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地区RDA实施情况调研结果

中国国家图书馆顾犇在2018年成为RDA理事会亚洲代表(任期为2018-2020)。参见:RDA治理图(附RSC宣布候任主席Kathy Glenna)(2017-12-24,2018-1-18更新)

来自国家图书馆微信公众号“扁木园儿”的信息:“为更好履行作为RDA亚洲地区国家机构代表的职责,推动RDA在亚洲地区的普及与实践,密切亚洲各书目单位与国际RAD管理机构的联系,中国国家图书馆在亚洲范围内以调查问卷的形式开展了一次有关RDA研究与实践情况调研。”
扁木园儿:RDA研究与实践情况调研(2018-7-24)

根据 “亚洲地区RDA实施情况调研”,摘录如下信息[方括号内为个人附注]:
调查对象 [经查亚洲有48个国家和地区,是响应不积极,还是没有广泛发问卷?]
8个国家、20所图书馆。包括国家图书馆7个、公共图书馆5个、大学图书馆3个、专业图书馆2个、其他3个[如CALIS这样的联编中心?]
编目规则
中、日、韩对本国语言资源和外国语言资源大多采用不同编目规则,东南亚、中亚多采用相同编目规则。
采用1种规则的有4个机构,因文献语种和类型不同而采用2种的有6个机构,3种的有8个机构,超过3种的有2个机构。
实施机构 [总共20个机构,如能提供清单更好]
15个机构已实施RDA,4个未实施,1个未实施但已有计划。
实施机构中,11个有本地政策;7个对所有资源实施RDA编目
实施准备
日本国会图书馆计划制订本地政策
日本庆应大学馆准备编写本地RDA手册
韩国国会图书馆在修改本馆编目手册
越南国家图书馆正翻译RDA为越南语
马来西亚国家图书馆已制订本地政策声明、出版RDA手册
RDA编目数据较多的机构 [香港众多高校紧跟英美,看来调查未涉及香港地区]
CALIS、上海图书馆、澳门大学图书馆、台北汉学研究中心
韩国中央图书馆、日本国会图书馆、印尼国家图书馆、沙特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图书馆与阿拉伯联合编目中心
本次调研使RDA理事会准确掌握了亚洲各国对RDA的态度和实施进展,获得了高度评价。

RDA条款编号声明(2018-7-6)

上月RDA工具包测试版网站上线前后,关于条款编号取消在RDA-L邮件组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弹,反对取消编号的主要理由是不方便引用。参见:RDA工具包测试版网站上线及初步印象(2018-6-14)
测试版上线20多天后,官方终于在RDA工具包网站发布了《条款编号声明》,表明并非RSC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而是实在想不出满足要求的解决办法;并且把皮球踢给了反对者——请大家设计编号方案,时间设定为几星期。官方讨论了2年没想出办法,会有人在几周内想出来吗?至少十天过去了,在RDA-L邮件组中没有任何回应。此举可谓一箭双雕,有解决方案最好,没有也可平息不满。称为“声明”而非“征求解决方案”,确实很恰当。
以下为全文翻译[本人点评]。

