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BN-13正式登场

    2005年1月1日,谋划已久的13位ISBN的转换进程正式开始。2年后,ISBN-13将完全取代10位的ISBN。其实多年前正式出版的图书上,条码位置已同时印有ISBN和ISBN-13,只是当时以978开头的13位的数字是作为图书的商品编号,而非书号。
    与编目有关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开始著录?著录在什么字段?图书馆编目系统的相应升级是否已经完成或至少放到了议事日程?

    美国国会图书馆启动最早,计划2004年10月1日就开始处理ISBN-13。到2007年1月1日前的转换过渡时期,将同时著录出版商提供的同一文献的两个ISBN号(10位和13位)。2007年后将只著录ISBN-13。
    在2004年6月的美国图书馆协会ALA年会上,机读书目信息委员会MARBI曾经讨论过MARC 21著录时是重复020的$a子字段,还是重复020字段。报道没有说明讨论的具体内容,推测重复子字段的理由应当是,因为对应的是同一装祯形式的多个号码;重复字段的理由应当是MARC 21定义中020$a不可重复。考虑到多家图书馆管理系统实现上的问题,LC最终采用重复020字段的方法。著录顺序是13位的在前,10位的在后。OCLC由于系统原因,暂时采用024字段(其它标准号),而未来仍将采用020字段。


    CNMARC方面,国家图书馆编《新版中国机读目录格式使用手册》(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年)采用新的073字段(国际论文号)著录ISBN-13(第46页)。这就意味着未来的”国际标准书号”将不著录在国际标准书号(020)字段中,而著录在国际论文号(073)字段中。国家图书馆在编手册时(2003年上半年)就了解到了”ISBN书号谋划升位“之事,仍做出这种规定有点不可思议。

    编目员更关心对自己工作的影响。其实ISBN-13就号码而言,目前与ISBN的差别只是在ISBN前加上978,以及最后1位校验位不同。校验位本来就是由机器自动生成,所以著录时没有理由让编目员输入两次,而应当由软件自动由10位的ISBN转换成ISBN-13,或者反之。OCLC目前在下载记录时,会自动把以978开头的ISBN-13转换为10位数字的ISBN。
    国内CALIS联合目录也在考虑更新相关软件,以能够顺利处理13位的ISBN号。目前各图书馆自动化管理系统的编目模块,编目时会进行ISBN号码自动校验,ISBN-13会被视为错误的ISBN而作出提示或自动改为$z子字段。不知道各图书馆自动化管理系统对此准备得如何?

更新(2005年5月24日):
    不列颠图书馆同样于2004年10月1日起处理ISBN-13。见:The British Library and 13-digit ISBNs

 

数字化《四库全书》

    看到”中美百万册数字图书馆项目”China-America Digital Academic Library (CADAL)的数字化资源中,包括《四库全书》。先引一段《文汇读书周报》最近一篇对《四库全书》的评论如下: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研究生还不像现在这般满地都是的时候,台湾商务印书馆影印的《文渊阁四库全书》,出现在学校图书馆书架上,很是让做文史题目的老少学生开心了一阵,没别的,只是因为看古籍方便了。但那时但凡学过一点版本学的,也都知道《四库》本名声不佳。所以论文要出版时,总免不了为校勘版本折腾一阵子,把原来为图方便用《四库》本的地方,统统用比较像样版本校勘替换过。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非到万不得已,尽量别在注释、参考文献里出现《四库》本的字样,以免被内行人看了,落下”这老兄用的全是《四库》本”的话柄。

    对《四库全书》的非议以前也听说过一些,但从没想过这些非议意味着什么。看了上文,才明白四库本在内行眼中的地位。
    去年出版文津阁本时曾引起争议,但接下来文澜阁本又将出版,文溯阁本如果不是有归属争议,恐怕出版之事也列入议事日程了。CADAL已经将《四库全书》扫描完成(或许只选择了部分?),不知用的是何本?

    听参与CADAL的某单位领导开玩笑般说过,Google数字化图书计划公布,”百万册”可以少一半了――美国的50万册可以不用做了。文渊阁本已有电子版,以现在的出版方式,在印刷版售完后,未来文津阁本、文澜阁本出版电子版似乎也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举手之劳)的事。为何CADAL又参与一次《四库全书》的数字化?
    我不懂古籍,但从在编图书中,经常看到点校古籍时选本的用心与讲究。反观CADAL中”传统文化资源”部分,似乎在意的只是尽快完成相应的数量。从扫描《四库全书》,可以想象对各项目单位古籍书目的汇总”去重”工作,恐怕也只能看看篇目,无法考证版本的。

    或许没什么可非议的,只是时移世易罢了。再引《文汇读书周报》那篇文章后面一段: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二十年后的今天,文史专业研究生的论文里,《四库》本铺天盖地;新派教授的大著中,也不乏以征引《四库》本为荣者。那架势,颇有乾隆皇帝看得,我咋就不能用得的无边豪气。

参考:
陈海英,竺海康:中美百万册数字图书馆项目综述(《大学图书馆学报》2005年第1期第3-6,13页)
阿寅:看不懂的《四库全书》热(《文汇读书周报》2005年2月25日第3版)

 

浏览器插件方便用户利用图书馆

    去年末Google宣布与五大图书馆合作数字化图书时,我曾引美国研究图书馆协会执行总裁Duane Webster的话:”人们很急切想知道研究人员,学者和市民是否能被逐渐引导到使用免费公共资源还是宁愿向出版商掏钱买书”。并认为,”如果读者宁愿选择花钱让网上书店送书到家,而不是费一番周折免费到图书馆借书,那么,这就不是图书数字化的问题了,而是图书馆服务的问题了。”
    昨天看到一则报道,Harris County Public Library Creates Toolbar for Online Customers,美国休斯顿的哈里斯县公共图书馆已经行动起来,吸引网络用户在上网时方便地利用图书馆,方法是免费提供一个插件,安装成网络浏览器的一个工具条,有IE和Firefox二种版本。安装后浏览器显示如下:


    用户在上网时看到图书或电影时,可使用该工具条查找图书馆目录并预约,随后用户可以到邻近的分馆去取。该工具条还有一些链接,可用于续借、阅读与撰写书评、看本馆流行新书与DVD一览表、搜索Google与亚马逊等。据称提供这种插件在美国公共图书馆中是首家。去年底,俄亥俄州的Toledo大学已经推出了适用于Mozilla/Firefox浏览器的检索OPAC插件,可用于Innovative公司的Millenium或 INNOPAC系统 。
    哈里斯县公共图书馆有26个分馆,去年流通量为8百多万册。这个数字至少在我看来是相当惊人的――2002年我国各级公共图书馆的年外借量为2亿,折合下来每馆仅区区数万。用我们的话说,”成绩的取得”,想来应该与他们想尽办法吸引读者有莫大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