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Print:读者、图书馆、出版社、书商皆大欢喜

      Google宣布与美英数家大图书馆合作数字化图书馆馆藏,成为昨天的一大新闻。Google将自己的这项计划称之为”Google出借图书馆藏书”Google checks out Library Books,是早先开始的Google Print (Beta) 的一部分,在此之前Google Print主要面向出版社,由出版社提供图书。
      与Google Scholar有独立的检索界面不同,Google Print与Google Web使用同一检索界面,现有多少图书不得而知,我只在输入Google所举例子时才见到过检索结果中”Book results for …”和这个标记。此次Google计划在今后数年中扫描数百万册图书,使得这些图书信息可以通过互联网检索。
      毛军提到了版权问题。事实上,Google Print最早的合作者正是出版商,如果没有解决版权问题,出版商如何愿意合作?读者在网上看到的是图书页面的扫描图像,文字不可复制,但可以保存网页。过版权保护的图书可以看全文。在版权保护期内的图书,只能看书目信息和少量页面。如果想看全书,可以选择去网上书店购买,或者去图书馆借阅(均提供相应链接)。

      Google Print无疑将是多赢的――读者、图书馆、出版商、书商,当然还有Google:

 

      读者在网上找书,可以在网上看到过了版权保护期的图书,了解什么书商处有卖想要的书(通过”Buy this book”链接书商),什么图书馆有此书出借(通过”Library Search”链接查图书馆?);
      参与图书馆可以借此不花分文数字化自己的馆藏,其他图书馆也可通过更多的外借增加图书利用率和读者到馆率;
      同样不花分文,图书信息被更多潜在客户知悉,出版社、书商可以卖掉更多的书,出版商还有如下所述的额外收益;
      那么Google得到了什么呢?它通过检索者点击网页上与图书内容相关的广告获得收益(这些收益与该图书的出版社分享),同时,实现其”组织世界信息、使之被广泛获取与使用”的目标。

      随着Google的不断壮大,开始有人担心它会成为第二个微软。偏偏Google在上市申请书中承诺”不要变得邪恶”,反而引来Google邪恶说。但Google至今的每一步都让人感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比如在面向研究人员的Google Scholar中不做广告;比如在Google Print的FAQ中,提示避免注意少儿不宜内容。
      Google在简洁的外表下提供高质量的检索结果,不断提供丰富的内容,所以我喜欢Google。然而,如同我同时去几家超市购物以免一家独大后的垄断,我也希望它的竞争对手们做强做大。

 

美国国会图书馆克特表:LC Cutter Table

国内西文编目取著者号普遍使用《克特著者号码表》,即Cutter-Sanborn Three-Figure Author Table。该表属于查号法,一大本,又不是按A-Z字顺排列,查找不便。
在国外,国内这一版本的克特表已经很少见了。一般图书馆都采用即时拼号的”美国国会图书馆克特表”。如果新图书馆要用克特表,或者图书馆想改用克特表(如原采用种次号等情况),推荐LC Cutter Table。优势是:
1、LC克特表仅6条规则,一张纸,查找方便;
2、取号长短随意,总体号码较短。小馆可以只取2位(1位首字母,1位数字),即使如美国国会图书馆,一般也只取3位(2位数字)。遇重号时,再加数字。LC的著者号以3位居多,很少见到超过4位的。

附:LC Cutter Table及实例分析

 

LC Cutter Table

1. After initial vowels(首字母为元音时,第二字母所对应数字)

for the second letter: b d l-m n p r s-t u-y
use number: 2 3 4 5 6 7 8 9

2. After initial letter S(首字母为S时,第二字母所对应数字)

for the second letter: a ch e h-i m-p t u w-z
use number: 2 3 4 5 6 7 8 9

3. After initial letter Qu(首字母为Qu时,第3字母所对应数字)

for the second letter: a e i o r t y
use number: 3 4 5 6 7 8 9

4. After initial letter Qa-Qt(首字母为Qa-Qt时,第3字母所对应数字)

use numbers: 2-29

5. After other initial consonants(首字母为其它辅音时,第二字母所对应数字)

<>r

for the second letter: a e i o u y
use number: 3 4 5 6 7 8 9

6. For expansion(扩展数字:第三及后续字母所对应数字)

for the letter: a-d e-h i-l m-o p-s t-v w-z
use number: 3 4 5 6 7 8 9

当然实际使用时,需要比使用普通《克特著者号码表》更多的人工干预。因为这个表不是所见即所得的傻瓜式表,时常需要灵活处理:
1、表中没有列出所有可能情况(特别是第2、4条);
2、需要根据已取号码情况调整取号;
3、尽可能为将来到书预留空号,以保证号码短、排序正确。

下面是取自LC联机目录的实例(责任者/分类号 著者号 年份/书名):
Sankar, Andrea / R726.8 .S26 1991
Sapienza, Jerral / R726.8 .S265 2002
Sasaki, Takashi / R726.8 .S27 1997 Japan
Saunders, Cicely M. /R726.8 .S278 2002 / Cicely Saunders
Saunders, Cicely M. / R726.8 .S28 1983 / Living with dying

解释:根据克特表第2条,Sa=S2;根据第6条,n=6, p=7, s=7, u=8:
1、由于Sasaki出版于1997年的书先到,用掉了s=7,取号S27。当Sapienza出版于2002年的书到后,已无法用p=7;按排序,p在s前,可用6,但6已被Sankar出版于1991年的书用掉(n=6),于是改用”6+数字”。为了给q和r预留位置,同时考虑到p之前还有o,最后使用的是65=S265
2、同理,作者Saunders, Cicely M.出版于1983年的书Living with dying用了u=8,取号S28。2002年再来另外一种书Cicely Saunders,同作者依题名排,应在前面,取号尽量接近,于是取S278(如用S279,则将来同作者再来题名介于二者之间图书时,就必须取4位数字了)。

LC克特表的详细使用方法可见LC Cutter Tables: Contents

 

随书光盘的没落

    当图书馆还在探讨如何处理随书光盘时,这一出现时间不长的图书伙伴已经渐渐离我们远去。《中华读书报》专题报道”计算机图书的附书光盘:一位正在搬家的邻居“(2004年12月8日21版,记者石侑泽),对亚马逊所售附光盘的800余种计算机图书的统计表明,随书光盘数量在2000-2002年达到巅峰,分别为267、279和172种;但2003年起急剧下落至28种,2004年前9个月更是仅剩12种。
   其实不仅是计算机类图书,我们现在看到各类原版外文书上更多的是一纸广告,告知相关网址,以及登录密码,而原先的随书光盘已渐消失。网络已经在取代随书光盘的位置。既然有那么多图书馆将随书光盘放到自己的局域网上,那么出版商不再发行光盘,转而直接将有关内容放在网上,无疑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当然出版商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在网络上,出版商或作者可以随时更新与图书配套的内容,还能更好地与用户互动;对于原本以光盘形式奉送、可独立使用的电子图书,又可另外卖钱,何乐而不为?
    随着网络的进一步普及,国内出版商大概也会走上这样一条路吧。到时,图书馆就不必再为随书光盘是否出借而费心,也不必因为选择随书光盘上网而增加管理费用。

Update(2005/1/13)闲来无空的不同看法:“随书光盘,依旧乐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