via [RDA-L] Statement on Numbering / James Hennelly. 2018-7-9

——— 条款编号声明 Statement on Instruction Numbering (2018-7-6) ———
RDA工具包的出版商和RDA指导委员会一直密切关注新RDA工具包测试版网站的反馈。根据通过在线表单、公共论坛和各种讨论列表提供的评论,很明显,缺少条款编号对某些用户来说是一项挑战,特别是那些参与编目培训和教育的用户。这个问题对我们参与3R项目的人来说并不意外。这是过去两年我们一直在讨论和辩论的问题。[绝对不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而是找不到合适的解决方案]
过去几年告诉我们,原RDA工具包中使用的顺序编号系统会导致问题。在这些问题中,固有的层次结构可能意味着条款之间的关系是无意的和误导性的,而系统的严格性限制了编辑选项,并使生产工作复杂化。
我们清楚地知道编号提供了一种方便的简写,用于在印刷和口头交流中引用条款的不连续段落,并且这种便利对编目社区很重要。我们的目标是继续支持用户需求,但要有一种方法,对于更加模块化并适应各种用户需求的网站更有意义。
我们欢迎编目人员提供有关如何设计人类可读系统的建议,以便将用户引导到新工具包中的RDA条款的不连续部分,要避免下面列出的陷阱。
任何建议的解决方案必须保持灵活但稳定,因为RDA是一个不断发展和更新的标准。可行的解决方案:
* 不应暗示条款或选项的优先顺序
* 不应该在RDA文本上强加层次结构
* 添加、移动或弃用文本时,不应要求任何其他编辑操作;[即不会影响其他部分,如原RDA那样改变前后条款编号]
* 应该适用于元素页面和指导章节;[二者应该可以采用2套不同的编号方式吧]
* RDA是一种国际标准,应避免使用基于语言的术语或字母。[应该可以用字母,但字母不能有除了顺序之外的其他含义-这点确实很重要]
可以与jhennelly@ala.org共享概念。未来几周RSC将更全面地探索条款编号的挑战以及他们所追求的方向。[设定提出方案时间为“几周”]

IFLA-LRM的“合集”(笔记)

题记:一直不知道“Aggregate(s)”如何翻译比较准确。认真看了IFLA-LRM的定义及包含类型,觉得可以译成“合集”,相应的动词/动名词“Aggregating/Aggregation”则可译为“汇总”。
“合集”(Aggregate)在概念上类似于以前通称的“汇编”(Compilation)或“合订”(Binding),但汇编或合订通常针对单行著作,合集的范围则更广,也因此需要一个新名词、表达新概念。
以下为IFLA-LRM“5.7 合集建模”笔记。

1、合集(Aggregate)定义
体现(包含)多个内容表达的载体表现。【注意:合集是“载体表现”】
2、三种不同类型
(1)内容表达合集汇编(Aggregate Collections of Expressions)
汇编:多个独立创作的内容表达的集合,一起“出版”为单个载体表现。
包括:选集,单行丛编,连续出版物各期,等等。
例子如:期刊各期(文章合集),多部小说一同出版为单卷,章节独立拟定的图书,CD汇编(单曲合集),不同作品合集/选集。
(2)增强合集(Aggregates Resulting from Augmentation)
增强合集=单个独立作品、补充一个或多个依赖性作品。
即内容表达补充了非原始作品组成部分的其他材料,又没有显着改变原始内容表达。【没有成为新作品】
增强作品例子:前言,导论,插图,注释,等。增强资料不一定重要到需要不同的书目标识【意指可以著录也可以忽略】。
(3)并列内容表达合集(Aggregates of Parallel Expressions)
指单个载体表现包含相同作品的多个并列(多种语言)内容表达。
场景:多语言环境下的手册和官方文件,网站中不同语言的相同资料,原始语言+译文的出版物,可选声音语言和字幕语言的电影DVD。
3、载体表现与内容表达的多对多关系
一个内容表达常会有多个载体表现,而一个载体表现也可包含多个内容表达(合集正反映这种情况)——这也是WEMI实体间唯一的多对多关系。
4、汇总作品与被汇总作品(aggregating work / aggregated works)
按定义,合集是“载体表现”。但是汇总“内容表达”的过程本身是智力或艺术工作,因此满足作品准则。在组合内容表达及随后创建合集载体表现的过程中,汇总者创建了“汇总作品”。
汇总作品的实质是选择和安排准则,它不包含被汇总作品本身【或者说是因为,汇总者不对被汇总作品负责】,不适用整体-部分关系
合集不应与按部分创作的作品如多部曲小说混淆。【“汇编”指多个“独立创作”
那么,汇总作品与被汇总作品是什么关系?从图5.7看:没有直接关系,经由合集载体表现间接产生关系。
5、合集一般模型(图5.7)
Fig 5.7