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类图书的LCSH标引

    开学上班,见到哈佛燕京图书馆编目部主管林国强先生(James K. Lin)寄来的资料,回答我早几个月提出的一个问题,想起当时听他讲LCSH标引的情形。林先生曾在LC做主题编目多年,写过关于LCSH的专著。听他讲课举重若轻、收放自如,讲授+练习+点评,似乎不经意间,大家都掌握了LCSH标引,不得不佩服他的授课内容及方式。
    对于LCSH标引,首先重要的一点就是明白”先组定组”,所有主题标目、子标目都要有依据,或者取自LCSH,或者按说明取自通用标目或词语(free-floating),或者仿照模式标题(pattern heading)。只是对于文学类图书,LCSH标引规则太多,光在《主题编目手册》(MSC)中列出的就有很多,还有什么情况下不需要标引主题的问题,搅和得如一团乱麻,不好掌握。经林先生总结,就简单了很多。根据体会,择要编译其讲稿如下,遇文学类图书原编需标引主题时,可按图索骥(H…为《主题编目手册》规则编号):

一、文学体裁:
1、以下5种被称为主要体裁,与国别/语种组成主题词时正序:fiction, drama, poetry, essays, prose literature。如日本小说Japanese fiction。
2、其余被称为次要体裁,与国别/语种组成主题词时倒序。如韩国短篇小说Short stories, Korean;日本佛教文学Buddhist literature, Japanese。
3、作为体裁标题的子标目时,地点、时间、作者群体只能分别标引为多个不同主题。

二、文学评论:
1、[体裁标题]–History and criticism(或H1156中其他子标题)
2、[作者名称]–Criticism and interpretation(或H1110中其他子标题)
3、论题标题:
[650LCSH 标题] in literature(参H362)
[非650LCSH标题]–In literature(参H362)
[LCSH战争标题]–Literature and the war [ revolution, 等](参H1200,H1790)

三、文学作品:
[主题]–Literary collections(多体裁作品集,参H1095)
[主题]–Drama(参H1780)
[主题]–Poetry(参H1800)
[主题]–Fiction(参H1790)

四、文学作品(集)标引:
1、单作者:一般不做体裁主题(一);有特定论题时做论题主题(三)
2、多作者:做体裁主题(一);有特定论题时做论题主题(三)

五、文学评论标引:
1、单作者研究:
一般研究:做(二/2);
个别作品研究:做[作者名称].[题名];重复原作品论题主题(三)
2、二至四作者研究:做(二/1);每位作者分别做(二/2)
3、五位及以上作者研究:只做(二/1)
4、佚名作品研究:参H1155.8

六、翻译作品标引:
1、单作者:
单部作品:不做主题
作品集:[作者名称]–Translation into [语种]
2、多作者:做体裁主题(一)–Translation into [语种]

 

“窃书”与处罚

    老槐参观昆山图书馆,写了那么多内容,留言者的兴奋点却都在”窃书”上,也是很有意思的。
    其实对读者违规的处罚,是图书馆公共关系的一部分。无论文明程度多高,经济多发达,偷盗现象都不可避免。即使再大度的图书馆,也不可能对”窃书”现象视而不见,理由不必多言。如何表明对偷盗现象的态度、如何陈述偷盗现象、如何处理偷盗事件,是需要图书馆精心策划的。
    在网上找香港图书馆,看看”一国两制”下的中国人如何对待”窃书”事件。
    香港公共图书馆没有把详细规则放在网上,只好找几个大学图书馆。总的来说,对”窃书”现象,既有隐诲陈述的,如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香港教育学院图书馆,”资料未办理适当出借手续”;也有实话实说的,如香港大学图书馆香港城市大学图书馆,明言”偷窃和损毁图书馆资料”(Theft or mutilation of library materials)。
    尽管对”窃书”的陈述有差异,但对”窃书”事件的处理,几家图书馆倒是有共通之处。本人尤其欣赏香港城市大学图书馆的规则说明。
    首先,规则中说明”偷窃和损毁图书馆资料”是”严重违规”行为,然后另附详细处罚说明:

 

一般违规:
携未办手续的图书馆资料,拿在手中或放在包中离开图书馆,在十二个月中第一次或第二次。
本人说明:换言之,一般违规未视为”偷窃”,可避免对偶而无意行为处罚过度,也可避免此种情况下的”偷书”指控造成与读者的冲突

严重违规:
a. 携未办手续的图书馆资料,拿在手中或放在包中离开图书馆,在十二个月中第三次;
b. 任何时候,携未办手续的图书馆资料,藏匿在身上离开图书馆;
c. 携未办手续的损毁图书馆资料,拿在手中或放在包中离开图书馆;
d. 被发现在损毁图书馆资料。
处罚:
a. 一般违规:记录于文档中,在图书馆保留12个月;口头警告
本人说明:同时在图书馆计算机系统读者记录中保留有关信息
b. 严重违规:
i. 严重违规(a):停借1个月,罚款100港币,信函告知有关部门;
ii. 严重违规(b)(c)(d):停借6个月,罚款250港币,信函告知有关部门及父母;
iii. 如果非法带走资料被发现毁损、但可修复,加付50港币处理费;如果无法修复,需付重购费加50港币处理费;
iv.  事件在校内以不通报姓名的方式予以通告。

 

外国名人的名称规范

    王保贤总结在学术著作中,一个外国人有现成的中文译名,而译者却要另取新译名的三种情况:
1、译者认为现成的译名不妥,需要有新译名来代替;
2、译者要标新立异,别出新裁;
3、译者根本不知道自己所要译的这个外国人的人名已经有了现成的译名,或者压根不了解这个外国人的基本情况。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这个外国人在中国还不出名,其中文译名不为学术界和翻译界的大多数人所了解;另一种可能则是这个外国人在中国已经比较出名,起码在有关专业领域是出名的,但译者本身却不了解这一情况。
    王保贤作上述分析,是因为看到某译著放着现成的中译名不用,自已硬译多个广为国内学术界所知的外国人名,让人有对不上号之感。

    中文编目时,也常碰到中译名的规范问题,包括责任者与人名主题。具体分析,依编目员工作”认真负责”程度,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1、图书本身对作者译名处理随意,如王保贤所总结的1-3点都有可能,总之是一个人,被译成了不同的名称。编目时,按图书中的形式照录。
2、图书中用了学术界通译,而编目员不予采纳,根据原文查找《世界人名词典》加以”规范”。
3、套录下来的记录,采用了学术界通译作规范名,与图书中形式不同。编目员按上述1或2″修改”原记录。
    做规范记录或取人名的规范形式,对编目员的知识面有比著录、标引更高的要求。对于不熟悉的主题,编目员一般都有自知之明;但著录一个人名时,一般编目员似乎很少考虑他/她是否学界名人,或者即使知道,也不知道如何查得其通译形式。
    王保贤认为如果译者不了解他所译作品中的外国名人,就”不适宜于翻译他所面对的那篇文章或那本书”。如果对编目员也有如此要求,那么就没法玩儿了。

原文出处:王保贤”你能把葛兰西与‘格拉姆齐’对上号吗?――也说外国人名的翻译问题”《文汇读书周报》2005年2月11日第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