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得最多的39个CNMARC字段

    忙中偷闲,抽取本馆2004年的部分CNMARC数据,作了一个类似的字段使用频率统计。总共18418条记录,除本地使用字段外,共使用了90个字段。其中有11个字段只出现了一次,除非书资料外,相信有几个只出现一次的字段为著录错误所致。
    字段计数总共为355680,平均每条记录使用19.3个字段。平均每记录使用字段比前述USMARC统计的18个字段为多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USMARC一个必备的008字段,在CNMARC就至少要用上必备100、101、102,对于数据量最大的专著,还要加上105、106。如此说来,似乎CNMARC记录的总体信息量要少于USMARC记录?可能相对来说,由于后组的原因,CNMARC主题字段数量略少。
    在本次统计中,出现频率超过百分之一的字段为39个,出现频率超过千分之一的有56个字段,出现频率超过万分之一(1次以上)的有79个字段。由于无法统计每条记录的情况,所以可重复字段的出现次数会超过100%。也就是说,即使是统计值为100%的字段,也不一定出现在每条记录中,因为可能有些记录出现多次该字段。以下是39个字段及其统计数据(某些字段应当为100%,如001、100、101、102、200、215,原记录有错误):

701 121.65%
606 118.82%
801 113.93%
690 113.36%
010 105.77%
001 100.01%
210 100.00%
101  99.99%
200  99.99%
102  99.99%
215  99.99%
100  99.98%
106  99.93%
105  99.02%
005  89.14%
410  59.96%
225  54.59%
320  50.96%
702  30.84%
330  27.49%
517  26.81%
510  25.74%
314  12.33%
300  11.70%
312   8.85%
711   7.76%
600   7.18%
306   7.03%
205   5.79%
333   4.75%
305   3.53%
092   2.28%
304   1.87%
712   1.86%
601   1.84%
327   1.79%
605   1.58%
311   1.48%
607   1.05%

    由于专著记录占了数据的绝大部分,所以对于专著以外文献类型记录所用字段,这个统计数据显然是没有帮助的。如连续出版物的110、207、326、310、011字段均未入围,单独统计时,前三个字段的出现率为100%,后二个字段分别是8%和4%。
    这个统计的样本不够大,与前述USMARC统计的400多万没有可比性。但由于采用的是较新的记录,或许更能反映目前CNMARC的使用情况。不过,CNMARC目前应用上有一些分歧,采用不同标准的图书馆,统计结果也会有一定的影响,比如本馆不采用411、461、462字段之类,导致410字段出现频率较高。

 

克特著者号码表知多少?

    见到一个克特著者表网站Cutter Author Tables(http://www.cuttertables.com/),原来目前通用的克特表,除了曾介绍过的LC克特表外,还有如下三种:

1、Cutter&aposs Two-Figure Author Table
2、Cutter&aposs Three-Figure Author Table
3、Cutter-Sanborn Three-Figure Author Table

    国内常用的,就是第三个版本――克特-桑伯恩三位著者号码表。
    这个网站是美国的商业网站,让你去买它的克特表,价格分别是15+、25+和26+8美元(运费+手续费),不知道运至海外是否也这个价。

    终于在网上找到了国内常用克特表的全文,是韩国图书馆员协会网站上提供的:“克特-桑伯恩三位著者号码表”Cutter-Sanborn:http://librarian.or.kr/reference/mark/cutter1.htm。前几天已经加在侧栏的链接中了。
    原来侧栏链接的是厦门大学图书馆编目部网站上的克特表查询系统,试查了几个,结果不大看得懂。

又:韩国图书馆员协会(Korea Librarian Association)网站(http://librarian.or.kr/)似乎内容颇丰,特设Reference一个大类,上述克特表即在其中。只是对朝鲜文一窍不通,无法逐一探寻。

更新(2005年5月8日):
    由gt800800评论知道还有OCLC Four-Figure Cutter Tables。
    查一下,OCLC四位克特表包括Cutter Four-Figure Table and Cutter-Sanborn Four-Figure Table。OCLC还有一款自动给此克特号的软件Dewey Cutter Program可以下载,适用于Windows Millennium, 2000, and XP,可惜我的机器太破没法安装试用。
   进而发现还有1-2位字母+3位数字的克特号,不知正式名称为何。

Information Commons:信息共享or信息共用

     听吴建中馆长讲座(吴建中:开放存取环境下的信息共享空间)时,就想到去年底看过毛军写的短篇幻想小说“Another day in the Information Commons”,叙述一位研究生在LAS图书馆新开张的Information Commons的半天经历。回来后便到easy librarian去查他的网志,查到了他2004年11月的多篇相关网志,包括那篇幻想小说。想来他那时正在撰写“以Information Commons的名义――数字图书馆的发展与实践”,大概有希望成为最早发表的关于IC的学术论文。之前正式发表的文章中,仅见综述“国外图书馆学情报学2002年研究进展”(初景利等《大学图书馆学报》2003年第6期)提及IC(称为“信息共享室”)。
     钱涂无量更早在2004年6月关注IC,只是他研读“The Information Commons A Public Policy Report”的心得,在网志中只有片言只语,可能也写成论文了。
     不过,要说在国内关注IC较早的,竟然早至1997年,兰州大学图书馆陈乐明副馆长参观美国南加州大学的Leavey图书馆陈馆长早在1994年该馆开馆时,就收到有关资料与照片而为该馆的办馆指导思想和创造性的服务方式所吸引。1997年到该馆参观时,陈馆长点名参观“有馅饼状的操作台(Pie-shaped workstations),在那里学生可以与教师、图书馆员共同学习和研究”的地方,由此知道那被称为Information Commons,陈馆长也译作“信息共享室”。陈馆长详细生动的参观记1998年发表在其馆刊《信息窗》(第3940期)。
     国外有关的资料很多,easy librarian、钱涂无量提供了一些,可参见。以下两个不错:

1、Information Commons:学术图书馆创新服务与资源指南
Information Commons : a directory of innovative services and resources in academic libraries
有按名称、地域、分类排列的相关网站,有招聘职位说明,还有相关书目,一个IC相关信息的目录。更新到2004-12-10为止,因为现在“IC计划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成为现实”(as IC plans have become realities around the world)。
2、Info-commons联机期刊:http://www.info-commons.org/
ALA的“信息共享计划”的出版物。它还有一个博客:http://www.info-commons.org/blog/

     我自然是用搜索引擎查出上面所有内容的。因为当时Google无法访问,我就用A9查,发现真是用对了,因为右侧会同时查出相关的图片:有IC的布局,也有实例照片,当然也会有其他。

     看到台湾译作“资讯公共空间”,或许用“公共”比“共享”更适合国人的口味。联想到Creative Commons的Commons被称为“共用”,也真是符合社会现实。现在愿意贡献让大家共享的人,与愿意共用别人提供东西的人,几乎不成比例。“共享”两字,容易让人产生心理障碍。要想在国内推广IC,除了图书馆方面要有领导重视、人员配备……等等等等,还须趁早将名称换掉。
     共享?想都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