科夫在1981年至1990年期间共发表948科学研究论文(不是经济学随笔),他因此被授予1992年搞笑诺贝尔文学奖。在他一生之中,共发表2000多篇科学论文。甚至在他去世多年后,仍有论文发表
    西方熟悉苏联体制的科学家如此解释这一现象:尤利?斯特拉科夫所在的研究院拥有在前苏联极少的进行晶体摄影的设备,作为使用设备的交换条件,科学家撰写研究报告时需要加上该研究院的某一个人作为研究报告的联合著者。
    而尤利?斯特拉科夫正是该研究院的主任。

参见:The Ig Nobel Hom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